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565 好心虚啊
    要是神交能解决生理问题就好了……贝塔最近越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异样。

    一般来说,他高达10点以上的意志,是不可能出现生物现象控制不了的情况,但现在他却发现自己似乎有方面的苗头了。

    这不是好现象,当一个职业者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无法掌控的情况时,那么意昧着事情出现了变化,一般都是坏的方面,鲜少有好的情况发生。

    贝塔现在这个身体,应该是波斯猫和小白造的,她们绝对不会对自己不利,那么身体本身应该没有问题,要说最近,他也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也没有吃过什么古怪的东西……

    等等。

    贝塔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渥金经常给他喝的,那即透彻,但看着又是颗粒浑浊状的神秘液体。

    随后贝塔觉得不太可能,渥金没有道理害自己,只是他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有所疑惑了,那么下次有机会当面问问就好了,两人这么熟,如果因为这点小事而产生间隙,那么很是得不偿失。

    在海边吹了一下午的风,等到傍晚的时候,乌瑟尔终于来了。

    风尘仆仆的他,没有废话,让下仆安排了简单的晚餐后,他直接把贝塔带到了海神殿附近。

    近海的城市,有海神殿并不奇怪,但贝塔心中却有疑惑:“我记得以前,海神殿没有这种规模吧。”

    眼前是一间巨大的建筑,淡海色,叫不上名的石材不但建起了让人惊讶的神殿,而且将一大片的地面铺成了海的颜色,一眼看过去,仿佛就看到了一片静止的海洋。

    乌瑟尔的脸色有些难看,憋了好久才说道:“没办法,实力不济。”

    让一名战士承认自己的失败是有些困难的,但乌瑟尔现在也顾不上颜面了,他无奈地继续说道:“我听说,之前的领主是个女人,但却异常厉害,好像是大剑师,而且只是个普通战士,连大师级都没有到,况且我之前一直要肃清其它的贵族反对势力,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海神殿看到我实力不济,一直在暗中发展,等我回过神来,他们已经发展成这样了。”

    贝塔召唤贞德,让它在空中俯瞰侦察,一会后摇头说道:“海神殿的实力,或者要比你想像中更强。光凭我一个人拿不下来,我需要帮手。”

    “你需要多少人手。”乌瑟尔指了指自己的城主府:“我这里有两百骑士,一千左右的步兵。”

    贝塔想了会说道:“士兵肯定是要的,但我还缺少强大的个体力量。凯尔肯定得要帮忙,我那边可以把雪莉也叫过来,另外最好城主夫人也能来帮忙,一名大师级刺客,威慑力很大的。如果艾玛有空就好了……风暴神殿天生克制海神殿。”

    乌瑟尔深思了会,说道:“你们渥金神殿现在也算上了正轨,铜鼓城那那边也有不错的力量,为什么不调过来?”

    贝塔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我来帮你处理海神殿已经是很亏本的生意了,你现在还想让我直接把神殿的力量调过来帮你?你想得太美了,还是觉得我这人比较好傻?”

    “没有那意思。”乌瑟尔摆摆手:“我可以付钱。”

    对于财富神教来说,钱这东西并不是很重要,贝塔也能猜到对方的小心思:“我觉得你把那钱用业请刺客工会的人,更实在些,如果怕坏了规矩,请多些实力不错的佣兵来更好。”

    乌瑟尔干笑了声,不再说话。

    乌瑟尔的小心思贝塔很清楚,他想出些钱让贝塔把渥金神殿的力量调过来,在与海神殿的冲突中,渥金神教肯定会有所伤亡,这也可以变相削弱渥金神殿的实力,使其在蓝水港的发展变得更加缓慢些,这样子等自己掌控一切后,渥金神教在蓝水港就蹦不起来,甚至有可能会为他所用。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这点的小心思,居然这么容易被人识破。

    “不管怎么说,先等我把海神殿的情报收集到了再看情况吧。”尴尬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后,贝塔突然说道:“我们渥金神殿不会干涉你的内政,这点你放心……先走了,有事我会来找你。”

    “等等。”乌瑟尔突然叫住了贝塔:“公事谈完了,现在我们来谈谈私事。”

    “说。”

    乌瑟尔深深地吸了口气:“你对我妻子,索菲娅怎么看?”

    “很性感,如果能亲近一次,绝对是个美好的回忆。”贝塔心里吓一大跳,但脸上却是表现地很淡然:“怎么,你有某种意向?嗯,或许我应该有些兴趣?需要什么代价?”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乌瑟尔见到贝塔毫不犹豫地夸奖自己的妻子,他心里反而松了口气。如果贝塔的心里有鬼,那么表面上肯定会表现地很不在乎。昨晚他和妻子谈了谈,妻子也承认他对贝塔这个出色的男人有那么点点的好感,因此才躲着对方走。

    这两人都表现得这么坦然,那么反而说明他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

    心里轻松的乌瑟尔问道:“那么前段时间,花了大价钱请我妻子去帮忙,我还以为你至少得占些便宜,但你似乎什么也没有做?“

    “有那么点想法,但雪莉在,也就没有什么机会亲近,况且那种处处危机的情况下,谁有心机想那么多东西。”

    乌瑟尔心里乐开了花,对方花了那么大的代价,结果什么便宜都没有占到,自己这边真是赚大了。

    他满意地点点头:“嗯,我妻子确实是天下难得一见的好女人,可惜你没有什么机会了。”

    “我来这里是做事情的,不是来听你炫耀妻子的。”贝塔没有好气地说道。

    “行了,那我先走了。”

    乌瑟尔拍拍屁股转身就走,模样极是得意,自己的女人没有被小白脸钩走,这事任何男人都应该会高兴。

    但问题是……当他走后,贝塔的神色就显得很心虚了。

    他一联想到自己最近的身体变化,就有种莫名的不安感,在原地思考一阵子后,利用传送术回到了渥金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