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58 成为核心
    奥术飞弹一般都是淡蓝色的,金色的奥术飞弹……佩恩从来见过。

    不过越是如此,他就越觉得这奥术飞弹只是样子货。因为几乎所有的法术,经过数千年上万年的使用和改进,法术建模已经完全稳定下来,几乎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变化。

    而一些颜色特异的魔法,多半都是因为使用者本身对法术的理解,出现了问题。只有极少数的人,使用魔法出现异色时,会有威力提升的效果,或许是特殊血脉加成的关系。

    佩恩不觉得自己会碰上这样的施法者,毕竟太少见。而且对方真是这样的人,他也依然得使用光明魔法盾,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光明神教的神术中,就数这魔法对魔法抗性最好。

    三十多颗金色的光球砸了下来,与光明魔法盾的表面相接触,然后一瞬间佩恩的表情就发蒙了。

    每一颗奥术飞弹的威力,都远超他的想像,几乎每一颗奥术飞弹的威力,都和精英级别的小火球术差不多。

    若是一颗两颗小火球,光明魔法盾自然挡得下来,但三十多颗特异的奥术飞弹。

    在一连串咚咚的爆炸声中,佩恩的魔法盾以极快的速度出现龟裂,他很快就从发蒙的状态出来,立刻继续给自己加固光明魔法盾。

    但加固的速度吸勉强跟得上被摧毁的速度,等三十多颗奥术飞弹完全砸在光明魔法盾上的时候,光明魔法盾终于碎裂了。

    佩恩感觉到自己有的脑袋像是被铁锤砸了一下,虽然光明魔法盾确实是顺利挡下了奥术飞弹,但光明魔法盾的强行消失,也给他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反噬,弄得他头涨欲裂。

    而这时候,远处的黑暗中,突然传来轻轻的‘嗡’响,声音很小,但耳尖的人全听到了。

    佩恩感觉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也算经历过数次暗杀的人,很清楚这声音代表着什么。

    弓箭射击的声音。

    果然,奥术飞弹袭击过来的方向,远处的黑暗中,突然有抹寒光掠动,佩恩嘴唇动了下,根本无法使用魔法。

    精神反噬这种东西,对于意志力极高的牧师来说,是两三秒钟就能恢复的事情,但很多时候,胜负常常会在一秒钟内发生。

    佩恩眼睁睁看着那道寒光射向自己的喉咙,他此时根本无法使用魔法,而以法系牧师的身手,他也不可能规避这支快如闪电的箭矢。

    此时脑海里一片空白,根本什么东西也想不出来。

    就在箭矢要射到他喉咙的一瞬间,旁边护卫着他的一个白袍牧师终于将盾牌递了过来,虽然只是边缘递了过来,但却刚好将箭矢挡住了。

    叮地一声后,箭矢反弹回数米,掉落到地上。

    佩恩满脸冷汗,护卫佩恩的白袍牧师也是如此,两人都感觉到与死神擦肩而过。

    如果佩恩死了,护卫他的白袍牧师,多半也是得倒霉的。

    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庆幸,天空中又出现了一波金色的奥术飞弹。

    佩恩这下子真的绝望了,他此时精神力还没有回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波奥术飞弹将他们一半的人覆盖。

    那些负责布置实时包围结界的牧师们,有许多人看到了奥术飞弹,但他们根本没有办法从结界的缓出手来,只能带着绝望的表情,看着奥术飞弹落在自己同伴的身上。

    一连串的轰隆隆声后,包围圈立刻瓦解了,至少有十名白袍牧师被卷入奥术飞弹的攻击中。

    处于包围中心的纳戴特见状,兴奋地大喊:“冲,杀出去。”

    尘烟落去,佩恩躺在地上不知死活,其它还幸存的牧师们士气大落,第三小队同时也参与了攻击,海迪的短弓射出一箭又一箭,两名战士冲锋在前,盗贼西翁化成的黑影突然出现在一个白袍的背后,一刀刺入敌人后肾,又迅速化成黑影离开,这白袍猛地转过身,却找不到敌人,只能不甘地缓缓倒在地上。

