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563 勇者的家庭危机(下)
    勇者肯定是因为心灵高洁,才能成为勇者啊。

    但其实勇者也是男人,而且是年轻男人,虽然在大事大非上,勇者绝对不会出问题,但一些小事情上,勇者也是会出些蛾子事情的。

    比如说被骗啊,比如说上当啊,比如说偶尔会晕头啊……这世界没有十全十美的男人。

    索菲娅苦笑着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然后贝塔就笑了,笑得很是幸灾乐祸。

    凯尔把贝琳给办了。

    这不是什么大事,真正的问题是……被笆笆拉抓了个现行。

    贝塔和索菲娅对了一下时间,然后便还原出一个比较靠谱的事情经过来。

    四个月前,贝塔把凯尔扔到里德村后离开,凯尔便不知怎么地和贝琳搂在了一起。地点是在凯尔家的老宅中,而好死不死地,笆笆拉也来老宅那里帮忙打扫卫生。

    以前那地方的卫生都是由贝琳来打扫的,但笆笆拉觉得自己是妻子,有责任打扫老宅,怎么能由其它的女人插手,因此便定时过去打扫,反正里德村和冬风城也不远,每个月打扫一次,只是小事情。

    问题就出在这里,凯尔和贝琳办事后耗费体力太多,两人都睡得很死,结果笆笆拉来了两人都不知道,自然就被抓了个现行。

    而其中是不是有贝琳明知笆笆拉要来,也不提醒,或者是贝琳使用了什么特殊的神术,让凯尔睡得很沉之类的小手段,就很难说了。

    贝塔只是随便想想,就能脑补数场白学大戏出来。

    贝琳慢慢变强,魅力也在慢慢变大,而且她的感情炽烈,凯尔偶尔昏了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贝塔没有想到,凯尔会被抓个现行。

    “这也有四个月时间了吧,笆笆拉还没有原谅凯尔?”贝塔有些好奇地问道:“接理说,笆笆拉也应该消气了才对,毕竟她也不是那么气量狭窄的女人。”

    这时候,乌瑟尔哼了一声,显得极是不快。

    索菲娅无夺地说道:“本来笆笆拉是不打算太深究这事的,只要凯尔哄哄她就好了,但问题在于……你们神教的那个小女孩,怀孕了。”

    “这……”贝塔也是感到无语了:“一发入魂啊,凯尔也厉害了点吧。”

    索菲娅苦笑,乌瑟尔重重拍了一下桌子:“还不是你教出来的好学生。”

    贝塔很是淡定地说道:“我倒是觉得凯尔被我教导得很好,虽然在这事上算是犯了点小错,但这事并不新鲜啊,凯尔只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罢了。”

    这下子,对面两人都不说话了。

    贝塔叹了口气:“好吧,小辈了的事情我们先不谈了,乌瑟尔城主,你让我到蓝水港传教,这事我肯定答应,应该说高兴还来不及。但我也想知道,你们允许我们在那里传教,大概尺度能有多大,这事得事先说清楚,否则到时候大家都麻烦。”

    “和铜鼓城一样。”乌瑟尔很是不快地说道:“只要做到那种程度,我就无所谓了。”

    “行,没有问题。”贝塔笑着点点头:“另外,我觉得你们这次过来,应该还有其它的事情,一起说了吧。”

    对面夫妻两个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索菲娅说道:“瞒不了你……我们打算在这里购买一块地。”

    “退路?”贝塔问道。

    乌瑟尔承认了:“对,退路……熊人族,还有最近的纷争越来越多,不论是我们这个小国,还是其它国家,或者其它种族,这明显是要有大事发生。多一条退路,总是有些好处的。”

    贝塔想了会,说道:“那就在我们城主府左边一些的地方吧,那块地我本来是给凯尔留着的,既然你们来了,就帮他接收吧,反正都是一家人,拿在谁手里都一样。”

    乌瑟尔夫妻从这话里听出了别的意思,明了之余也有些不快,但乌瑟尔没有发作,只是微微点点头,再随便聊了两句,就跟着雪莉离开了。

    雪莉带着他们去确认了那块地皮,占地两百五十亩,位置很好,周围有很多幼树苗,只要几年,那里就会变成一片相当漂亮的庄园。

    夜晚,贝塔睡在床上,雪莉躺在他的身边,好奇地问道:“没有想到,乌瑟尔居然主动让我们去传教,这下子可让我们捡到大便宜了。那里可是商业重镇,商业气氛越浓的地方,对女神的信仰神力加持越有效果。”

    “其实并不算占了大便宜。”贝塔解释道:“一来我们得帮乌瑟尔解决海神教,二来我们得帮他建设城市。他说了,和铜鼓城一样,也就是说,他想让我们帮把他海水港打造成一座繁华的城市,而自己一个铜币都不用多,多好的算计。”

    雪莉笑笑:“这乌瑟尔还真是挺厉害的啊。”

    贝塔笑笑:“但没有关系,最终获利的,还不是我们!”

    不管怎么说,只要能把渥金的信仰慢慢传播出去,就是件好事。渥金越强,贝塔作为教皇,获利自然也会跟着变多。

    同一时间,渥金城中新建没有多久的旅馆内,乌瑟尔看着自己魅力四射的妻子,思考了很久后,才说道:“看得出来,你真的是有些喜欢上贝塔那男人了。”

    正在梳理头发的索菲娅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只是平静地扭头问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想?”

    “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我们在一起也有快二十年了,你的性格和作风我了解。”乌瑟尔怀念地说道:“你自很久以前起,就喜欢戏弄男人,越是不喜欢的人,喜欢是爱用美色去戏弄他们,相对的,你越在意的人,就会显得越端庄沉稳,你以前喜欢戏弄贝塔,虽然他不受你的魅力影响,但现在你已经不会在他面前这么做了,就像刚才,你在他的面前,表现得很淑女,很优雅,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索菲娅大大方主地承认了:“是啊,我是有点喜欢上他了,毕竟他很出色……所以我不能再在他的面前展现美色,否则那无异于玩火自焚。”

    看着妻子平静的表情,乌瑟尔感觉心情轻松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