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11 故计重施
    借着微弱的月光,负责侦察城墙动静的侦察兵发现了上面的‘异像’,急忙将事情报告到统帅营帐,布拉姆带着两个参谋爬上瞭望台,看了一会,问道:“看着不是很混乱,你们有什么看法?”

    “他们为了不让我们看出征兆,当然尽量避免混乱。”年老些的参谋一脸胸有成竹地说道:“他们越是这样,就越说明了我们的盟友成功了,他们陷入了混乱。”

    年轻参谋皱了下眉头,说道:“但我们的盟友,并没有按约定发出魔法讯号。这其中是不是有些奇怪?”

    年老的参谋哼笑了一声:“战场上,发生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我们的盟友虽然突袭成功了,但敌人也不是弱小的对手,那些盟友遭遇到了顽强的抵抗,他们肯定没有时间腾出手来发出魔法讯号。”

    “这不就说明没有完全成功?”年轻参谋依然觉得有些不妥。

    年老的参谋呵呵笑了一声,得意地说道:“战场上的时机瞬息万变,要知道我们的对手,可是铜鼓城。如果传奇强者格林顿还在的话,我们是不敢进攻的,但现在负责这南方关卡防务的,是他的女儿,据说是名强大的召唤师。另外应该还有一名红色魔法塔的强者在。那些卓尔精灵能发动突袭,也能制程混乱,但绝对不可能帮我们打开城门。如果我们不行动,他们的突袭很快就要被镇压下去。”

    年轻的参谋觉得对方说得有道理,但内心中,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统帅布拉姆思考了会,拿起令旗,对着前方的传令兵发出了旗语命令。

    年老的参谋得意地又看了一眼年轻参谋,而后者则是松了口气,统帅虽然同意了进攻,但只是派了前锋进行试探性攻击,并没有一股脑把所有的军力压上。

    稳重……年轻参谋觉得布拉姆统帅的这性格,真的很不错。

    在战场上,激进固然偶尔能创造奇迹,但激进的军队,更多的是会很容易落得覆灭的下场。

    在乌布干达后方大约两公里的大道边处,爱丽丝将一棵大树转化成树人……现在她的身边,已经有一百多棵树人,每棵树人高至少两米,最高的有五米左右。

    这些树人都有一双圆斑斑的绿眼,一百多双眼睛高高低低地在夜幕中晃动,时不时眨动一下,看着极是渗人。

    贝塔上一次出使霜星国的时候,记下了北方关隘附近的魔法坐标,作为一个军事建筑,贝塔自然不可能把自己传送到城墙上,否则刚传送出来,就会被那些守在城墙上,如临大敌的士兵们一波箭雨射杀。

    因此他将坐标记得远些,这完全是一种‘玩游戏’时的本能,去过的地方,留下个印记,对于玩家们来说,是很正常的行为。

    但没有想到,这个随手而为的小举动,现在却帮了大忙。

    当然,传送魔法也有个很大的弊端,就是魔力波动很明显,一次性传送的人越多,动静就越大。

    贝塔不可能一次性传送一百个人过去,那样子魔力波动的动静,传送点附近十几公里的施法者都能感觉得到。

    因此,他将爱丽丝放进豪宅术空间中,然后自己单独传送了过来。

    这样子,所产生的魔力波动,顶多只有几百米附近的施法者能感觉得到。

    转化了一百多个树人,这是爱丽丝的极限了,看着数量不算多,但每棵树人,实力都在lv2-lv4,一百多个这样的树人,实力完全能比得上两千人的精锐步兵。一人成军,说的就是召唤师这个bug职业。

    而后贝塔弹弹手指,一阵浓雾将周围笼罩起来。

    随后,浓雾在黑夜中无声无息地向前快速移动。

    两公里的距离,对于贝塔,爱丽丝,以及那些树人来说,也就是数分钟的事情。

    当布拉姆派前锋上去试探的时候,贝塔和爱丽丝已经乌布干达大军左侧的山腰上,居高监下,远远地观察着他们了。

    当看到布拉姆的军队已经开始进行试探性攻击的时候,贝塔开始往下走。

    爱丽丝在旁边急忙说道:“他们还还没有真正开始进攻。”

    “我们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等他们上当,大军正式压上的时候,我们刚好能摸到他们边上,那时候就是最好的时机。”

    爱丽丝听到这解释,当下就不说话了,利用精神力下达了个指令,让树人们跟上。

    她很清楚,无论战术还是战略,自己都是菜鸟,既然贝塔有想法,那么她乖乖听着就好了。

    布拉姆看着前锋压上去,城墙上只是零星的射了些箭矢下来。

    这南方关卡有七十多米高,一般人是不可能爬得上去的,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梯子。

    想用攻破这种夸张的城墙,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利用攻城器械,直接把城门撞破,杀进去。

    第二个便是让精通土系魔法的施法者,近距离使用化石为泥魔法。即使是混有特殊抗魔材料的城墙,也只能减缓魔法起效的速度,而没有办法完全抵抗魔法效果。

    除非,这座城墙是完全用黄金砌起来的。

    城墙上射了一会零零散散的箭矢,起到的效果很微弱,这时候前锋带着攻破器械,已经到了城墙下,正在冲撞着关卡城门。

    撞了一会后,城门开始变形,又撞了几下,城门破了,乌布干达前锋士兵刚想欢呼,然后发现,后面又有一道城门。

    乌布干达认定的南方关卡,铜鼓城的北方关隘,厚度有三十米,通道中每隔三门便是一堵城门,共有十道城门,通道左右还有很多长枪刺孔,后面有人守着,有敌人进来,直接刺死。就算是被攻到城墙下,敌人想一口气攻陷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时候,城墙上射下来的箭雨,似乎又密集了些。

    布拉姆看到这一幕,笑了:“敌人急了,抽了些人回来,但这正说明他们确实是受到了突袭,传令……大军全部压上,保护土系施法者,让他们接近城墙。”

    年老的参谋领命页去。

    年轻的参谋突然扭头看着左侧的山脉,虽然那里一片黑暗,但他总感觉到,那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