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27 相逢即是缘
    因为贝塔曾进行过‘全国直播’的关系,只要是记忆力不太差的人,都能将他认得出来。

    但这个佣兵左右打量了他一会,然后摇摇头:“还是记不起来,抱歉,打扰你了。”

    说着,这人退了回去,继续在后方守卫着车队。

    但贝塔却注意到了他,这下了轮到贝塔觉得他似乎是有些眼熟了。隐隐约约的,似乎觉得在哪里见过,但一回忆,却发现没有见过这人。

    现在贝塔的智力属性已经过了10点,大部分的事情只要回忆,就能想得起来,而且往事都是历历在目的那种,居然对这人没有印象,那事情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见到贝塔对那个佣兵似乎有些兴趣,商队头领说道:“这年轻人是赫克托一个没落贵族世界的长子,听说以前曾是个大家族,但后来没落了,因此他出来跑跑佣兵赚些钱。为人不错,他也在的佣兵团也不错,我们经常合作。”

    贝塔哦了声,然后便没有再多想。

    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总觉得某个陌生人有些熟悉,无非就是气质或者容貌稍稍有点像自己的某个熟人罢了,不算是太奇怪的事情。

    商队虽然行进速度不算快,但至少比走路好多了,在快到傍晚的时候,商队到达了赫克托城门口,贝塔谢过商队头领后,独自进了城。

    赫克托城以前贝塔也曾来过,但只待了不到半天就离开了,那时候他的等级刚过精英,做着一个送信的长途任务,在赫克托城只是休息半天而已,对这座城市根本不熟。

    城市和他记忆中差别不大,街区的方位没有改变,变的只有建筑的高矮和颜色罢了。

    他凭着记忆来来到东城区的某条待,发现当年住宿的旅店已经不见,换成了一间裁缝铺子。

    时间这东西,有时候真的会很让人觉得郁闷。贝塔在裁缝店门口站立了一会,正想离开,却看到里面有个女孩子抱着一卷蓝布小跪出来。

    女孩子长得挺漂亮,大约十六岁的年纪。

    吸引贝塔视线的,并不是这女孩的容貌长得漂亮,而是贝塔突然发觉这女孩子也好像在哪里见过,略一思索,贝明白过来,这女孩子和不久前的那个佣兵长得很像,两人的眼眉极为相似,只不过一个气质英武,一个长得柔媚罢了。

    女孩子走出来,见到门口有个魔法师打扮的青年在在盯着自己看,虽然对方长得很英俊,气质也很好,但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害怕,缩了缩脖子,低着头从旁边小跑地逃掉了。

    贝塔无奈地耸耸肩,也离开了裁缝铺,在这条街找了间旅馆住下。

    第二天清晨,他吃过简单的早餐,付了饭费后,离开了旅馆。

    沿着道路一直往前走,贝塔准备找家马店,买匹长途行走的驮马,毕竟这里离光明圣域还有很远的距离。

    虽然法兰斯国已经有动乱的迹象,但这座城市暂时还很祥和,毕竟不是所有需要都会被卷入派系斗争中,总会有些城市的领主,是中立派,也就是所谓的骑墙派。

    虽然说赫克托是座祥和的城市,但总是会有些小纠纷的。

    贝塔走着走着,便听到前面有喧闹声,道路的中间,围着一群人,里面似乎有人正在争执着什么。

    “鲁尼,你家欠我的钱,现在又到还的时间了,快还钱。”

    “我昨晚不是给了你一枚金币吗?前前后后我给了你四枚金币,你只借给过我们一枚金币,再怎么利滚利都算还完了吧。”

    “嘿嘿,谁叫你逾期啊?现在你们还差一个金币,如果你今天不还,又得利滚利。”

    “马尔夫,你别太过份了。”

    “我只是按契约行事,过份的是你们吧,有钱不还,嘿嘿嘿。”

    贝塔对别人的纠纷没有什么兴趣,他施施然地从人群外走过,只是顺眼声音向里面瞄了一眼。

    然后从人群的缝隙中,他看到两方正在针锋相对的人。

    一队是以某个贵族模样的小胖子为首,身扣跟着五个全幅武装的士兵,这一方看着便让人觉得他偿嚣张万份。

    而另一方则是贝塔有点点熟悉的人,昨天见到的年轻佣兵,以及那个在裁缝店铺门口见到的女孩。

    年轻佣兵将女孩护在身后,女孩躲在后边,身体抖得像是一只被惊吓到了的小奶猫。

    贝塔不想离别人的事情,继续往前走,但在快到街头转角的时候,他却站住了身子。

    “如果你没有钱,可以把房子卖了啊,如果还不够,还可以把你妹妹卖了,反正你家的老鬼当年也卖过你们,哈哈哈。”

    嚣张的声音即使隔得很远也能听得到。

    而另一方似乎没有反驳,随后便听到利器出鞘的声音。

    “鲁尼,我知道你是职业者,但你敢动手?你真当我家的精锐卫兵没有杀过人?”

    随便只有那个小胖子嚣张的笑声。

    贝塔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走回去,挤开人群,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说道:“一个金币而已,逼不死人,我帮他付了。”

    贝塔一弹手指,金光在空中翻滚着,落到小胖子的手里。

    这小胖子起先还满脸怒容,用不善的眼光看着贝塔,但越看,他的眼神就越惊讶,最后居然变成了平淡的表情。

    “鲁尼,算你走运,有贵人帮你。”小胖子不爽地看着年轻佣兵:“但你也别高兴地太早,你的那个不中用的父亲,现在还在到处借钱,他尽早会把你们再次拖到这种境地,我建议你,一刀杀了他,一了百了,反正你是职业者,杀个人简单得很。”

    小胖子说着完,微微向贝塔点头致意,带着自己的卫兵离开了。

    年轻佣兵走上来,满脸的羞愧:“谢谢阁下了。”

    躲在他身后的女孩伸出半个身子,看到贝塔,呀地一声又缩了回去。

    “接近精英的职业者,居然被一枚金币难住了,真是少见。”

    年轻佣兵只得苦笑。

    贝塔转身就要离开,但年轻佣兵突然喊道:“阁下请等等,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不,应该说想问问你。”

    嗯?贝塔有些疑惑地转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