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551 我很害怕
    一  看着感动地快要流泪的哈里发,贝塔离开了。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离开哈里发的家后,贝塔走在街道上,微微一笑。

    他对哈里发说的话,只有一半是真的,另一半,则是‘利用’。当然,并不是那种恶意的利用,只是想用这种方法,把哈里发拉到财富神教的阵营中。

    经过两次的相处,贝塔能确认,哈里发是真正的学者,非常有才的那种。在这种仿佛黑暗时期一样的世界中,想找一个学者出来,真的是千难尤难。

    而现在这个学者,却因为别人的打压,还有亲戚的贪心,正陷入困境之中,用游戏中的术语,就是‘触发’了特殊剧情,作为一个游戏老手,贝塔这时候招募,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动手?

    让哈里发翻译教义,一来是贝塔确实不会斯坦洛王国的语言文字,二来是想让哈里发接触渥金神殿的教义。

    越是学者,越是进步,就越是对这种超越时代的教义感兴趣。贝塔看得出来,哈里发还没有真正的信仰,如果在翻译教义的过程中,哈里发理解了教义,并且认同教义,进而转化成渥金的信徒,那就赚大了。

    如果哈里发成了渥金的信徒,就算没有成为牧师,贝塔绝对自掏腰包,帮哈里发进行金币献祭。

    贝塔顺着原路返回,在走过那条被袭击的道路时,他发现不久前袭击自己的黑衣人,其尸体已然不见,周围只剩下一些变成了暗黑色的血疙瘩。

    贞德从空中飞下来,落到贝塔的肩膀上,窃窃私语了几句后,又飞向天空中,消失在飘雪之间。

    贝塔抽空去建造神殿的工地看了一圈,多尔滚正在监工,进度相当快。不过这也很正常,贝塔在这里建造的是小型的教堂,而在渥金城中,建造的可是‘圣殿’,规模不一样,一百座小教堂的模样,也比不上一座圣殿的占地面积。

    因为渥金圣殿花了一年多才建成,而这座小教堂,大约再过十多天,应该就能完工。

    真正让多尔滚觉得麻烦的渥金女神的神像,实在太难雕刻了。

    渥金的相貌很完美,可以用肉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来形容,由此可想而知雕刻难度有多大。而负责雕刻的几位石匠师傅们,又是追求完美的性子,既然贝塔把女神都画得那么美了,他们如果雕了个形似而神不似的石刻出来,岂不是砸了自己的牌子。

    带着这样的念头,几个石匠师傅几乎愁破了头,双眼中都满是血丝,贝塔见到他们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多尔滚找了几个乞丐来忽悠自己。

    知道前因后果后,贝塔主动宽限了时间限制,并且每人多给了三十枚银币,以示嘉奖。

    当然贝塔也不是随意被人说几句就相信的傻子,主要是他看到了女神的半成品雕像,虽然面目没有雕刻出来,但那股子气质,已经有四分神似。

    对于真正有本事的人,贝塔一向很大方。

    因为这世间,真正有本事的人太少太少。

    拜火教神殿地下室中,大主教密杰夫看着二十多具尸体摆在自己的面前,长长地叹了口气。

    二十多名死士,居然一点作用也没有,反被轻松击杀,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贝塔的实力。现在他终于知道,成为一名大主教,是多么麻烦的事情。

    当前任大主教调往前线,由他担任主教的时候,他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结果没等椅子坐热,就来了个不知那里蹦出来的财富神殿,听都没有听过,只是来了一个神官,就把自己等人逼得毫无办法,只能被动挨打。

    对方自诩中立教派,也不主动惹事,但一旦给他找到机会,就会反击,亚伯拉罕死了,神教在昴蒂布城的声望大降,而且城主那边支援过来的死士也全死光了。现在他的手下,只有数个维持神殿正常运作的牧师,如果再被打击,再少人,那么神神殿就只能暂时关闭了。

    不过密杰夫并不打算坐以待毙,他一方面派人去东西两个城市的神殿救援,虽然他们能派些人手过来帮忙,另一方面,他打算在明天进行一场演讲。

    这时候,有下属过来禀报:“大主教,那个异端又去了城墙外,不知道在干什么。”

    密杰夫觉得有些奇怪,这几天来,那个叫贝塔的异端,一直在城墙外做着什么,现在又是如此,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过没关系,且看他明天如何对付那个异端。

    第二天,天空放晴……这天,也是拜火教的神祭日。

    早早地,就有很多拜火教的信徒们围在神殿周围祈祷,与此同时,还有很多贵族也来了。

    例行的祝福和信徒赐福环节过后,密杰夫站到了早已准备好的高台上,他看着四周的人群,甚是满意。这座城的信徒占总城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已经是很大的比例,只要运用得好,这些信徒们,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今天是神祭日,按理说,是一个应该大家一起开心的日子,但是我很悲痛,因为我们亲爱的牧师,亚伯拉罕阁下去世了,死在一个异教徒的手中,他的房屋被霸占,他的妻子被人淫溽,我深感痛心,但我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那个异端十分强大,而我们的精英战士们已经上到前线,抗击另外的异端神教,而敌人则趁我们虚弱的时候,杀害了亲爱的亚伯拉罕牧师。”

    几乎在旁听的贵族们,都在心中冷笑,亚伯拉罕怎么死的,他们很清楚,这大主教明显是颠倒是非。

    但很多信徒不清楚,听到这消息,很多信徒惊讶万分。

    “亚伯拉罕的牺牲,控诉着这个异端的邪恶,他甚至扬言,要将我们拜火教堂摧毁,建立起新的教派。我们并不害怕牺牲,但我们害怕,没有了教堂之后,昴蒂布城没有了火神的庇护,这里将得新变成寒冷的世界,这里将不再温暖,老人和孩子们将会被冰雪淹没吞噬,我们害怕没有办法保护你们,我们害怕,以后就再也没有办法保护孩子们。死不可怕,可怕是我们没有办法尽到自己的职责。”

    密杰夫大声呼喊着,双颊通红,双眼中甚至隐约还有泪光。

    信徒们感觉到了老人的悲愤,他们想像着老人所说的场景,一想到自己的双亲,还有孩子死于寒冷,他们就双手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