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598 时间
    渥金以前可是中立秩序的正神,即使不是主神级别,但当时的实力,也和主神相差不大。虽然后来被神秘人给阴了,沉睡了三百年,一身神力没了七七八八,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对付一个小邪神,还不是手到擒来。

    况且现在财富神教的信徒们越来越多,况且新的教义,使得她的神格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实力恢复地越来越快,而且有了新的能力,一理她的神力完全回复,就能更进一步,到达主神级别的程度。

    至于杀戳之神这种连神国都没有,在无尽虚空中苟延残喘的邪神,怎么可能是渥金的对手。

    感觉到那股邪恶的气息被渥金神像的金光击散,贝塔那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心中笑喝了声‘女神威武’,然后便不以为意,继续处理政务。

    在无法用语言详细的描述的虚空隐密点中,全身漆黑色的男子在不停地咳嗽,一缕带着微光的黑血从他的嘴角冒出,然后又被他用舌头舔了回去。

    这人便是杀戮之神……贝塔虽然也能全力逼退他的神降,但顶多只是逼退,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可渥金不同……她是神,神力对世间万物,都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且因为贝塔重新编写了教义的关系,现在她的神格特性已经由中立秩序往守序善良那边偏移,神力中已经拥有了微弱的驱除邪恶效果。

    两者相结合,渥金虽然只是击退了杀戳之神的一缕意志,但神力却是隔空找到了杀戳之神,直接对他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要不是杀戳之神实在藏得太好,渥金甚至可以顺着刚才的神力痕迹,直接找到对方。

    杀戳之神本以为破坏自己信仰之力的人,只是个普通的牧师,没有想到居然是个神眷者,要是早知道这样,他根本不会动对方,现在倒好,被渥金这么一弄,他至少损失了一百年左右才能聚集起来的信仰之力。

    “我记着你了。”杀戳之神恨恨地嘀咕了句,虽然心有不甘,却敢只有浇个口头之快。

    对于渥金,他是不敢记恨的,或者说,记恨也没有用,对方是正神,信徒也明显比他多,无论拼底蕴,还是拼正面实力,都没有任何胜算。越是邪神,就越懂得惜命,他们从不会正面对挑战一个不可能赢得了的敌人。

    因此,他只能记恨着贝塔,记恨着这个他可以对付得了的人类,他不相信,这男人永远在渥金的庇护之下,只要是人,就会有松懈的时候。

    贝塔并不知道自己被杀戳之神给恨上了,即使知道了也无所谓,现在他一门心思,都放在了自己发展自己的领地上。

    数天后,道格拉斯的商会搬进了渥金城,并且开展了自己的业务,与此同时,他们还给城市带来了一千多的永久居民。

    随后的时间过得飞快,贝塔一直待在渥金城中,也没有外出,夏去冬来,春临夏至,转眼间一年就过去了。

    道格拉斯的商会确实很给力,一年的时间,在他们的四处活动下,渥金城的人口硬是由一万提升到了两万五左右,最重要的是,在道格拉斯商会的努力下,渥金城开通与了周围数片其它领地的贸易线。

    渥金城因为极其便利的交通,已经成了周围数座城市贸易线的中转站,而且也成了产粮大户,加之这里的水源十分充足,三横三纵的河流线,十分适合渔业发展,现在渥金城的水稻,以及河鱼产品,在附近几座城市,已经相当有名气,商业税虽然不高,却已经能支付起整座城市的基础开销,并且略有盈余。

    这天贝塔的书房,阿曼达问了个她一直疑惑的问题:“贝塔阁下,我们的领地下面,应该有很多魔法材料吧,比如说魔晶石之类的。为什么我们还要去向其它领地购买,我们自己都可以做这个生意。”

    贝塔解释道:“这是战略物质,自己有就绝不出售,如果能向其它人买,就尽量买。如果等到某天战争,其它人不卖魔法材料给你,而你自己的又开发完了,卖完了,怎么办?”

    “这……不会吧?”

    “你是商人,所以你觉得可以卖。”贝塔笑笑:“但我是领主,我得从更长远的大局观来考虑问题,所以我的观点,是不能卖。”

    其实这事,贝塔也是向白头鹰国学的。白头鹰国的地下,拥有大量的石油,但他们很少开采,反而向阿拉伯世界大量采购,如果受到了阻挠,甚至发动代理人战争也在所不惜。

    石油就是这么重要的战略物资。

    魔晶石和某些魔法材料在贝塔看来,也拥有同样的战略物资地位。

    只要渥金城还有赚钱的手段,贝塔就不打算把地下的魔法材料挖出来,除非某天战争严重到各国,或者各领地都封锁了自家的魔法材料,那时候,才是渥金城要动用地下魔法材料的时候。

    在阿曼达看来,地下那些魔法材料,可都是金闪闪的钱币,没有想到,贝塔居然不打算卖,如果卖了,贝塔绝对是全世界最富的贵族。

    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阿曼达没有再劝,她清楚自己和贝塔相比,自己的眼光,还是有很大的局限性。

    贝塔看着阿曼达,突然说道:“一年来,你父亲的商会,把事情做得很不错,我很高兴,所以我打算,再过几天,就给他授勋了。你回去告诉他一声,让他做好准备,毕竟对你们来说,爵位代表的意义非同凡响。”

    阿曼达的眼睛慢慢睁大,然后反应过来,惊叫了一声,冲过来给了贝塔一个实实的拥抱后,随后风一般地冲出了房间。

    贝塔无奈地摇摇头。

    茱莉走进来,帮贝塔收拾桌面上的桌酒杯子,她的神情很平静,一幅无欲无求的苦修者模样。

    贝塔看着她,出声说道:“茱莉,一年多了,约书亚也没有来找你,要不……你去找他如何?”

    茱莉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直起身体,眼定定地看着贝塔,问道:“你想派人跟踪我,然后好找到约书亚的行踪,再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