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501 猫儿挠的
    夏日炎炎,笆笆拉和凯尔一起在吃着早餐,他们的儿子在旁边哇哇哇地叫着跑来跑去,后面跟着一个紧张的侍女。

    小家伙还不会说话,连妈妈都不会叫,但却已经能跑得飞快,而且已经会跳了,那种矮点的椅子,他一跃而上,根本不费劲,偶尔摔跤,即使摔得很重,也不会哭泣,自己起来,呵呵笑两声,又跑着玩。

    这就是勇者血脉的强大之处,这小家伙完美的继承了父亲的血脉,才刚一岁多,力气却已经极大,和七八岁小孩子差不多,最重要的是,他很聪明,虽然不会说话,但父母说的话,他不但听得懂,还能按父母的意思去做事。

    “奇怪,母亲怎么还没有下来,今在怎么这么晚?”笆笆拉温柔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要是往常,她早起来锻炼刺杀术了。”

    凯尔把手中的水煮蛋磕了一下,一边剥壳,一边说道:“是不是昨晚睡得太晚了?”

    “没有,她睡得很早。”笆笆拉摇摇头:“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我上去看看好了。”

    一般来说,职业者鲜少生病,但如果一旦身体不舒服,绝对是件大事情。

    这时候,索菲娅却从楼上走下来了,她穿着一身贵妇长裙,绑着漂亮的马毛辫,脸似乎都变尖了些,看起来,很有少女的感觉。

    笆笆拉见到自己的母亲,差点把自己嘴里的面包都给吐了出来,她不可置信的问道:“母亲?”

    索菲娅从楼梯上下来,然后原地转了个圈,裙角飞舞,青春少女的气息扑面而来。

    笆笆拉一拍桌子,蹦了起来,她急问道:“母亲,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眼前的索菲娅,一晚上没有见,就由熟妇变成了少女的模样,无论是皮肤的质感,还是脸蛋的模样,都似乎变回了十八岁时的样子。

    凯尔看了索菲娅一会,脸上也有些惊奇:“大师级?”

    听到自己丈夫的话,笆笆拉先是吃惊,然后无奈地坐下,如果晋级大师级,那么事情就说得过去了。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晋升到大师级后,人类的寿命会大幅度提升,至少增加五十岁的寿命,而索菲娅身上还有四分之一的魅魔血脉,魅魔可是长生种,大师级强化的魅魔血脉的能力,给索菲娅至少带来了一百年的寿命,因此,从总寿命上来看,索菲娅三十岁的年龄,只能算得上是少女,因此她的形体,自然会进行逆生长。

    当然,太早晋级大师级也全然不是没有坏处,比如说凯尔……他至少得顶着自己这幅少年的模样三十年左右,才会有所变化。

    而相比之下,笆笆拉如果不能晋级到大师级,很快就会老去。

    “不行……凯尔,我们去做多些任务吧。”笆笆拉现在也是凯尔的次等骑士,自然也就知道这个任务系统的能力:“我也要变漂亮,变年轻。”

    “这事啊……”凯尔挠挠头:“昨天晚上我忘记和你说了,待会和我得和老师一起外出,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笆笆拉眯起了眼睛,作为妻子,她有不好的预感:“能不能和我详细说说是什么事情?”

    …………

    …………

    贝塔从藏身处中出来,先传送回湿地,交待雪莉一些事情后,又传送回冬风城,当他来到城主府,发现凯尔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走过去一看,忍不住便笑了起来。

    “你这脸是怎么回事?”

    凯尔的脸上,有好几道血痕,一看就是新鲜的伤口,受伤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凯尔一脸赫然:“嗯,不小心被猫给挠到了。”

    贝塔也能猜到大概是怎么一回事,也不想戳穿他,然后他抬头看看城堡,发现三楼的阳台那里,有个身体好到爆炸的少女在看着自己。

    虽然有些惊讶,但他还是认出了那是索菲娅。

    贝塔收回目光,问道:“你真的确定要去救爱丽丝。”

    “当然……”凯尔知道瞒不过自己的老师,他无奈地摸摸自己的脸:“总不能被白挠了吧。”

    如果爱丽丝知道凯尔要去救她,也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

    数分钟后,蓝色的传送阵光芒包裹着两人,等他们再一次从光芒出现时,周围的环境已经变了。

    首先映入眼睛的便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夏风吹得差不多人膝盖高的绿草,一阵阵低伏,就像是绿色的波涛。

    凯尔看着周围,深呼吸了一口气后,问道:“老师,这里是?”

    “伯特伦大草原。”贝塔看着不远处的城墙,继续解释道:“伯特伦在科隆语中,意思是‘原谅她’。”

    凯尔忍不住说道:“这名字的语义很不错,如果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胸怀,这世界就太平了。”

    贝塔却忍不住眼角抽搐:“如果你听完这个草原名字的来由,你就不会觉得好了。”

    “那老师你就说说给我听呗。”

    “嗯,很久以前,有个叫伯特伦的青年,他辛辛苦苦地在外边赚钱,好几年后,他赚够钱了,便带着巨款回到家乡,但却发现,自己的妻子和另外的男人睡在床上。”

    凯尔立刻打断道:“老师,你别说了,我大概能猜到接下来的情节了。”

    贝塔耸耸肩,两人正要去前边的城市落脚,但此时身后的草原中却突然串出一支骑兵队,他们来速极快,没到两分钟就从远处过来,并且将贝塔和凯尔两人团团围住。

    领头的骑士是名年轻人,模样不是很突出,但神情却是极为阴戾,他看着贝塔身上的魔法袍,再看看全身着甲的凯尔,似乎有些忌惮,但很快他就强咬着牙,恶恨恨地说道:

    “报上你们信仰的神明,无信者……死!异端者死!”

    贝塔挑起了眉毛,他正考虑着,应该用什么手法,把这队骑兵给无声无息地弄消失掉。

    凯尔倒是站了出来,他指着领头的年轻人喊道:”我劝你们还是离开比较好,我虽然比较好说话,但我的老师不同,他可是那种一找到理由,就毫不犹豫杀人的类型。“

    听到这话,贝塔嘴角抽了下,心想着,凯尔也变腹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