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37 有仇当场就报了
    对于崇神者来说,自家的神明是纯洁的,神圣的,绝对不会沾染那怕是一丝的尘埃。

    但这个渎神者说了什么!

    表嫂?

    神圣无比,纯洁无比的光明女神是他的表嫂?这比有人说自己的母亲和他有一腿更恶意一万倍。

    当下几个异端促裁者就暴怒了,连那个受了重伤的也蹦了起来,红着眼睛,喘着粗气,想要把贝塔砸成肉泥。

    鲁尼深吸了一口气,甚至已经做好了一场恶战的准备。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些愤怒的异端仲裁者刚补上来,就在一阵眼花瞭乱的剑光中,断成两截。

    不知什么时候,贝塔的手上多了把淡金色的半透明长剑,剑尖还有一截白色能量剑体。贝塔臂长70厘米多些,黄金剑剑身长90厘米,再加上100厘米的能量剑体,贝塔近战距离的攻击有效范围已经达到两米半以上,况且剑术意志还带来强大的剑技杀伤力,这些人甚至连光明魔法都没有使用出来,就已经败了。

    “剑术意志!”鲁尼虽然实力不强,但作为一名战士,他还是知道这能力的名称的:“贝塔阁下不是施法者吗?怎么还会剑术意志?”

    贝塔没有回答他。

    阿什的日记中,只说了贝塔实力越来越强,而且拥有很多特殊的能力,又擅长治理领地,对贝塔的真正职业,却没有细说。毕竟所有圆桌骑士,都不知道贝塔的真正职业名称,只是把他当成了拥有特殊血脉的复合职业者。

    鲜血洒得到处都是,被腰斩的领头者还有一口气,他怨毒地看着贝塔:“渎神者,光明女神会惩罚你的,总有一天,你会被光明女神绑在……焚……烧。”

    吐出最后一个字,领头者终于死透了,但他依然不甘心地睁大着眼睛。

    渎神者?

    贝塔心中颇是不以为然,如果他的推测没有错的话,光明女神对这称呼肯定得高兴得不得了,那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况且贝塔从来没有把神明看得太过于神圣崇高,在他的眼里,神明只是更强大的生物罢了。

    鲁尼走到贝塔旁边:“主人你刚才是故意激怒他们的吧,好让他们因为愤怒而失去正确的判断力?”

    愤怒或者会大幅度增加表面上的战斗力,但鲁尼清楚,愤怒的人参与战斗,总是失败居多,特别是在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

    贝塔只是微笑一下,算是默认了。鲁尼的猜测只对了一半,贝塔确实是故意激怒这些异端仲裁者,不过不是为了让他们失去判断战机的理智,而只是为了让他们动手,好让自己有个借口杀掉他们而已。

    毕竟如果一路被这些纠缠,会很麻烦。

    “这么快就知道我的身份,这不是光明神殿的该有的警戒性,而且特别是在他们内讧的情况下。”

    贝塔想了想,闭上眼睛,在心灵链接中给贞德下了命令,不多会,贞德从空中降下来,拿着两张贝塔交给它的一张卷轴,飞向天空。

    洁西卡不顾地上的污血,把六个异端仲裁者的肢体拖到一边,鲁尼见状,赶紧上去帮忙,怎么说洁西卡现在也是他名义上的主人,这些事情他光在一边看的话,就太不像话了。

    凯莉莎倒是一脸的惨白,面对着树,半趴在地上,干呕不已。

    和杀过人的洁西卡以及鲁尼不同,凯莉莎只是个普通少女,现在就算是变成了职业者,但心态没有转变过来。

    等这些死者的肢体都堆在了一起,贝塔轻弹手指,化石为泥魔法出现,一大片地面变成了沼泽,那些死者的肢体缓缓沉入到地下,等全部不见踪影后,贝塔又弹弹手指,把地面变回原来的样子。

    这可真是个毁尸灭迹的好方法,鲁尼看着自家主人的行为,极是佩服,然后问道:“我们出发了吗?”

    虽然死者确实都被沉到了地下,但因为那些飞溅的血液到处都是,这里已经不是一个适合休息的地方。

    贝塔说道:“再等会,很快就好。”

    他的话音刚落,远处隐隐传来一声闷声,声音很微弱,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贝塔微笑一下,说道:“我们可以离开了。”

    时间回倒到一分多钟前,赫克托城主府中,城主正在喝着下午茶,对他来说,这样的空闲时间相当难得。

    在他的对面,是他的儿子马尔夫,以及大魔法师拉克拉。

    拉克拉吞掉一块松软的糕点,然后笑道:“城主你这手借刀杀人的计谋实在是太漂亮了,我现在已经想像得到,异端仲裁者肯定和那个叫贝塔的人打了起来。无论是赢是输,那个贝塔都不好过。”

    城主接受了拉克拉的毛病,他微笑道:“这不算什么……你的伤怎么样?”

    “没事,休息几天就能好了,那个贝塔算是手下留情了。”

    马尔夫有些担心:“我们这么算计他,他知道后,会不会来找我们麻烦?”

    “被异端仲裁者盯上,他们就没有空再想其它的东西了,只能拼命逃窜,一个小国小教的教皇而已,根本不明白我们法兰斯国有多强大,无论是军力,还是这里的国教。”

    听着父亲的话,马尔夫感觉安心了许多。

    正当他有这想法的时候,看看到克拉克突然神色大变,猛地站了起来,突然摈起了一个魔法护盾,将他们三人全笼罩进去。“

    空中一颗巨大的火球砸下来,桔黄色的,即使是在阳光下,也很刺眼。

    火球与魔法护年轻接触,瞬间就爆炸,马尔夫感觉全身被巨锤击中,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旁边是一个正在给自己擦拭侍女,他张了张嘴,感觉耳朵在嗡嗡作响,其它的声音根本听不到。

    女子见他醒了,极是高兴,对着外边大喊大叫。

    不多会便进来一名光明牧师,给他进行了治疗后,马尔夫终于感觉自己舒服了许多。

    他张嘴艰难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父亲怎么样了?克拉克大师怎么样了?”

    旁边两人神情极是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