    因为前后夹击,战斗很快就结束了,纳戴特走到佩恩面前,摘下面巾,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

    佩恩身体下半身呈一个十分古怪的扭曲形状,一条大腿已经不去向,鲜血染黑了地面。

    “你输了。”纳戴特声音并没有多少喜悦的成份在内,他的脸色反而很复杂:“就在几分钟之前,我还以为自己会输。”

    佩恩还没有死,他睁开眼睛,艰难地挪动脑袋,看了看四周,无奈地说道:“我本以为……设计……了你们,结果没有……想到,你……居然还……留有奇兵。”

    纳戴特嘴角抽动了一下,他很清楚,自己这能赢,真的是运气。把第三小队放在后面,只是用来收尾工作的,没有想到居然救了他们一命,并且直接改变了胜负。

    “光明女神站在我这边。”纳戴特淡淡地说道。

    佩恩咳嗽了一声,一口鲜血喷出来:“神殿……女孩……”

    纳戴特点点头:“放心,我不会对她们怎么样的,我毕竟也是光明女神的信徒。只要她们不去圣域,我不会动她们。”

    佩恩笑了一下,然后心甘情愿闭上了眼睛。

    纳戴特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脸上反应充满了愁苦:“兄弟姐妹互相厮杀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阿诺德走过来,他左右手各持一把长长的阔剑,鲜血从两把剑刃上缓缓滴下:“所有人都补了一刀,不会有人还活着。尸体还是按老规矩的来?”

    “老规矩。”

    纳戴特的声音很低沉。

    海迪从黑暗中走过来,她也摘下了面巾,轻轻地抱了一下自己的男人后,她脸色白白地说道:“刚才我被吓坏了,我真的很怕你出事。”

    “好在你们赶过来了。”纳戴特感激地看着对方:“没有想到,你的战场嗅觉这么灵敏,居然知道我们这边需要支援。”

    海迪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不是我,是库克,是他先发现了你们可能有危险。”

    这时候贝塔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昏暗的夜景中,他那双微微发亮的金瞳显得异常明显。

    “很厉害的魔法,不愧是龙脉术士。”纳戴特向贝塔打了个招呼:“要不是你,我们估计就全死在这里了。”

    贝塔轻轻摆手:“大家是同伴,都是应该做的。”

    见贝塔不居功,纳戴特又对他高看了一眼。年轻人做事一般都是年轻气盛,出了成绩很喜欢宣扬到全世界都知道为止,更喜欢成为群体的中心。

    但这叫库克的年轻人,性格却是相当沉稳。

    阿诺德正在把敌人的尸体往远处搬,经过他们旁边,看到贝塔,便笑道:“库克阁下,这次真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前面给了我们卷轴,我们根本坚持不到那么久。”

    贝塔依旧摆摆手,他看看周围,然后走到一个躺在地上的黑袍人身边,扯开后者的面巾,翻开对方的眼皮看了看,再将手按在心脏处那里,感受了一下,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理查德-尼克松。”阿诺德叹了口气:“是个不错的战士苗子,可惜了。”

    这次的行动虽然成功了,但他们也损失了三个人。活下来的人,就算断手断脚,也能治疗好,这里可是光明神教的大本营,法兰斯国。但人一死掉,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打扫战场的期间,几乎所有人都向贝塔道谢,要么就是拍拍他的肩膀,以示自己心中感激的情绪。虽然只是来了第一天,但贝塔用自己制作卷轴的才能,以及强大的实力,奠定了他在队伍中的主要地位。

    唯有厄本一个人,虽然也对贝塔表示了感谢,但神情却是很古怪。

    打扫完战场后,众人回到岗哨,然后从秘道重新回到城主府中。

    接下来自然就是放松和休息了。

    贝塔在战斗中虽然放了两波魔法,但他刻意压抑了自己的实力,那两波奥术飞弹根本没有消耗他多少精神力。

    休息到中午,贝塔做了几张卷轴后,便打算出外面走走。他将自己的意愿和城主纳戴特说了,结果纳戴特笑笑:“嗯,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出去散散心也好。。”

