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57 将计就计
    佩恩,一个善良且顽固的老头,在光明神殿中颇有名望,他还曾是现任圣女的老师……基础启蒙老师,虽然只教了半年,但光这经历,就足以让他在圣女一系中,担任要职。

    那么,纳戴特是恶人吗?

    也不是!纳戴特统治下的回音城,不敢说路不拾遗,但人们至少安居乐业,他把城里的贵族们管理得很少,极少发生欺男霸女的事情。回音城的人们,总体来说,生活得比较幸福。

    既然两方都是好人,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无他,立场不同罢了。对于信徒们来,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恶十倍……光明牧师甚至有可能宽恕一名恶魔,却绝对不会去饶恕一名异端。

    什么是异端,大家都信仰光明女神,但你不愿同意我的信仰观点,就是异端。

    人和人之间的观念,总是会有观念差异的,对于一些教义上的解读,总会有分歧,当分歧大到南辕北辙的时候,就是产生派系分别的时候。

    要想避免这种情况其实很简单,就像财富神教那样,有一本神明承认的,通用的教义。

    但光明女神已经有三百年没有降下神迹了,现在据说只有圣女能和光明女神沟通,但教皇这边是不信的。

    矛盾由此而产生。

    当然,这只是光明神殿内讧的表面原因,真正原因是什么,贝塔暂时无从得知。

    深夜来临,因为佩恩也是一名善良的老人,所以他不能死在城里,不能死在大庭广众之外,更不能被城主杀死。

    一套套黑衣的衣服发了下来,众人穿上,蒙上脸,然后按原定的小队,从城主府后面的官道出发。

    一条长长的秘道,从城主府的地下,直通到城郊……这条密道很狭窄,只能一个人通过。众人在昏暗的秘道中走了很久,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但这其实只是因为秘道太过昏暗,也太过安静,造成的心理错觉。

    从秘道中出来,是一处驻守在郊外的哨岗内部,两个面无表情的军人守在外边,等他们全部出来后,再将秘密封死,隐藏起来,至少从外面看不出来那里曾经有个秘道。

    四支小队悄无声息地离开哨岗,没入黑暗中,贝塔所在的第三小队,负责在一处高地上伏击,并且负责收尾行动。

    虽然是夏夜,但山林的夜晚总是有些凉意的,第三小队六人躲在山坡的树丛中,看着下方的道路。

    因为反射了一些月光的关系,道路看起来比其它地方都明亮许多。

    贝塔将自己的精神力收敛到最低点,蹲在树丛后,一动不动。

    一会后,海迪靠了过来,可能是因为要小声说话的关系,她和贝塔挨得很近。

    “你似乎很懂得怎么隐藏自己?以前做过类似的事情?”

    “战斗也是魔法的一环,导师教过我们如何配合队友,也带我们偷袭过敌人。”

    “什么样的敌人?”

    海迪扭头问道,他们说话的声音虽然很小,但这附近实在是太安静了,只有夜虫的鸣叫声,因此所有人都能听到。现在所有人都围了过来,他们似乎对贝塔的事情挺感兴趣。

    “兽人,还有熊人。”贝塔答话是没有任何的迟疑和犹豫,这些问题,其实早在他的考虑之中:“还有一些奇特的,有价值的魔兽。”

    “那你之前又说没有什么战斗经验?”

    “我确实是没有多少和人类作战的经验。”贝塔无奈地说道:“人类远比兽人们聪明得多,我想以前的战斗方式,或者并不是那么有用。”

    蒙着面巾的海迪微微一笑,觉得这青年确实如纳戴特所说的那样,看着勤勉又实在。

    她和纳戴特不同,后者是贵族,是上位者,考虑的是大局面,因此对同样是贵族的贝塔抱有不小的善意,海迪只是普通职业者,她的直觉女人告诉自己,这年轻人非常不简单,来投靠纳戴特肯定有另外的原因,因此她一直想试探贝塔。

