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498 爱丽丝不见了
    两个星期后,吟游诗人回来了,他不但把自己的亲人带了过来,还带来了数个同行,而这几个同行,又带着自己的亲眷过来,共约八十人左右。

    若只是论一户几户的人数,这算是多了的,若是从城市人口的角度出发,倒是少得很。

    哈瑞斯登记户籍的时候,却发现这里面居然有超过十个以上的人识字,而且还有十数个拥有特殊专长人才,这也就是算得上意外之喜。

    不过很可惜,他们中只有二十多人愿意信奉渥金女神,而且都是没有什么才能的人。不过这也无所谓,贝塔相信,在他制定的政策下,在神教的教义感召下,他们大多数人,会很快成为渥金神殿的浅信徒。

    数个吟游诗人安置好自己的家人后,拿着贝塔的钱,外出为他宣传渥金城。

    艾玛待在渥金城也快有两个月了,一直不肯回去,总说路途太远,没办法,贝塔只好在城主府的地下室中架设了传送魔法阵。

    有了便利的交通方式,艾玛倒是回自己的领主上住了几天,但再次过来的时候,她居然把自己的母亲,前王后安吉儿也带了过来。

    安吉儿也惊讶于湿地的改变,而后也强硬地在城主府中占了个房间。

    贝塔对此只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

    艾玛和贝塔关系极好,派不派女仆服侍她,都没有问题,反正艾玛独立能力也强,诸多小事自己也能解决。

    但安吉儿不同,这可是前王后,贝塔想了想,便将茱莉指了过去服侍她。

    自从来到湿地后,茱莉眼看着贝塔和雪莉,把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泥沼地,变成肥沃的平原,也将他们的辛劳和努力,看在眼里。

    在内心中,茱莉并不恨雪莉和贝塔,她清楚自己和约书亚如何从危险的泥沼中站起来,成为人上人的,她也很清楚,最初的时候,贝塔并没有针对约书亚,是约书亚太过于骄傲了,居然想利用自己的恩人来为自己办事,这才产生了冲突。

    来到渥金城,她本来想找机会逃跑的,但后来想想,自己一个弱女子,逃跑了又能去哪里找约书亚,而且外面的世界很险恶,倒不如待在这里,至少安全得多,她看得出来,贝塔对自己没有任何兴趣。

    而且,只要约书亚对自己但凡还有丁点的感情,他迟早有一天会来这城市寻找自己。

    带着这样的念头,茱莉安心地留在渥金城工作。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包括小人物,不论是对是错,总归是自己做出的决定。但很多时候,自己做出的决定,只是引导的结果,比如说命运。

    也比如说……大势。

    前者是阴谋家的幕后行棋,后者则是整个世界意志的自我推动。

    而圣战,则是大势。

    阿曼达从霜星国回来,带回了许多落难人才,自己也得到了贝塔的奖励,一次金币献祭,将她的商人等级从lv1推到了lv3。

    霜狼氏族入驻渥金城,虽然一开始和本地人有所摩擦,但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他们也适应了渥金城的法律。

    再接着,便是外出的吟游诗人回来了很多,同时他们带回来了新的消息……在其它国家,拜火神教与风暴神教,正式宣战了。

    艾玛不久后便收到了风暴女神的神谕,她作为圣女,准备前去加鲁查国,参加战斗。

    贝塔这时候便意识到,他一直担心的圣战,终于要来了。虽然这只是风暴神教和拜火神教打了起来,但他清楚,这就是导火索,很快波及全世界的圣战,就要轰轰烈烈地开始。

    艾玛走了,前王后安吉儿却留了下来,她的说辞很直接,也很合理:“艾玛要去加鲁查国,而我一个弱女子,如果待在伊斯奈斯,说不定会被不怀好意的人欺负,所以得待在这里,至少安全。不会拖累女儿”

    安吉儿叉腰挺胸,得意洋洋,虽然已经是熟女,但这娇俏的少女姿势做出来,却也不让人觉得违和。城主府中不缺房间,加之对方说话好听,又合情合理,贝塔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这事了。

    既然圣战即将到来,渥金神殿自然得小心行事,贝塔留下雪莉在渥金城坐镇,自己传送到了铜鼓城,他把莎萝和卡蒂叫到一起,特地交待了她们要注意保护好铜鼓城来之不易的局面,而且把圣战时容易发生的情况都和两人说了一遍,再三叮嘱两人一定要小心,凡事都要慎重。

    接着他又传送到了冬风城,和凯尔谈了一阵子。

    贝塔发现凯尔身上的死气很重,当然这些死气并不是凯尔散发出来的,而是沾染上的。

    贝塔有些好奇,便询问是怎么一回事。

    凯尔坐在椅子上,苦笑道:“最近来了很多熊人族,感觉怎么都杀不完,杀得我都有些心累了。”

    贝塔皱眉:“里德村怎么样?”

    “这就多亏了你提前建好的大城墙,别说熊人族,连我们人类都很难攻下来,况且一个小村子也没有多少财物,因此熊人族对里德村没有兴趣,那里很安全。”

    顿了顿,凯尔给贝塔倒了杯果酒,然后问道:“这次你专程过来,不会只是找我聊天的吧,应该还有其它的事情。”

    “嗯。圣战要开始了。”贝塔叹了口气:“对于野心家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却又是一次劫难。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口消失在这次的圣战中。”

    凯尔也沉默了,他是勇者,天生很抵触这样的事情,好一会,他揉揉自己的脑门,问道:“难道就没有办法避开圣战的发生吗?”

    “众神的棋盘,可不是我们这种小棋子可以跳得出去的。”贝塔的眼睛中,隐藏着微弱的光芒:“除非我们也拥有当棋手的实力。”

    虽然贝塔的话,显得很轻松,也显得很清淡,但凯尔却听出了一股煞气,一种不甘心被摆布的煞气。

    他知道自己的老师不是普通人,但以众神为目标,这已经不是正常人类该有的想法。

    愣了好一会,凯尔突然想起了件事情:“对了,有件事情必须得和老师你说一声,爱丽丝被精灵族的人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