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52 兵不刃血
    似乎看到的贝塔的担忧,安吉儿一边帮他擦拭着身体,一边说道:“茱迪没有事,就是有些累了,睡在隔壁,洁西卡正在帮她清洁身体。”

    听到这话,贝塔松了口气。若是普通女子被他这么折腾,多半是要凉了的。好在茱迪身体素质不错。这也是强大的职业者,很少找非职业者的女子作妻子的原因,双方差距过大,万一兴奋起来收不住手,普通女人直接一命呜呼。

    “不过你也太了粗暴了,怎么能逮着茱迪一个人就蛮干。”安吉儿用毛巾使劲拍打了下贝塔的要害:“明明可以找人轮换的,比如说洁西卡,还有……”

    贝塔无奈地解释道:“茱迪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催情味道,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安吉儿很妖媚,也很落落大方,他在帮贝塔擦拭身体的时候,没有一丝的羞涩和别扭,连贝塔的本命长剑都被她小心翼翼地清理干净。反倒是贝塔,觉得有些尴尬。

    擦拭完贝塔的身体,那盆水便变得鳞光闪闪,那些沾染在贝塔身上的翼屑,全被清理到了里面。

    “好了。你再睡会吧,我也得去休息了。”安吉儿用手背拭去额头上的汗水:“我也得去休息了,你们折腾了将近一天一夜,整个庄园里,没有人能睡得好。”

    贝塔顿时更是不好意思,可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力气了。

    安吉儿虽然以前贵为王后,但实质上她很会照顾人。帮贝塔盖好被子后,她倒掉脏水,去隔壁房间里看了下依然还在熟睡的茱迪。

    然后微微地叹口气。

    现在的茱迪美得不可思议,正常状态下的茱迪虽然也足够漂亮,但脸上总是冷冰冰的,也不懂卖弄风情。但现在的茱迪,脸色红扑扑的,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性福感,别说男人,就连女人看了,都为之心动。

    “十八个小时啊……两人都是牲口。”

    回到自己房间的安吉儿,立刻换了衣物,刚才帮贝塔擦拭身体的时候,她不可自抑地让下身的裤子又湿了些,粘乎乎的,穿着很不舒服。

    她换好衣服,躺在就上便胡思乱想起来。

    自己虽然也算职业者,但实力不强,肯定承受不起贝塔十几个小时的折腾,必须得找一两个帮手才行。洁西卡?茱莉?布莉吉?

    茱莉似乎不是贝塔的女人,但想办法拉拢一下,问题也不大,至于布莉吉,那是贝塔可吃可不吃的肉,完全就是一个正统的北国女人。

    胡思乱想着,安吉儿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第二天清晨,贝塔醒了过来,

    他下到楼,众人已经在那里吃着早餐了。

    茱迪也在……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蝶翼上的星屑,仿佛又亮了些。

    银翼佣兵团众人也在,他们看到贝塔,都露出佩服兼暧昧的笑容。

    昨天贝塔和茱莉两人动静太大,他们即使守在庭园中,隐隐约约也听到了些动静。

    对于贝塔和自家团长是一对这事,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贝塔如此‘勇猛’而已。在这个世界,无论男女,对男人那方面的持久力,都会持肯定态度,毕竟越是原始的社会,对生殖崇拜越是直接。

    茱迪见到贝塔,虽然依然会脸色微红,但她的眼神已经不会再害羞地四处躲闪了,她就那么大大方方地看着贝塔走下来,眼中的柔情仿佛要溢出来一般。

    “好了,你们两人别秀恩爱了,贝塔快去你的位置上吃早餐,想必你也饿坏了。”

    这话是安吉儿说的,所有人中,也只有安吉儿敢这么和贝塔说话。

    其实贝塔内心挺尴尬的,但在游戏中锻炼的多年的厚脸皮,让他可以平静地和众人打招呼,然后坐在主位上,静静地吃着已经为他准备好的早点。

    这个世界的风气相对而言是比较开放的,没过多久,众人便已经不再在意这件事情。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一辆马车出现在庄园门口,随行的还有数个守卫。