    海迪轻轻挨着贝塔,问道:“我小时候也希望自己能成为施法者,但没有那个天份,我直到现在都对魔法的世界很好奇……比如说,魔法塔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贝塔知道海迪是在试探自己,他心中笑了下……虽然他没有去过魔法塔,但有很多法师玩家可是在魔法塔生活了好几年的时间,他们早将魔法塔的制度,以及平时的生活方式,用视频的方式贴在了论坛上。

    “一开始比较辛苦。”贝塔想了一会说道:“刚开始学习魔法的时候,冥思对于我们来说是最难的,很多人不能成功控制自己的精神力,进入冥思状态,然后就会被导师惩罚。”

    “怎么个惩罚法?”旁边的罗本突然发声问道,虽然蒙着面巾说话声音会有些失真,但还没有到听不出来的地步。

    “我们是红色魔法塔,擅长火系塑能魔法,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不会使用其它的法术。我的导师除了火系魔法外,还非常擅长闪电类魔法。我们一理没有完成他的要求,就会被他绑上硬板床上,用不算太强的闪电电上半个小时。虽然不会死人,但大小便失禁是很正常的事情。”

    “也因为这个原因,导师在私底下被我们称为雷电法王。”

    其它五人同时笑出声来,不过因为现在是任务中,他们都将笑声压得很低,大家都能听得到,但绝对传不远。

    “还有其它有趣的事情吗?”海迪问道。

    “很多……导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我们去探索一些特殊的遗迹,我们曾经找到过一个龙穴,要用黄金龙爪才能打开,里面有个龙裔亡灵……”

    魔法塔的生活其实和普通的大学生活差不多,但因为魔法的关系,多了一层神秘的光环,也因为这层光环,魔法塔的生活对于小队其它五人来说,特别有吸引力。

    贝塔讲的‘故事’,让这些人心生向往。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贝塔突然闭嘴不说了,其它人没有觉得突兀,因为前边的夜空,出现了一片红光,数秒后又消失,而后有轰隆声传了过来。

    “前面打起来了,阿诺德应该使用了我的大火球术卷轴。”贝塔向他们解释道。

    海迪是第三小队的队长,她立刻作了个手势,盗贼西翁化成一道黑影,从山坡上游蜒而下,埋伏到了道路这的阴影中,其它两个队员是纯粹的战士,他们走到山坡下,躲了起来。罗本是盾卫,他将背后的盾牌抽了出来,蹲在了贝塔的面前。盾战士的第一优先任务,自然是保护自己队伍中的施法者。

    海轻轻一跃,左手在树枝上勾搭了一下,整个人像是蝙蝠一般倒钩在树枝上,利用树叶隐藏自己的身形,同时短弓也握在了她的手中。

    贝塔没有动弹,但人人都感觉到他的身上,开始环绕着魔力元素。

    第三小队负责收尾工作,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们将一起在这里埋伏着。

    但过了二十多分钟,依然没有敌人过来,自己人也没有过来。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许些紧张,以及不安的情绪。

    贝塔悄悄从豪宅术空间中拿了一张远距离探测术卷轴,塞进自己的袖口里,然后开始装模作样地念咒,等到咒语结束的时候,两个一大一小,透明的水球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向前一指,小水球就飞入夜空中。

    这里除了他,没有其它施法者,因为他的这小伎俩,没有人能看得穿。所有人都以为他是靠自己的能力使用了法术。

    海迪从树枝上跳下来,右手按着后背处,缓缓地问道:“你这是什么魔法?”

    她的话中,有微不可闻的戒备,贝塔装听不出来的模样,说道:“我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弄了个法术想看看前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的话音刚落,飘浮在贝塔眼前的大水球有了画面……黑暗中,近二十位白袍人将十多名黑袍包围了起来,虽然包围圈有些大,但黑袍人想突围,却以失败而告终,另外附近的地上,已经躺着三个黑袍人了,生死不知。

    “他们有危险,我们得去帮他们。”

    海迪着急起来,就要往下冲,贝塔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我们明显中计了,对方故意把我们引出来。”贝塔冷静地说道:“如果你们急巴巴冲过去,只会羊入虎口。”

    海迪甩开他的手,怒喝道:“他们是同伴,难道我们要见死不救吗?”

