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33 强者可以制定人生
    一道金光自远处划来,克拉克身上突然出现一道冰圈,直接和金光撞到一起。

    魔法师最怕被偷袭,特别是等级不高的魔法师,一旦被偷袭了,几乎就是死路一条。

    但大师级以后的魔法师,被偷袭的机率大大减少,特别是擅长冰系的魔法师,或者是擅长土系的,这两个系别的魔法师,特别擅长防守,他们都懂得一种受到攻击,自动触发的防守型魔法。

    矛与盾,没有谁克制谁的说法,都是相对立的,谁强就胜出。在魔法的世界,这也是真理。

    金光撞上了冰盾,两者几乎是同时泯灭,但拉克拉整个人却飞了起来,倒冲出去数米,好不容易才爬起来,但口鼻全是鲜血,看着受伤极重,就算还有战力,也高不到那里去。

    贝塔缓缓从路边走过来,笑容干净而温暖。

    但在小胖子这一方的人看来,贝塔的笑容,狰狞地如同恶魔一般。

    只是一击魔法,就将克拉克打得失去了行动能力,这份力量,已经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类型。

    克拉克吐了一口鲜血,不敢置信地问道:“你是什么人,这么强大的魔法控制力,绝对不是普通的大师级人物。”

    诚如克拉克所说,贝塔当然不普通,黄金之子当然不普通。

    从成长模版评价上来说,普通职业者是1-1.3之间,接下来是精锐级别成长模版,大概是1.3-1.5之间,然后是领主级别蝗成长模版,在1.5-1.7之间,而黄金之子,也就是玩家们根据职业不同,成长评价在1.8-2.0之间,神裔贵族是所有职业中综合成长最高的,直接2.0的成长评价。比黄金之子成长更高的,只有勇者和魔王模版,但只出一点点,没有到一个级别的跨越那么大。

    神裔贵族是综合成长评价高,但能力很平均,不专精。

    平均有平均的好处,特别是高成长下的‘平均’,一旦取得等级上的优势,那对于敌人来说,就几乎是全方位的碾压。

    贝塔的等级是lv12,克拉克才是lv10,等级本身就有差距,再加上克拉克顶多只是精锐级别的成长评价,而贝塔是黄金之子,而且还是成长最高的神裔贵族。

    即使不考虑战斗意识,两人的差距,都已经到了无法相提并论的地步。

    贝塔虽然才lv12,却已经能在传奇勇者凯特的手下有自保能力,而如果克拉克遇上凯特,就是一指头戳死的事情。

    差距就是这么大。

    没有了克拉克的精神锁定,鲁尼终于能站了起来,他看着贝塔,兴奋地叫了声:“贝塔阁下……还有妹妹。”

    见到凯莉莎安全了,鲁尼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小胖子马尔夫的脸色就很难看了:“这位阁下,你介入我们的私事,是不是在太过份了?”

    贝塔站在离马尔夫两米的地方,上下打量了一会后者,也不说话,只是微笑。

    马尔夫却忍不住退后两步,他觉得对方的气氛相当可怕。他下意识攒紧了自己的拳心,然后继续说道:“我父亲可是本地的城主。”

    “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是你。”贝塔的笑容依旧温暖,但嘴里说的话,却是相当让人头皮发麻:“我也不相信他只有你一个儿子,我更不相信,他会为了一个不成器的儿子,而与我们这种大师级别的强者直接撕破脸,你觉得呢?”

    马尔夫脸色青一种,红一种,显得极是愤怒。

    鲁尼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哈哈直笑,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马尔夫被威胁了。

    听着鲁纪的嘲笑声,马尔夫更是愤怒,但他看到贝塔,却硬生生将自己的愤怒夺了下来:“是,我明白了,我会给鲁尼道歉,并且给予适当的赔偿。”

    贝塔扭头问道:“鲁尼,你觉得怎么样?”

    鲁尼沉吟了一会,说道:“他知道了我这里有三千本藏书。”

    贝塔明白了他的想法。书籍很珍贵,根据用途不同,价值最低的书籍也得至少五十银币,而比较有用的书,至少得两三枚金币。也就是说,托历家的三千本藏书,折算下来,至少价值五千枚金币以上。这是托历家族三百年的积累,也是其底蕴所在。

    普通贵族,为了一百金币就敢当街杀人,更别提几千枚的金币带来的疯狂贪欲了。

    不杀掉这些人,鲁尼清楚,这样的事情肯定还会有下一次。

    贝塔却说道:“没有用的,这小胖子的家族,也就是这座城市的领主,肯定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你杀了小胖子,刚好给他一个亲自动手的机会。”

    马尔夫的父亲可是本地领主,他一旦动手,肯定是大军前来围剿,鲁尼知道自己肯定挡不下来。

    “那怎么办?”鲁尼烦恼起来,他总不能丢下这些书籍,一走了之吧。而且父亲也在对方的手上。

    “我有个想法。”贝塔突然说道:“你可以把这些书籍交给这个小胖子保管,三千本书籍,让他抄也无所谓,你和我到处走走,等你强大了,再回来把你的东西全抢回来。”

    贝塔确实可以威胁这座城市的城主,保下鲁尼,他有这个实力。但这治标不治本。没了本地城主,还有其它城市的城主……事情传出去了,鲁尼想要亲自保住这些书籍很难很难。

    况且贝塔也不想把事情做得这么彻底,这是托历家的事情,不是他贝塔的事情,他能帮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鲁尼眼睛一亮:“和贝塔阁下你走走?你是愿意收我做随从了吗?”

    “刚才我想了想,我确实是需要一个熟知罗兰斯国的向导,你很合适。”

    鲁尼又问道:“能带上凯莉莎吗?她干活很勤快的,阁下总需要一个女人服侍。带上她会方便许多。”

    贝塔想了会,点头同意了。这倒不是他真的需要服侍,而是鲁尼如果跟他走了,托历家就只剩下这个小女孩,以及他们的父亲。

    贝塔这两天听到了一些他们父亲的消息,也知道他们的父亲有多不先说,如果鲁尼走了,不出一个月,凯莉莎肯定会出现在其它男人的床上,非自愿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