    此时负责防御的是银翼佣兵团,他们早已收到消息,立刻把从马车上下来的大人物,带到了庄园的后院。

    后院中,木剑相交的声音不断的响起,贝塔正在教导鲁尼剑术。

    虽然鲁尼凭借着家族中留下来的书籍成为了战士,但书上得来终觉浅,他的佣兵生涯也还很短暂,并没有带给他太多的战斗经验。

    因此,贝塔只能自己亲自教导了。

    虽然鲁尼手上不但有长剑,还有一个小木盾,贝塔特地将自己的力量和速度压制到了和对方差不多的级别,但钽尼依然还是单方面被虐。

    战斗经验和意识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可以这么说,鲁尼刚迈出步子,就被贝塔猜到了他下一步的行动,然后攻击路线就被封锁了。

    “动作太明显,收敛一些。”

    啪!一声,贝塔的木剑敲在鲁尼的手腕上,

    “不要看着你准备攻击的部位,要盯着敌人的眼睛。”

    啪!

    “步伐太沉重,再轻灵一些。”

    啪!

    “让你轻灵一些,不是左右乱晃”

    啪!

    当查尔斯家主被带到后院的时候,他就看到贝塔穿着魔法袍,手持木剑,把鲁尼虐得死去活来。

    格林家幼子,不是成了红袍吗,怎么剑术也这么了得?

    虽然不是职业者,但查尔斯家主见过的剑术高手不少,勉强也能看出贝塔近战实力确实相当厉害。

    这时候,他还听到周围几个佣兵在讨论:“贝……库克阁下这剑术技巧,应该不比大师战士差了吧,罗格,你怎么看?”

    “反正我不想和他为敌,近战不比同级别战士差,还会魔法,打个屁啊。本来魔法师就足够难缠了的。”

    查尔斯家主听得直皱眉头。他刚才就一直在打量着这里的成员……一位手捧毛巾,穿着女仆服的漂亮少女,几名佣兵模样的战士,一看就是久经久经战斗的经验。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主人,褐发金瞳,看着和和善善,但身上却有股位高权重者才有的扬气势。

    贝塔一剑将鲁尼逼退,对他说道:“多练习一下基础剑术,你成长太快,基础不牢。”

    鲁尼现在是完全服气了,自己主人明显是以魔法为主的职业者,但在近战能力上,却完全碾压自己,而且对方的指导,让他明白了以前自己剑术上的一些错误。

    洁西卡把干净的毛巾捧上来,贝塔牢度着额头上的微汗,然后扭头对着查尔斯家主微笑道:“罗纳-查尔斯……或许应该这么说,第一次见面,查尔斯家主阁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和我来。”

    两人上到二楼的书房。这新布置的书房中,就没有几本书,甚至还有一股新家具,淡淡的油漆味。

    “阁下真敢独自亲来,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贝塔笑了笑:“我本来想这么无礼的条件,你应该不会来的,正好给我一个把你们一网打尽的理由。”

    贝塔在拿到格林家族血脉证书的时候,刺客工会很帖心地给出了格林家族敌人,也就是查尔斯家族的资料。从资料上看,这个查尔斯家族不是什么好东西,奴隶交易,欺男霸女,事情做了很多。

    格林家族因为在利益获取点上和他们有些重叠,因此被灭了满门。

    贝塔不是圣人,他自然不会为格林家族真正复仇,但查尔斯这么恶心的一个家族,不让他们付出些代价,也说不过去。

    贝塔微微一笑:“没有到,你居然来了。”

    查尔斯也笑了:“如果你是格林家族真正的继承者,我当然不会来。但你不是,所以我来了。”

    贝塔被人叫破了身份,即不紧张,也不着急:“你没有证据。”

    “不需要证据。”查尔斯家主微微一笑:“我知道就行,我会告诉别人,你是真正的格林幼子。”

    贝塔笑笑没有说话。

    “说吧,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放过我的家族?”罗纳老脸上的皱褶仿佛都在颤抖着:“我知道你盯上了我们,不出血,这次的事情是逃不过了。”

