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15 萝丝的威胁(下)
    神明要想关注主世界,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神念降临,直接一缕精神体投射到主世界,因为只是一缕精神体,因此实力不怎么强,况且动静很大,很容易被人提前发现。

    另一种就是分身降临,比如说像雪莉这样的神性分身,就很容易容纳神明的神念,而神明则可以在主世界暂时有个身体,感官体验感也会更好。

    但神性分身这玩意,如果赋于灵魂,很容易失控,毕竟有了灵魂就会有欲望,有了欲望就会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不赋于灵魂,那神性分身就和人形娃娃没有什么区别,即不懂‘维护’自己,也没有自主性,说不定等过段时间,再进行神降的时候,就会发现神性分身的处境很古怪。

    比如说在某个男人、女人的床上之类的,或者已经被人用乱七八糟的手法‘研究’过。并不是人人都尊敬神明的,况且有敌对神明的存在,他们的信徒,对于亵渎敌方神明的分身,肯定有着浓浓的使命感。

    这些事情,最初也出现过几次,后来就没有神明愿意随便放神性分身下到主世界了。

    除了渥金。

    贝塔见过这两种神明的神降,但直接神降到神眷者身上,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卓尔精灵身上散发着让人感觉到极度阴冷的魔力波动,她无瞳的黑眼看着贝塔,面露不屑之色:“人类,是你把我的神眷者扣了起来,挺大胆的啊。”

    周围的两个女牧师如临天敌,浑身发抖,贝塔挥挥手,让她们离开,然后才说道:“蛛后,你居然神降了,不怕你的神念受到攻击,影响你的本体?”

    “你不敢。”

    简单的三个字,透露出一股让人无法直视的自信。

    贝塔神情却是微笑起来:“我倒是想试试。”

    说着,他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

    蛛后看着贝塔的手伸过来,先是微微愣了一下,而后便是仿佛泼天洪水一般的愤怒。

    神和人有着绝对的鸿沟,至少蛛后是这么认为的。且不说她在卓尔精灵族中的地位,但凡任何智慧生物,面对着神明的神念,就算是敌对份子,也不可能如此放肆。

    蛛后下来之前,本以为凭着自己的身份,即使不能收得眼前这个人类成为自己的信徒,也能让他把自己的神眷者给放了,但没有想到,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但却对自己没有任何尊敬。

    蛛后以前神降,不是没有受到过其它神教信徒的攻击,但即使是如此,她也能感受到攻击者对自己的敬畏,和恐惧。他们是在拼尽自己的意志力,强迫自己攻击一位神明。

    可眼前这人不同,蛛后感觉得出来,他对自己没有任何尊敬,甚至还有厌恶和不屑。

    不屑……

    一个凡人,一个蚁蝼,居然敢对自己不屑。

    蛛后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蛛后看着贝塔伸过来的手,嘴唇有着出离愤怒的冷笑,她知道贝塔在打什么主意。

    如果单纯只是攻击神明的神念和分身,神明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顶多就是损失一些信仰之力,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

    但贝塔的手上,带有精神力波动,也就是说,贝塔的灵魂想进到这个卓尔精灵的灵魂中,和蛛后的一缕神念正面交锋,如果赢了,这股神念神明就收不回去,会被击败它的人吸引,而神明的精神力,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复。

    但没有凡人敢正面和神明的神念在灵魂战场交锋,从来没有。

    在蛛后看来,这年轻的人类,何其大胆,何其狂妄。

    实质上,贝塔这决定确实是很大胆,但不是没有先例。

    因为他在游戏中,触发过一个史诗任务,和一个邪神在灵魂战场中打过一架。

    那场架虽然是他输了,但那时候他才lv7,最重要的是,那是他第一次进入灵魂战场,一开始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被邪神压制得很惨,但最后他弄明白了一些灵魂战场上的规则,突然爆发,差点把那个邪神的灵魂干掉,但可惜他因为等级太低,而且前面吃了大亏,最后只能失败收场。

    自那以后,贝塔就知道如何在灵魂战场中行事了。

    贝塔第一次真正见到渥金的时候,渥金破了他的灵魂外壳,入侵到他的灵魂世界。那时候的贝塔连精英级别都没有到,却也已经直接向渥金张开了自己獠牙,甚至让那时候的渥金都感觉到如芒在背,十分难受。

    更别提现在贝塔已经大师等级以上,他的精神厚度,已经非前两年那样薄弱。

    虽然说神明的精神厚度,肯定比他强得多,但问题是,眼前只是蛛后的一缕神念,贝塔常去渥金神国,知道神明正常情况下的精神厚度确实是很高,但没有超出他心底的上限高度,因此横向比较之后,他觉得自己对上蛛后的一缕神念,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如果成功了,吸引了蛛后的神念,实力绝对能上一大截。

    蛛后看着贝塔的手伸过来,没有动弹,她只是在冷笑,在她看来,这个狂妄的凡人一旦敢把灵魂投进这具身体中,就是被她吞噬的时候。

    眼前贝塔的手就要按到卓尔身体的胸口上,旁边突然出现一只雪白的手,抓住了贝塔的手腕。

    “贝塔,别接近她,那女人的灵魂很肮脏,你那纯净的灵魂,就算是见她一面,都会沾染臭气,很难清除掉。”

    说话的人是雪莉,但也不是雪莉,此时的她目光深邃,气质凌厉。

    蛛后视线投了过来,惊叫道:“渥金,你居然还活着?”

    渥金冷哼一声。

    蛛后重新将视线放在了贝塔的身上,哈哈大笑起来:“你消失了三百多年,我还以为你死了。看来这男人就是你的神眷者了,有意思,挺有意思,我看上他了,送给我如何?”

    “萝丝,你依然和以前一样,脑袋有问题。”

    萝丝也不着恼:“没有关系,随你怎么说。但这男人我真看上了,谁叫他是你的神眷者,我就爱抢你的东西。你护得了他一时,你护不了他一世,渥金,希望你能挺过这次的圣战,否则,就太没有意思了。”

    说完这话,卓尔精灵的身体软软倒在地上,萝丝已经离开。

    贝塔扭头,正想说话,渥金却一把搂住了他,同时轻声说道:“别动。”

    随后,脑袋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