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26 换地图了
    除了贝塔,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趁机回收佩特兰这些领地。这倒不是因为贝塔比他们更聪明,而完全是因为一个常识概念上的问题。

    佩特兰国原来是霍莱汶的领土,但被法兰斯国强行分割已有两百多年。这么长的时间,霍莱汶失去这片领地,已经有十几代人,人类是很容易忘记事情的种族,偏偏这个世界又不爱记着历史。在场的贵族虽然都有佩特兰曾经是霍莱汶领土的概念,但没有一个人的内心中,会觉得能把这片领地收回来。

    毕竟他们对此的记忆已经很淡漠。

    但贝塔不同,他以灵魂的形式沉睡了三百年,对他而言,佩特兰是霍莱汶领土这事,只是两三年前的事情。

    况且对于玩家们来说,霍莱汶这个国家有着特殊的意义,而且大中华区的玩家们,对于领土的完整性,又有着特殊敏感的神经。

    这也就是贝塔为什么能比他们更快想到,要借机回收佩特兰的原因。

    议事厅内出现了短暂的沉默,数秒钟之后,所有人的讨论声就立刻响了起来。国王在上方听了一会,拿起自己的国王权杖,在地上重重一敲,等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后,他说道:“贝塔阁下的建议很有意思,也很有可行性,现在现在我们就此事展开决议……”

    接下来就没有贝塔什么事情了,他全程看着国王与众大臣们商量如何引导光明牧师们经过佩特兰王国,如何安插他们的人手在其中,好一举拿下那块领地。

    他们讨论了近两个小时,却没有得出什么结果,贝塔看出来了,因为利益的关系,众多领主互相指责,即想占点便宜,又不舍得付出。

    最后,一直在边他们吵架的国王发怒了,用手中的权杖重重砸了几下地面,清脆的敲打声回响在整座议事厅。

    “我不管你们在想什么,你们怎么谈都行,在明天之前,我得看到你们拿出一个章程,现在散会。”

    国王重重哼了一声,转身离开。而后大臣们也散去,不过离开的时候,所有人分成了数个小圈子,簇拥着离开。

    贝塔是唯一的孤家寡人,不过在离开王宫后,候塞雷又再次找了上来。

    “听说你愿意支持国王的行动,我能理解,但阁下你这样,是不是太不合群了?”候塞雷一边走,一边淡淡地说道:“你需要弱小的盟友,需要狡猾的豺狼,而不是老虎和狮子联盟。”

    “太过强大的势力,总归是从内部出毛病的。”

    候塞雷留下这句话,离开了。

    贝塔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确实是有些道理,算是老成之言。不过贝塔却并非他们想像中的那样,和国王结盟。只是在削弱魔族这件事情上,他暂时和国王达成了一致罢了。

    从王宫离开,他直接传送回到了渥金城,因为议事厅的事情,他对王城的贵族们,实在失去了信心,效率太低了,这种关键的时刻,居然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在相互攻击扯皮。

    不过这也挺正常,贵族嘛,自然是以家族利益为先的。

    贝塔传送回到渥金城,休息了一阵子后,就帮王后安吉儿悄悄举行了金币献祭。

    出乎人意料的是,安吉儿的职业,居然是相当少见的‘舞女’。

    这是和‘吟游诗人’有些相似的职业,不过和吟游诗人擅长各种增益效果不同,舞女擅长魅惑人心,安吉儿一就职,就自动学会了一种抑或的舞啃,当场就跳过了贝塔看。

    那水蛇腰扭得贝塔都觉得得有些口干舌燥,赶紧离开,留下安吉儿在后边笑得花枝乱颤。

    回到自己的书房里,贝塔找来雪莉,将光明神殿分裂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让她做好这方面的防备工作,而后他利用传送魔法,直接传送到了法兰斯国之中。

    既然光明神殿和圣女和教皇闹矛盾,贝塔就想过去看看,有没有可能从中搅搅浑水,占些便宜。

    魔法的静光散去后,贝塔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树林之中,看着周围的景色,再听着附近的狼嚎些,贝塔有些失落。

    在游戏中,也就是三百年前,这里是银翼佣兵团的驻地,附近应该还有一个小村庄。

    但现在,这附近只有一片荒林,毫无人烟。

    三百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

    贝塔在法兰斯国中,只有这一个魔法坐标,无奈之后,只得放出贞德,同时辩明了方向,向东边步行,他记得那边应该有座大城市。

    小村庄没有了,这很正常。小村庄人少,魔兽袭击,或者是瘟疫疾病之类的灾难,都可以轻易摧毁它们。大城市则不会这么容易消失。

    因为展开了驾雾术的关系,贝塔的行走速度并不慢,一个小进多,便走出了十多公里的地。听着没走多远,但在山森中移动,在没有道路的情况下,这样的速度,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再没过多久,贞德在空中发现不远处有一条土道,贝塔加快了速度,没过多久踏上了这条土道。

    他松了口气,只要有道路,就毕竟会有人类的踪影,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左手边的道路尽头那里,传来马蹄声,一支商队缓缓挪了过来。

    贝塔向商队的人问路,得知赫托克城就在不太远的地方,便做到了商队的货车上,让他们捎一程。

    看着贝塔的气质和那些明显的魔法长袍,以及明显不像有敌意的态度,商队的人自然不会随便拒绝。

    坐在货板车上,贝塔和商队的头领攀谈起来,后者非常健谈,东南西北的东西似乎都能说上两句,贝塔和他聊熟了之后,便将话题引到光明神殿最近的状况上去。

    商队头领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们这些普通人,也不明白为什么光明圣女和教皇突然就变成了敌人。现在整个法兰斯国都乱了,连带着我们出门在外,都是心惊胆颤的。”

    贝塔回头看看:“你看着可不像心惊胆颤的模样。”

    商队头领哈哈大笑。

    在他们的身后,有一支看着相当精锐的佣兵团正在护卫着这支商队。

    见到贝塔回头,其中一个佣兵策马赶了上来,盯着贝塔看了会,说道:“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