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56 展露能力
    贝塔睡在床上,不得不说纳截特这人很大方。贝塔入住的房子空间不算太大,但一个人住绰绰有余。而且这里的生活质量水平相当高,无论是家具,餐具,还是床上用品,无一不是精品。

    甚至屋内中央的桌面上,还摆着新鲜的水果。

    贝塔吃着水果,斜躺在床上。他当然感觉到了纳戴特对自己的戒备,以及海迪对自己的拭探。在他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个新人想要完全融入另一个群体,必定得经过各种测试和极大的付出。

    他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思考着今后的行动方针,和应该注意的事项。吃完后,他便起身,开始着用布置起这间房子来。从豪宅术空间中拿出魔法材料,就开始制作简易魔法阵和魔法卷轴。

    魔法的光芒时不时在房间中闪烁。

    没过多久,响起了敲门声。贝塔打开门一看,发现门外站的是海迪。

    她一脸奇怪的表情:“你在房里作什么,我们感觉到极不稳定的魔力波动。”

    “哦,我在做魔法试验。”贝塔大开房门,让海迪看清自己房间中的全貌:“可能会有些小的魔法回响,对你们来说确实是噪音了,很抱歉。一会我会布置下魔法结界,不让它影响到你们。”

    “你可真努力,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有这实力。”海迪看着房中那还闪烁着魔法光泽的魔法纹路,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听说魔法师做试验很容易出事,你能不能体谅一下我们?”

    在这个世界,魔法师做试验,把周围炸了是很常见的事情,最夸张的一次是某个魔法大师做魔法试验时,不小心打开了冥界传送门,不但黑暗元素大量入侵主世界,连冥界的亡灵生物都跑了出来,赤地千里。

    当然,这是夸大的说法,只是一堆亡灵生物占了一处大约五百平方公里的平原十多天而已。

    但这依然可以说明魔法师一旦魔法试验失败,普遍会造成极大的灾害。

    海迪有所担心,也在情理之中。

    贝塔想了想,说道:“好吧,那我就不做试验了,只做些普通的魔法卷轴。”

    海迪本来想说卷轴最好也别做,但想了想,便把这话吞回了肚子里。毕竟库克已经退了一步,他们两人又不是极熟,再得寸进尺,可能会惹得对方不高兴。

    “对了,如果你愿意做些魔法卷轴分发给大家,所需要的材料,可以找城主报销。同时也能得到一定的支持。”

    任何人都希望自己手中有一两张实用的魔法卷轴防身。虽然之前城主府里也有一名施法者,珀斯。但他并不擅长制作卷轴。在城主的强烈要求下,他曾尝试过,但就连初级魔法卷轴,他的成功率都不到三成,很浪费魔法材料。

    如果这年轻人擅长制作卷轴,对他们来说,倒是件好事。

    贝塔一听这话,有是心思活络起来。

    贝塔现在很有钱……但有时候,有钱也买不到魔法材料,因为一些珍稀,或者十分实用的魔法村料,全是非卖品。就像贝塔,他现在就不会随便把渥金城地底下的魔法材料挖出卖。

    他制作魔法卷轴的成功率,几乎是百分百的,但可以故意把成功往下压一压,趁机黑上一些材料,而且最重要的是,制作卷轴多的话,城主还有另外的奖赏。

    回音城可是座大城,法兰斯国的大城。贝塔能肯定,霍莱汶的国王,在生活享受上,都没有纳戴特来得好。从这里黑一批魔法材料,应该问题不大。

    若是其它人当教皇了,可会自持身份,不屑做这样的事情。但贝塔从来没有那想法,他的本质,依然还是玩家。玩家利用‘任务漏洞’,从npc手上尽量获得更多的利益,已经是一种本能。

    “那海迪女士能帮我向城主传达一声吗?”贝塔微微笑道:“我对魔法卷轴的制作,颇有心得。”

    海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行,没有问题。”

    而后两人分开,贝塔回到房间里,继续研究魔法纹路,不过动静小了很多。

    海迪下了三楼,再次来到城主书房,把贝塔的话说了一遍后,纳戴特极是吃惊:“哦,那年轻人居然还有这本事?如果他没有说假话,不需要他来当面向我提亲,我自己都有点想把女儿嫁给他了。”

    海迪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在笑什么:“城主,我把话带到了,同不同意,那就是你的事了。”

    说完海迪转身欲走,纳戴特一把拉住了她:“等等,我刚好有些时间,在我这待会。”

    海迪媚笑一下:“你不怕被奥蒂莉亚发现?”

