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38 机会
    看到这两人的表情,马尔夫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他急得不顾自己酸痛的身体,直接坐了起来,双手抓住光明牧师的手,焦燥地喝问道:“快说,父亲和拉克拉大师怎么样了?”

    光明牧师轻轻挣扎开,声音低沉说道:“拉克拉大师为了保护你们,强行张开魔法护盾,但因为攻击太过于强大,他本身就有伤在身,遭受了强大的精神反噬冲击,当场死亡。而城主大人……”

    听到这,马尔夫几乎从病床上蹦了起来,他吓得连话都说不顺了:“那父亲……他,他怎么样……了?”

    马尔夫非常害怕听到那个词从光明牧师的口中跳出来。

    “城主大人他和你一样受到冲击,昏死过去,但他的运气没有你的好。”

    马尔夫的心脏跳动得极快,给了他一种几乎会从心腔里跳出来的感觉。

    “城主大人昏死后,不幸被墙体的巨石砸中双腿,现在他的双腿已经成了肉泥。虽然我们把他救了下来,但暂时还没有清醒。”

    马尔夫顿时稍稍松了口气,光明神殿的治愈魔法很厉害,只要人没死,断肢重生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顶多就是花销大些。

    对于普通平民来说,要想凑齐断肢重生的治愈费很难,但贵族却比较容易,几十枚金币而已,他们城主府能轻松拿出来。

    光明牧师神情却依然凝重:“城主是普通人,年纪又大了,他的伤很严重,我们只能先保住他的性命,再施行断肢重生,但这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可能至少得两年,断肢重生才能真正实施完毕,而且不能担保他的双腿能像以前一样灵活。”

    马尔夫惨笑一声:“那也总比不能走路来得强,父亲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

    “就在旁边。”光明牧师说完话,离开了这小房间。

    旁边的侍女立刻上前,扶着马尔夫下床。

    出到外边,马尔夫才发现自己刚才所在的地方,是间简易帐篷,从阴暗的地方出来,眼睛受到强光刺激,一时间眼前白茫茫一片,等到人能视物的时候,他看着眼前的景像,先是张开了嘴,然后便是全身在颤抖。

    因为恐惧而颤抖。

    城堡上半部分左侧,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建筑被掀飞了,特别是他们喝下午茶的三楼阳台,已经完全消失,直到现在,被损坏的建筑体余下部分,依然有微弱的青烟冒出。

    从这场景,他就可以看得出来,自己三人受到了何等可怕的攻击,能活下来,确实是是种运气,而拉克拉这么强大的法师,在有魔法护盾的情况下,硬吃一记魔法,居然死掉了。

    怪不得对方年纪轻轻就能成为教皇,就算是小国小教的教皇,那也是教皇,这实力,不是他们这个偏远小城的城主府可以招惹的。

    这时候,旁边的小房间里出现一个穿着华服的青年,他见到马尔夫后,直接快步走过来,揪起马尔夫的胸口衣襟,怒喝道:“你这白痴,你到底招惹到了什么人?难道你的眼睛是瞎的啊,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连这都分不清楚?”

    马尔夫嘴角泛起苦笑……带来这灾祸的,可是父亲,但作为儿子,他总不能当着大庭广众的面,直诉父亲的错误吧,所以这锅,只能由他自己背了。

    马尔夫没有说话,甚至低下了头。

    看着他这认命的模样,青年忍着怒气放开他,说道:“跟我来……然后你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地说清楚,一个字都不能漏。”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一间简易的小房间中,青年满脸的不可思议:“你是说,对方是个教皇?狗屎……这样的人,那个出行不是前呼后拥,他居然这么低调,还有没有天理。”

    话说到最后,这青年的神色极是愤怒和不甘。

    但这苦果,他们城主府必须得咽下去,对方一发魔法能把坚固的城堡炸成这样,如果较起真来,对方要灭掉城主府是件十分简单的事情。

    现在只能祈祷对方出过气后,便把他们这些人,当成蚁蝼一样忘记了。

    “收拾好东西,准备好马车和金钱。”青年对着马尔夫说道:“你和父亲先去外婆家那边避一避,我在这里收拾残局。”

    马尔夫很想反对,留下大哥在这里,他可以趁机笼络人心,掌控权力,特别是父亲不在的情况下,更容易做到这两点。

    但马尔夫没有反对的理由,对方说得冠冕堂皇,明面上,这是为了他们好,他拒绝不了。

    “好……吧。”

    马尔夫坚难地点了点头。

    青年的嘴角露出一股若有若无的笑意。

    贝塔此时早已将城主府的事情放在身后了,现在他离赫克托城已有五十公里。若是在交通发达的地球朝代,这也就是半个小时车程的时间,但在这个时代,如果不是掌握了高深移动方式,比如说传送术,高速飞行术的魔法师,这样的距离,就算骑快马,也得两三个小时。

    杀掉了六个异端仲裁者,贝塔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光明神殿现在处于内扰外患之中,就算知道了是他杀掉的六个异端仲裁者,也不会太较真,毕竟在自身局势不明的情况下,没必要再骈得罪其它有威胁的势力。贝塔干掉这些仲裁者,再把城主炸掉半边,本身就是一种表现实力的方式。

    光明神殿就算查到了怎么回事,碍于大势,也会考虑再三值不值得。况且,相比于异教徒,本教的异端更是该死。

    用更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攘外必先安内。在教皇和圣女没有分出个胜负之前,他们不会真正全力对外。

    和贝塔的轻松写意不同,鲁尼稍稍有些担心,他跟在贝塔旁边,落后半个马身,问道:“主人,现在我们要去哪里?”

    贝搭半搂着洁西卡,因为只有三匹马,他们两人便共乘一骑。

    凯莉莎羡慕地看着洁西卡。

    贝塔扭头说道:“我打算去光明神教的圣域附近看看。”

    鲁尼顿时就一脸惊恐:“主人你这是要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