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505 态度很重要
    阿历克斯原来邀请贝塔到自己家作客,只是客套一下罢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答应了,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一名强大的施法者,如果相处得好的话,能是不错的朋友,也是可以依靠的强大战力。当然,那是和平时期的想法,现在伯特伦城的情况过于复杂,阿历克斯也不能担保,这位施法者就一定会站在他们这边。

    毕竟光明神殿太过于深入人心,如果不是没有选择,阿历克斯相信父亲也不愿意和他们为敌。

    只是,阿历克斯不可能提出了邀请,对方也答应了后,他还再反悔,傻子才会这么做。

    阿历克斯带着下属,以及贝塔,回到了这座城市的城堡。

    一路上,很多行人见到他们,都是一幅很想打招呼,却又不敢的模样,阿历克斯在路上也见到了些熟人,同样露出很尴尬的表情。

    贝塔在旁边,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然后他们很快就到达了城堡。

    见到是自己的少主人回来,守卫的士兵将断桥放了下来。他们才刚进入城堡,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贵妇小跑出来,左右看了一下儿子后,拍着胸口连连喘气:“刚才我听说你和光明神殿的人打起来了,吓死我了。以后遇到这事情,让士兵们先上啊,你不必什么事情都学你父亲,冲锋在前。”

    “母亲!”

    阿历克斯很是尴尬,旁边还有客人呢。

    好在见儿子没事后,这妇人就镇定下来,她打量了一下贝塔,然后微微一礼说道:“欢迎阁下前来罗本家作客。”

    贝塔回礼,随后主客三人来到正厅,互相客气一番后坐下。

    在刚才的客套中,贵妇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捷琳叶卡,她是城主夫人,城主名字叫德比,阿历克斯是唯一的继承人。

    等酒果上来,三人互相聊了会,贝塔也报上了自己编造的身份,一名贵族法师,因为失去了继承人资格,因此正在四处游历。

    这介绍并不长,但其中隐含了很多‘虚假’的信息。捷琳叶卡和阿历克斯两人,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脑补了很多东西。

    而后便是宾主相宜,至少表面上如此。贝塔旁敲侧击,想办法打听城中的情况,而对面两人,也是时不时想从贝塔嘴中,引出他以前的事情。

    双方都是社交方面的老手,一番‘交战’下来,双方互相得到的信息都不算多。

    在傍晚的时候,贝塔带沣洁西卡回到了旅馆。

    进到自己订的房间,进到内室中,发现床上躲着一个人,侧躺着,面朝里,他只看了一眼,从那夸张的曲线认出来了这人是索菲娅。

    随后进来的洁西卡看到索菲娅,吡牙咧嘴的极是不高兴,但模样也是相当可爱。

    贝塔摸摸后者的脑袋,小女孩便不满地退出内室,并且将房门轻轻地给他们关上。

    贝塔坐到椅子上,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后问道:“你打探出什么消息了吗?”

    索菲娅懒懒散散地坐起来,胸前的衣服有些凌乱,领口低了许多,白花花的波浪看得能让人双眼眩晕。

    “你啊,一个大美人睡在床上,你却一点表示也没有,真不像是个男人啊。”索菲娅大腿叠在一起,一脚微微撩起,玉腿反射着明亮的光泽:“消息倒是没有打探出什么,毕竟光明神殿那里防守很严密,毕竟光系克制我们阴暗系,我不敢太靠近。不过在神殿附近,我感觉到了浓浓的欲望,以及极其夸张的负面情绪从地底下渗秀出来。”

    索菲娅是混血魅魔,是恶魔的分支,到达大师级后,血脉被提纯了许多,她现在已经能像普通的恶魔一样,看见实力低下者的负面情绪,她甚至还可以吸收这些负而情绪为食,增强自己的实力。

    不过魅魔是恶魔中比较‘挑食’的,她们普遍只对‘情欲’这种负面情绪有着异样的执着。

    而索菲娅更进一步,她只对贝塔的情欲有兴趣。

    因为游戏的关系,贝塔对于恶魔这个多种族集合体也相当了解,他很清楚索菲娅成为大师级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因此对于她这点小小的挑逗,自然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看来问题确实是出在光明神殿那边?”

    贝塔想了想,利用精神力传讯,让贞德全天监控着光明神殿,一有不同的发现,立刻通知。

    索菲娅拨了下自己的头发,打了个呵欠,说道:“化身成阴影费精神力的,我累了,就先在这里休息吧,有事情你再叫醒了……对了,如果你想做什么,也请随意。”

    索菲娅风情万仲地眨了下眼睛,而后躺在了床上,娇躯横卧,一幅毫无防备的模样。

    贝塔无奈苦笑了一下,索菲娅现在越来越漂亮了,虽然依然不及雪莉,但已经能让贝塔这种相当理智的人,都能产生不小的欲望,但人与禽兽的区别,在与一个能压抑自己的欲望,而另一个只是单纯的放纵。

    过了会,索菲娅真的睡着了,贝塔便出到客厅待着,洁西卡看到这情形,很是高兴。没过多久,门被敲响了,打开一看,发现是凯尔和笆笆拉。

    两人进来,等门关上后,凯尔说道:“外面没有人,我们进来聊聊,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贝塔点头,然后问道:“你们那边打探出些什么没有?”

    “没有。”凯尔摇摇头:“这座城市很排外,我们很难打听到消息。”

    “虽然消息没有打听到,但也不是没有收获啊。”笆笆拉虽然一幅笑眯眯的样子,但怎么看都有一股怨气在其中:“你不是救了一个被流氓欺负的小美女嘛,对方可是很感激你的啊,还含情脉脉地邀请你去她家作客呢。”

    凯尔的表情顿时就有些尴尬。

    贝塔顿时有些无语,真不愧是勇者啊,带着老婆出街玩都能遇到英雄救美的剧情,而自己则遇上两帮大老爷们干架,这区别待遇也太大了。

    这时候,笆笆拉抽了抽鼻子,疑惑地说道:“我似乎闻到了母亲身上的香味,她刚才来过了?”

    女人对于香味之类的东西,确实会相当敏感。索菲娅现在还待在贝塔的房间的内室中,笆笆拉闻到味道,也很正常。

    贝塔很淡然地说道:“她在内室中睡觉。”

    这话一出,对面两人都用奇怪的神情看着他。

    一个有夫之妇,跑到另一个男人的床上……这事怎么看,都不正常。

    贝塔依然还是淡定地微笑道:“索菲娅刚刚进来的,她说完情报好就睡了,我只好出来,刚好你也们找了过来。”

    原来两人还有些有怀疑的,但看到贝塔说话这么淡然,便信了大半。笆笆拉起身,进到内室中,一会又出来,并且轻轻地关上门,她看着贝塔说道:“麻烦阁下照顾我母亲了……要不,你换个房间?”

    贝塔点头:“应该的。”

    然后,这事便揭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