    “不尝试挣扎一下?”贝塔看着对方。

    罗纳苦笑:“怎么挣扎,一个异族女子就足够把我们家族灭了,另外她的名下还有一个佣兵团,我请人悄悄观察过了,他们都很强,而且我也感觉得到,你在等我们还手,一旦我们还手,查尔斯家族肯定得除名。”

    “与其落得全族灭亡,倒不如直接投降,即使损失极大,只要血脉保存下去,那么一两百年后,我们至少还有复起的希望。”

    贝塔看着这中年人,心中有些佩服。不管对方做了多少坏事,至少对方作为一个家主,极有魄力,而且判断能力极强。

    “我需要大量的金币和物资,另外,你们家族中,最臭名远扬的那几个人,必须死掉。怎么个死法,你们自己决定。”

    贝塔的话,蛮横地让人几乎无法接受。

    罗纳闭上眼睛,过了会,睁开眼,缓缓说道:“行,明天金币和人头都会送过来,肯定会让阁下满意。”

    数分钟后,查尔斯家主离开了,很多在庄园附近的势力探子,也跟着撤走。

    第二天,查尔斯给格林庄园送来了二十个装满金币的箱子,还有十多个血淋淋的人头,其中就有三个是查尔斯家族的直系血脉。

    这事直接在拉果郡引起了轩然大波,格林家幼子库克,几乎成了这几天所有贵族必定讨论的话题。

    城主府举行了宴会,原本流末于上层社会边缘人的格林家族,自然也受到了邀请。

    鲁尼拿着请帖,一脸的不可思议。

    “主人,那个查尔斯家主明明知道我们是假冒的,为什么他不但不敢向王室举报我们冒充,反而还认怂,给我们送了这么多的钱财,甚至还杀了自己的一些族人。”

    “因为他不想和我们鸡蛋碰石头。”贝塔缓缓说道:“因为他不想死。”

    鲁尼使劲摇头,表示不明白。

    贝塔解释道:“他就算知道我们是冒充的,也没有办法。因为我们实力远远超过他们。查尔斯家族的家主,是一个很有决断能力的人,他判断出我们是假的,更判断出我们想要变成真的,那么我们就必须灭掉查尔斯家族,帮原本的格林家族报仇,这是最好的自证方法。他看明白了这一点,所以觉得与其让我们灭掉查尔斯家族,倒不如自断五指,再和我们演一出戏,这样子即可以帮我们坐实我们的身份,也可以把查尔斯家族受到的损失,降到最低。”

    “难道他们不会不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啊,他们肯定想把我们全砍成肉泥,但只能憋在心里。因为他们没有报复的能力。”

    鲁尼感觉全身都在打颤,这样子层面上的交锋,对他来说,根本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主人,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奸诈的贵族。”

    贝塔有些不爽:“你这是在贬我?”

    鲁尼使劲摇头:“这是赞美。”

    这时候,安吉儿从旁边走过来,她穿上了一件低胸低胸束腰的连体裙,裙摆半边长,半边短,左大腿露出半边来,又白又嫩,看着极是诱人。

    她就是贝塔今晚宴会的舞伴……和冷冰冰的茱迪相比,长袖善舞的安吉儿自然更适合一起出现在城主宴会上。

    马车早已备好,贝塔和安吉儿来人坐上马车。

    拉果郡城主府座落在半山腰,上山的路有些崎岖,马车很晃。

    原本两人站得有些远,晃着愰着,两人就挨到了一起,安吉儿几乎是躺在了贝塔的怀中。

    安吉儿缠着贝塔,缠得有些紧,贝塔也不好强行推开对方。

    安吉儿的身上有着淡淡的玫瑰香,闻着很舒服,低胸的领口因为半侧卧着的关系,开得更大了,两团奶白色,水滴型的果冻,因为马车的摇晃,在领口里跳来颤去,仿佛再用些力就要跳出来的样子。

    “我觉得你找个时间该去看看艾玛了。”安吉儿纤纤玉指按在贝塔的心口:“她一个人要撑起一个教派,压力很大的,需要男人的安慰。”

    贝塔觉得有些荒唐:“她是圣女。”

    “我说过,可以走后门的。”安吉儿笑得很甜,很腻:“如果你不懂怎么走,我可以亲自教导你,不收你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