    “当然要救,但不能盲目地冲上去。”贝塔解释道:“我们得制订妥善的计划。”

    “妥善的计划……我们没有那个时间。”海迪依然还是要往外冲。

    这时候下到山脚的其它三个队员也跑了回来,盗贼西翁拦住海迪,说道:“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库克说得有理,听他说完也不迟。”

    罗本也在一旁帮腔:“是啊是啊,施法者肯定比我们聪明。”

    这时候,水球画面中有个老人突然看向了这边……然后他伸手一指,一道白光过后,大水球没有了画面,并且化成一滩普通的水,掉落在草地上。

    看到这一幕,海迪深深地吸了口气:“你最好快些,他们现在很危险。”

    “既然没有足够的时间制定计划,那我们就来个最简单的战术,你们待会听我……”

    贝塔说完,从豪宅术空间又悄悄扣了个群体轻灵术出来,放在袖口里,装作念咒的模样施放出来。

    感觉到身体似乎轻了一半,海迪一马当先跑了下去,其它四人也紧紧跟上。贝塔故意落在最后面,毕竟现在他扮演的,只是一个魔力惊人,但身体素质不是极好的术士而已。

    在距离贝塔等人差不多一公里远的官道上,阿诺德等人确实被围住了,一个老人与他们遥遥相对。

    这老人就是佩恩,他的神情很温和,在他的面前,躺着三个黑袍人。

    这三个黑袍人都是他所杀,每杀掉一个人前,必定会吟唱简单的太阳神教祈文,这是祝福亡灵能找到天国的祷词。

    看着那些黑衣人数次突破不成功,佩恩微微笑了下,而后他发现了空中的小水球,轻轻一指,白光闪耀,便让小水球化成了一阵蒸汽。

    “还有一名施法者?”佩恩看着黑袍人中,那位明显被保护起来黑袍魔法师,显得颇是惊讶:“纳戴特从哪里找来那么多人才。”

    他没有插手战斗,对他而言,只要利用自己将这些人引出来,那么他就胜利了一半。纳戴特算计佩恩,但其实佩恩也在算计纳戴特。

    就像纳戴特觉得佩恩大主教不应该死在城里一样,佩恩也觉得纳戴特不应该死在城里,毕竟纳戴特是个好领主,如果让领民们看见他的尸体,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佩恩也在城主府安排有自己的内应,虽然能探听出来的消息不多,但至少知道了纳戴特想杀自己,因此他就将计就计,用自己的性命为饵,终于把城主纳戴特从回音城中请了出来。

    他微笑地看着包围圈中的黑衣人又倒下三个……现在包围圈中,能站着的黑袍人只有九个了,并且人人带伤。而他们这边,白袍牧师只有数人轻伤,并且不会影响他们的战斗。

    看着那些狼狈不堪的黑袍人,佩恩大声说道:“纳戴特,你不审缺陷吧,只要你到女神像面前,承认你们教皇派背离了教义,祈求她的原谅,那么我们真的原谅你。”

    黑袍人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只是在短暂的休息,想尽办法回复些体力。

    二十多名牧师串联精神力,组成的魔法阵有效地阻止了黑袍人的冲击,虽然使用出来的是最低级的魔法阵,但也不是纳戴特等人可以冲破的,毕竟双方的战斗力有些悬殊。

    “你们太顽固了……嗯?”

    佩恩突然转身,看到后方的夜空中,有三十多颗金色的光球砸了下来。

    奥术飞弹?这东西威力不强,数量再多又有什么关系?佩恩有些好笑,他抬起手,一道巨大的光幕出现在他们的头顶上,这是光明魔法盾,可以抵抗大部分的魔法攻击。

    在佩恩的判断中,光明魔法盾要挡下这三十多个看着没有什么力道的奥术飞弹,是件很简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