    “她早知道了,只是不想理我们而已。”纳戴特把海迪拉进怀里:“她现在懂事不少,应该能理解我们。”

    贝塔在自己的房间里等了快一个小时,海迪才重新敲响他的房门。

    感知相当敏锐的贝塔,发现海迪换了身衣服,似乎还洗过了澡。作为身经百仗的人,贝塔自然明白她可能发生了什么,对此他眉毛只是挑了挑,没有任何特别的想法。

    在海迪的身后,有六个侍卫,他们每个人都抱着一个沉重的大箱子。

    “这是城主让人给你送来的魔法材料,城主府里有的,多多少少划了些给你,能做出多少魔法卷轴,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海迪打了个手势,几个侍卫把箱子放进房间中。

    “别太累着了,因为说不定任务很快就开始。”

    海迪好意地微笑道,然后从贝塔身边走过,带起一阵沐浴后的香风。

    贝塔关上房门,依次打开六个箱子,然后啧了声。

    “这还只是小部分的魔法材料,法兰斯国还真不愧是大国,回音城也不愧是大城市。”

    话是这么说,但贝塔并没有多少吃惊的情绪在内。毕竟他早就清楚,超大体量的国家,只要正常发展,小国是永远都比不上的。

    比如说地球上的兔子国,2.4天的工业产量基础值,就相当于某南猴国全年的gdp,兔子国七天新春长假,所有工厂放假停工,这七天损失的工业产量基础值,就已经差不多相当于三个南猴国全年的gdp了,差距之大,让人觉得极是不可思议。

    霍莱汶和法兰斯国的对比,差不多就是南猴国和兔子国的对比。

    六个箱子中装的魔法材料种类和数量都不太同,贝塔看了一下,除了十数种常见的魔法材料,居然还有数种在霍莱汶比较罕见的材料,他眼睛一亮,顿时觉得这次收获颇丰。

    他立刻做了几个简单的魔法卷轴出来,然后偷偷收起了一小部分魔法材料,这些消失的材料,就当是他‘制作失败’后的损耗了。

    这过程中,城主府的侍者给他送来了晚餐,很丰盛,不但荦素搭配得当,味道也不错,甚至还有一道汤。

    贝塔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把东西全吃完了。过了会,侍者敲门进来,把餐具带走清洗。

    又做了几张卷轴……这些新制作的卷轴,贝塔刻意做得不是那么完美,毕竟他现在是大师级施法者,完美制作出来的卷轴,威力和效果自然也是大师级别的。其它人一用,就会觉得不对劲。

    而不完美的卷轴,会降低魔法卷轴的威力和效果,只要降到大师级以下,其它人使用的时候,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异样。

    此时已经是深夜,但从城主府三楼的阳台看下去,巨大的回音城,依然是灯火通明,支使是住在半山腰上,贝塔也能听到从远处传来的,闹市喧哗的声音。

    总有一天,渥金城也会像这样里一样热闹繁华。

    贝塔拍拍阳台的栏杆,正要休息,却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叫罗本的年轻人。

    他一脸严肃地说道:“到一楼大厅集合,任务即将开始。”

    贝塔点点头,回到屋中,把桌子上的卷轴用桌面一包,拎着就往外走。

    罗本有些惊讶地看着贝塔,但没有说什么,跟在一旁韧带下了楼梯。

    除了他们两人,其它人早已待在大厅中了。他们看到贝塔,眼神都有些奇怪。

    “库克阁下,我不是让人通知你,这个时间要集合了吗?”纳戴特一身黑皮甲,脸上有些不悦的表情:“你第一次任务,就无视了我的命令,这不太好吧。”