    经过昨晚的战斗,纳戴特对贝塔已经十分信任了,毕竟如果贝塔有恶意,昨晚他只要不去支援,纳戴特等人肯定会死在那里。

    从这里看得出来,贝塔应该不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来。

    贝塔从城主府出来,经过庭园,正要离开大门口的时候,却看到厄本站在前边,一脸紧张无措的样子。

    “厄本,中午好,你在这里等什么人吗?”贝塔主动打了声招呼。

    厄本回头,看到贝塔,脸就绿了,神色好像便秘了一样难看。

    贝塔正奇怪对方为什么会有如此表情的时候,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口,然后一个少女从上面跳下来。

    这少女穿着一身大红裙子,头上戴着丝质的白色圆帽,她看到厄本,眼露厌恶之色。

    厄本却急巴巴走上前:“拉克丝小姐,你有什么行礼吗?我来帮你拿。”

    “走开,别烦我。”少女没有好气地说道。

    厄本听到这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赔笑道:“是是,我站到一边,小姐你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原来是厄本喜欢的女孩……贝塔稍稍打量了一下这少女,发现她长相其实一般般,但人很白,皮肤很嫩。一白遮三丑,一嫩美五分。这少女又白又嫩,还有一股高傲的气质,看起来自然就不差了。

    但贝塔没有觉得惊艳,毕竟他身边漂亮的女人太多,这少女连洁西卡都比不上,更别提雪莉,茱迪这两个美到非人类程度的妖孽了。

    既然是小两口吵架,贝塔就不想插进去了,他不着痕迹地闪到一边,沿着道路向闹市的方向走。

    少女斜着眼睛看了一会贝塔,等他走远了,便向厄本问道:“刚才那人是谁?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厄本心中一突,却是说道:“昨天才来的职业者,除了嘴皮子,没有其它值得称道的地方。”

    “又是一个夸夸其谈的小白脸?”少女哼了一声:“父亲怎么老爱相信这样的骗子,等那家伙从外面回来,我非得好好戏耍一下,好让他有自知之明,自己滚蛋。”

    少女跺跺脚,往许园里走,刚进到庭园,她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少女上下打量了对方一会,说道:“咦,这不是海迪嘛,你什么时候怀孕啊,什么时候帮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啊。”

    海迪脸色有些勉强,她笑了下:“拉克丝小姐,什么弟弟妹妹啊,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有本事勾引男人,却没有本事承认。没意思。”拉克丝满脸的刻薄:“而且你人也这么老了,别老想着上位的事情,父亲要找新妻子,肯定也会找年轻貌美的,你这样的老大婆,根本不可能有成为我继母的可能性。”

    海迪脸色更难看了,她强笑道:“拉克丝小姐,我还有事情,先走了,城主在二楼书房那里。”

    说完话,海迪几乎是逃跑一般地离开了庭园。

    看着海迪的背景,拉克丝露出快意的神色,她推开大门,直奔二楼而去,上到一半楼梯时,她突然回头,对着厄本怒喝道:“废物,你老跟着我干什么,滚。”

    厄本讪讪笑着,缓缓往后退。

    拉克丝不屑地哼了声,自己上了楼。

    纳戴特正在书房中处理政务,拉克丝用力将房门打开,撞得墙壁一声巨响。

    微微地叹了口气后,纳戴特抬头说道:“拉克丝,淑女些,你年纪不小了,再这么凶巴巴下去,没有人敢娶你。”

    “回音城就没有配得上我的人。”拉克丝坐在长长的椅子上,毫无坐相地说道:“我最低的要求是成为王子妃,如果有可能,我想成为王后,回间城有这样的人吗?实在不行,我还是你的继承人,以后回音城就是我的,你说回音城有人能配得上我吗?可能吗?”

    纳戴特又叹了口气。

    “对了,我早上的时候,抓烂了一个平民女人的脸,贱人居然也敢长得比我好看,活腻了。父亲,你派人过去,给点金币她,算是赔偿。”

    纳戴特的表情阴沉起来:“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