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540 年幼的城主
    贝塔将桌面上的白纸收好,然后摇头说道:“我之前说过,世界树并没有那么快沉睡,而我们就算现在回去,也没有办法把爱丽丝救出来。除非来一个半神有的强者帮我们,否则没有人能挡得住世界树的精神攻击。”

    凯尔闻言继续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刚才我从哈里发那里套出了很多有用的信息。”贝塔帅脸上有着点腹黑的微笑:“虽然一个金币很贵,但相对于老学者给出的消息,我反而觉得自己赚大了。”

    “老师,你又有什么想法了?”这几年相处下来,凯尔也知道了自己这位老师的性格,人确实很善良,但如果遇上了好事,也不会随便和过。

    贝塔看着窗外的飘雪,说道:“这里没有光明神殿,只有所谓的拜火教,我觉得可以在这里试着推广一下我们财富神教,你觉得如何?”

    凯尔耸耸肩:“这种事情老师你决定就行了,反正我不太擅长考虑事情,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凯尔并不是真的笨,只是他知道自己还年轻,无论是做事,还是考虑事情,都不如自己的老师来得周密,与其乱说话,多说错多,倒不如在一旁静静看着,好好学习老师的做事手法,比如说在精灵森林中,老师的布置手段在他看来,就很值得借鉴。

    贝塔重新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涂涂写写了好一会,然后在其中一行字上划了个大圈:“先定下这一步再说。”

    …………

    …………

    约十数分钟后,哈里发回到了自己那个小小的家,屋上的瓦片都少了许些,只能用茅草顶替一下。

    儿子,儿媳,还有孙子孙女们,蜷缩在屋中,依偎着取暖,他们见到哈里发回来,都露出希冀的目光,他们不久前就知道,哈里发被一个贵人请了过去,现在回来了,是否得到了足够的赏赐?

    哈里发什么话也没有说,他只是张开了自己紧紧捏着的拳头,金币的光芒在黑暗中极是刺眼。

    屋中所有人都蹦了起来,他们不再感觉到寒冷,每个人的眼中,只有那枚金光闪闪的金币。

    暖暖的衣服,热气腾腾的美食,还有对未来生活的希望……都在这枚金币之中。

    就在哈里发回到家的时候,城主罗德里克收到了消息。一般的城主年纪都不会太小,但罗德里克却是个例外,他只有十六岁。

    罗德里克本身和哈里发没有什么仇,但上任城主,也就是他的父亲,不喜哈里发,所以他作为儿子,继续帮亡父打压不喜欢的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城堡的管家弯腰将自己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哈里发得到了一枚金币。那个魔法师很慷慨。”

    罗德里克脸上有些无奈:“又让哈里发熬过了一个冬天,眼看他家就要没有粮食了,也没有人再敢借钱,送粮食给他,没有想到,居然又来了一个外地的魔法师,这老不死的运气真是好。”

    管家露出阴沉的微笑:“少爷,要不要我派人把那枚金币抢过来?”

    罗德里克摇摇头:“不必了,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抢罗德里克的金币简单,但这事关那个魔法师的脸面,他给出的东西,我们不出声就给抢了走,万一他觉得丢了脸面,还是不得迁怒到我们的身上。为了一个哈里发,得罪一名施法者,不值得。”

    管家有些不甘心:“那好不容易的布置,眼看就要逼死哈里发了,这又让他逃了过去,总觉得不太舒服。”

    罗德里克还略显得有些青涩的脸上露出许些狞笑:“没有关系,挨得过这个冬天又如何,我还年轻,一个冬天计划没成,我就再等下一个冬天,他走不了,只能待在我的领地上,等着我慢慢耗死他。”

    管家长叹了声:“老狗的命挺好啊。”

    这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管家正了正神色,打开门一看,发现是负责城堡守卫的士兵统领。

    “城主,还有老管家,外面来了个施法者,说是要见你。”

    罗德里克和管家面面相觑,好一会,罗德里克才咳嗽了声,说道:“请他上来。”

    二楼的客厅中,罗德里克见到了来访者,一名拥有着亮金色光泽头发,长像相当帅气的魔法师。

    “这么年轻的城主?”贝塔看到罗德里克也是惊讶了一下,一般来说,大多数的城主都是中年人,毕竟他们得有一定的见识和能力后,才能在城主之位上坐稳,而且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更是,一般等上任老领主卸任,或者死去,多数的继任者都已经中年了。

    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城主的,大多数情况是老领主出事了,少数是年轻的继任者夺权。

    眼前这城主年轻得过份了,用年幼这词来形容也不以为过,想来多半是因为上任领主出了事,他才上的位。

    “年轻不年轻无所谓,我就是这座城市的城主,至少五十年内,这座城市都是我的。”

    年轻的城主看着咄咄逼人,但贝塔也不以为意,他坐下后微笑道:“我今天才来到这座城市,然后表了名学者问了问附近的情况……”

    “哈里发那条老狗,我暂时不会要他的命,看在阁下的面子上。”罗德里克打断了贝塔的话:“你没有必要为了一名老不死,专程来我这里为他说情吧。”

    贝塔愣了一下,而后轻声笑了起来:“我并不知道他得罪了城主阁下,我也并不是为了他而来。”

    “这么说,你不打算保他的命了。”

    贝塔摇摇头:“如果我事先知道他得罪了城主,自然不会保他。但现在我给了他一枚金币,还和他聊了近三个小时……如果这时候有人想杀他,我当然得保下来,怎么说,我也是个施法者,也是要面子的。”

    罗德里克听到这话,很是满意,对方不卑不亢,说话又有条理,他听得很信服。

    “既然如此,那就再饶那条老狗一次。”罗德里克意气风发地挥了挥手:“阁下这次来,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出手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