    贝塔无奈地耸耸肩:“问题是并没有人通知我。”

    海迪呀了一声,颇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忘记了。”

    纳戴特愣了一下,然后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他和海迪两人在书房晨兴奋过头了,弄脏了海迪的衣服,海迪洗了澡后,就忘记了通知贝塔准确的时间。

    纳戴特一瞬间想明白了怎么回事,轻轻咳嗽一声,说道:“好吧,这问题就暂且先不说了。”

    贝塔将手中拎着的卷轴放在桌面上,众人一看,脸上都有些喜色。

    城主给贝塔送去了魔法材料,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他们也期待着贝塔能给他们一点惊喜,但他们没有想到,惊喜来得这么快。

    这桌面上摆着十四张卷轴,每一张都蕴含着相当浓郁的魔力波动。

    卷轴上写有法术的名字,纳戴特挨个检查了一下。

    “大火球术,轻灵术,蛮力术,治疗中级伤势,远程攻击防御……”

    他每说出一个法术的名字,周围的职业者们,脸上都有一分惊喜,这些都是十分实用的魔法,任何一张卷轴,在市场上,至少都能卖邮三枚以上的金币,治疗中级伤势这张卷轴,甚至可以卖到六枚金币。

    纳戴特露出惊讶的表情:“库克阁下,真厉害!你制作卷轴的成功大概有多高。”

    “正常情况下大约有六成。”贝塔想了想,说道:“如果有学徒助手,大概能上到七成。”

    贝塔说的学徒助手,是各大魔法塔的师徒关系,他说出这话,只是为了给自己虚构的的背景再增添一些说服力。既然纳戴特派海迪在试探自己,那么肯定也会派人去拉果郡打底自己的底细。

    众人几乎是抽了口冷气,然后齐齐将目光看向在场的另一名施法者,珀斯。

    珀斯一直阴沉的脸,难得地露出了些赫然之色,他制作魔法卷轴的成功率,不足三成。双方在这方面的天赋差距,大得有些吓人。

    “第一和第四小组没有施法者,而且少了一人,你们就把这些卷轴平分了吧。阿诺德,你先选七张。”

    “蛤蛤,那我就不客气了。”狂战士阿诺德依然选走了几张适合自己小队的卷轴,剩下的自然归第四小组了。

    “库克阁下,这次的卷轴就暂且记入你的贡献积分中,等到月底,会有额外的金币一起发放下来。”纳戴特看着贝塔,显得很开心:“你做了这么多卷轴,想必也很累了吧,要不今晚的行动,你就不参加了?”

    贝塔摆摆手,谎话张口就来:“没有关系,我在红色魔法塔学习的时候,前两年一直在给导师制作魔法卷轴,这点工作量,和那时候根本没得比。”

    怪不得……众人都是一幅了然的表情,原来是正规魔法师教导出身。

    顺便一提,珀斯是野法师……也就是自学成才的魔法师。

    学院派,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专业’的代名词,珀斯原来还有些嫉妒贝塔的,毕竟贝塔是术士,这天赋太好了,他觉得自己输在了出生的起跑线上。但现在贝塔却说,自己还在魔法塔学习过,那情况就不同了。

    上过学和没有上过学……在逼格上是不一样的。

    “那行。”纳戴特对着贝塔赞许地点点头:“我们安排在光明神殿中的卧底给出了消失,大主教佩恩将会在晚上悄悄地离开……”

    纳戴特将行动方针讲完,并且在地图上画出了各组行动的路线。确认所有人都记下自己的职责后,他招呼海迪到一边,小声说道:“待会行动的时候,你注意保护库克,如果事情出现变故,优先保护他的性命。”

    海迪笑了下:“起了爱才之心了?”

    “是啊。这么有能力,做事又勤勉扎实的年轻贵族,真的很少见了,能帮一把就是一把。”纳戴特微笑了一下:“不过我也没有完全信任他,最终还是得看看五天后,从拉果郡传回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