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533 足控者必恋世界树
    世界树每十年苏醒一次,每次她会为两到三个精灵进行祝福。

    其中两个是精灵族举选出来的,而另外一个是世界树自己看得顺眼的。

    世界树没有名字,也不需要名字,她就是世界树,因为名字是用来区分大群体中,单独个体的代号,而她是独一无二的,不需要其它的称呼。

    爱丽丝原本很喜欢精灵族,但被强行带到这里后,她对精灵族的好感就直线下降。但当世界树站在她的面前时,她的内心中只有平静,以及孺沫的情感,生不出其它的心思。

    这是根植于血脉中的本能,精灵族虽然一直不承认巨魔族的来历,但无论如何,它们终究都是从世界树身上掉下来的果实。

    爱丽丝本来还有些倔强的,但此时她却很顺从地半跪下来。

    “好孩子。”世界树抚摸着爱丽丝的脑袋:“我祝福你,从此之后,厄运与你无关,疾病不沾你身,永不衰老。”

    点点紫色的光芒从世树的手掌,灌入到爱丽线的身体里,没过多会,很多会便感觉爱丽丝的实力,似乎又强了些。

    爱丽丝站了起来,眼睛中有点点的紫色光芒。

    这是受过世界树祝福的标志,拥有这种眼瞳的精灵,在族中地位很高,不会差女王太多。

    爱丽丝之后,又有两个精灵站起来。

    这是摩顿的小手段,如果世界树没有看上爱丽丝,那么爱丽丝就会占掉一个推荐名额,但风在世界树主动给爱丽丝祝福,那么其它两人则都可以站出来了。

    这两个人,都是丛林行走者一员。

    安斯站在一旁,似笑非笑。

    两个站跪在世界树的面前,但世界树却没有立刻就给两人进行祭祀仪式,她看高台之下,没过会,触须就绑着昏迷的南娜等六个精灵回来。

    看着高空中的六个族人,底下参加祭祀仪式的精灵族发出了惊呼声。他们自然看得出来,这六个族人被击败了,而且还被人绑了起来。不久前,他们才看到南娜跳下高台,去追击敌人,没有想到,竖着跑出去,躺着回来。而且绑的方式,还这么让男性喷血。

    摩顿的神情有些难看,南娜是丛林行走者的二把手,她现在却是如此难看姿态回来,这间接就打击了丛林行走者的声望。

    当然,摩顿此时也对贝塔他们认真对待起来……能在世界树母亲的精神触须下逃脱,还能在打退南娜的追捕,甚至还将南娜放翻。估计不是世界树出手,南娜多半凶多吉少,要被掳到人类世界去了。

    安斯脸上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他很清楚黄金之子有多厉害,那是能越级挑战强者的怪物种族,南娜虽然在族里也算是少见的好手,可和黄金之子比起来,差得远了。

    这不是天资的差距,而是战斗经验的差距。

    七个昏迷的精灵被小心翼翼地放在高台上,摩顿挥挥手,上来几个守卫,就想将几人抬走。

    但世界树却走上前,指了南娜一下。

    绑着南娜的藤蔓一根根断掉,然后南娜就醒了过来。

    她一睁眼,就直接跳了起来,眼露凶光,手按在腰间处,似乎是想拨剑。

    但随后她就愣住了,因为眼前没有敌人,只有世界树和自己的熟人,还有自己老师那张失望的脸。

    南娜见过世界树很多次了,她扭头看了眼台下密密麻麻的人头,又转回来,单膝跪下,满脸通红,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

    丢大脸了!

    “孩了,别气馁。”世界树抚摸着南娜的头发:“那不是你能对付的敌人,我祝福你,从此之后,你的道路一片通途,你将会站得比山更高,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成为你理想中的形态,为我们精灵族铲除一切的荆棘和障碍。”

    魔顿有些惊讶:“这是勇气祝福?”

    世界树的祝福有两种,一种是幸运祝福,也是最常见的祝福,刚才爱丽丝受到的,就是幸运祝福。

    而勇气祝福,很少出现,一般都是在需要精灵族中出现英雄人物时,才会赐下,也就是说,南娜是世界树认定的,精灵族未来的英雄,以及精神领袖。

    摩顿接着有些惊喜,刚才南娜昏迷被送过来的模样,实在是有损形象,他本来打算过段时间把她二把手的职位给撤了,等风声过后再提拔回来,但没有想到,世界树居然给了她勇气祝福。

    赐福后南娜,精灵族走到小女王面前,也给了这个可爱的小女孩,一个幸运祝福。

    虽然摩顿选出来的两个心腹都没有被世界树承认,但这也没有关系了。小女王和南娜都是摩顿的学生,而爱丽丝是丛林行走者带回来的,也算得上是他们这一系的人。

    这次世界树苏醒,赐福的三个人,都与丛林行走者组织有关,以后丛林行走者稳压自然之怒一头,没有比这样的事情更让人开心了的。

    摩顿老怀大慰,忍不住向安斯看了一眼,见他依然还是那幅平淡,甚至可以用古井不波这词来形容老脸,内心就忍不住欢呼起来。

    装,继续装!我看你是想哭吧。

    世界树赐福完后,化成花瓣消失在空气中。

    苏醒后的世界树,本体会消失一段时间,据说是到处玩游数天,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即使精灵族也不清楚。

    贝塔和凯尔跑出世界树精神笼罩的范围后,就躲进了豪宅术中休息。

    两人聊着天的时候,透过次元壁看见一个紫发的精灵少女在外边走来走去。

    凯尔有些惊奇:“精灵族,不是绿头发,就是禢金色头发,怎么还有紫色头发的人?这发质也太漂亮了吧,和水晶丝似的。”

    贝塔站了起来,声音有些沙哑:“这是世界树的精神体。”

    凯尔闻言,也是愣住了。

    世界树在豪宅术的印记点旁走来走去,没多会,用脚尖踢去一片大树叶,看着地面上那微小得几乎看不见的精神痕迹,微笑了一下,然后玉足轻轻踩上去,再轻轻搓了几下。

    豪宅术空间一阵摇晃,而后似乎开始漂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