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59 因与果
    纳戴特的脸色黑如墨水,而拉克丝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模样。

    好一会后,纳戴特脸色渐渐如常,他无奈地说道:“好吧,待会我会让管家走一趟。拉克丝,你既然有成为女领主的打算,那么你就得学会善待自己的子民。我不要求你把她们当作亲人一样看待,他们居住在这里,视这里为家园,他们会建设自己的家园,会交税,会为保护家园而战斗,但他们的家园,其实是你的家园,他们是在给你送钱,帮你管理这个家,帮你抗击入侵者,难道你不应该对他们稍稍好上一点?“

    唔……拉克丝若有所思。

    纳戴特知道自己的女儿,从来听不进大道理,那么只有用利益去说服她。

    果然,拉克丝陷入了思考。

    纳戴特的情况和冬风城城主乌瑟尔有些相似,两人都只有一个女儿。区别在于,纳戴特的夫人早已经去世,而他不知道为何,没有再娶,只有海迪一个情人。

    独生之女都是很受宠的,芭芭拉因为有喜欢的人,自己也努力成为了魔法师,性格没有长歪。

    而拉克丝则养成了唯我独尊的性格,这和她从小的经历有关。

    回音城作为法兰斯国排得上号的大城,纳戴特只有一个女儿这事,让所有的年轻贵族,甚至是年轻职业者,都产生了个大胆的想法。

    而拉克丝则从小被很多人奉承……毕竟得到了她,就几乎相当于得到了整座回音城。

    回音城人口有近三百万,每年税收得到的金币,据说有两千枚以上,除去日常开支,军队供养,每年至少也能剩下一千金币,完全可以说是躺在钱堆上生活。谁娶到了拉克丝,直接少奋斗一百年。

    思考了一阵子后,拉克丝不情不愿地说道:“那以后我对那些贱民好些,不随便打骂他们了。不过长得漂亮的贱民,最好别出现在我眼前,否则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纳戴本来有些生气的,但看到女儿那张和亡妻长得极像的脸,便叹了口气,不想再说什么。

    “对了。”拉克丝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不是招来一个小白脸?又想给我介绍男人,我说了,那些饭桶别往我身边塞,快赶他走。”

    “小白脸,哪来的小白脸?”

    纳戴特有些奇怪,他没有往贝塔身上想,毕竟贝塔的实力和才能摆在那里,年轻一代中少有的俊才,谁敢说他是小白脸。

    “就是那个褐色头发,眼睛看起来是金色的小白脸。”

    仔细一想,纳戴特立刻明白她指的是谁了。这下子他倒是有点兴趣起来:“你的意思是,库克向你献殷勤了?”

    在纳戴特看来,如果库克的身份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和自己女儿结成一对,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父亲总是希望女儿能嫁给一个好男人的。

    “没有,他不敢。”拉克丝冷哼一声:“他见了我就跑了。”

    “他既然没有和你献殷勤,那你怎么说他是小白脸。”纳戴特有些失望。

    “厄本说的啊,说他是个靠嘴皮子取得你信任的男人。”拉克丝啧了声:“连废物都看不起的男人,不是小白脸是什么。”

    纳戴特很聪明,他一细想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多半是厄本嫉妒库克了,怕库克抢走女儿的青睐,因此搬弄了些是非。他觉得这没有什么,情场如战场,使些手段,只要别太过份,弄出人命,都是小事。

    本来他倒是想解释一下的,但他太清楚女儿的性格,越是解释,越是帮某人说话,拉克丝就越会讨厌某人。因此他什么都不说,只是笑了下:“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解决。”

    拉克丝觉得这句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想想父亲做事一向不太爱告诉自己,也就懒得再追问。

    “既然你让我回来,就明白事情解决了。那晚上我可以自己举行宴会了吗?”

    “控制在五十金币以内,我就准许你开。”

    拉克丝有些嫌弃,但想了想,还是说道:“行,五十金币就五十金币。”

    另一边,贝塔来到闹市,发现这里的气氛有些凝重。虽然叫卖声依旧,但总有些沉重的气氛挥之不去。

    贝塔在闹市中逛了一圈,随便买了些特色小吃,同时听到周围行人的讨论,明白原来佩恩的尸体被运回到了光明神殿中,现在光明神殿一片混乱,连平时例外的每日祷告都取消了。

    法兰斯国大部分人都信仰光明女神,佩恩的死亡,神殿的混乱,都让他们感觉到不习惯,甚至有些不安。

    贝塔随后来到光明神殿外面,刚好看到阿诺德带领一帮子城卫守在神殿门口,他也见到贝塔了,悄无声息地用眼神打了个招呼。

    贝塔明白了,独个走进光明神殿后的小林子中,时硕没有人。不多会,阿诺德也走了进来。

    “阁下也出来散散心?”阿诺德笑着问道,因此昨晚发生的事情,他相当感激贝塔,对贝塔的感觉相当好。

    贝塔点点头:“睡多了腰酸背痛……神殿里的形势压制住了吗?”

    “暂时控制住了,但要让他们看清现实,还需要些时间。”阿诺德叹了口气:“我就不明白,圣女一系为什么一定要掌权,几千年来,圣女都只是个象征,现在她倒是跳起来了,这把几千年来的规矩,当成了什么。”

    “大概是权力的诱惑吧。”贝塔随口说道。

    “不是这原因,是对教义的诠释不同。”阿诺德突然问道:“库克阁下不是光明女神的信徒吧,那为什么要掺合到我们的斗争中来。”

    “权力。”贝塔笑了下:“我本身有贵族身份,但不是实权贵族。要想往上升,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军功,另一个则是……有大人物帮我推荐。我们法兰斯国天下无敌,谁敢来找我们麻烦,所以军功这事就暂时别想了,那只有走后面一条路了。”

    贝塔腼腆笑笑:“光明神殿可以影响到王室。如果教皇派得势,那么我跟在城主身边,多半也是能得到些奖赏的。”

    “行啊,你这年轻人有上进心。”阿诺德赞许地拍了拍贝塔肩膀:“就应该这样……阁下你即有能力,又有行动力,以后肯定会成为大贵族的。”

    “承你吉言。”贝塔笑了笑,然后他看向神殿那边:“里面似乎有些动静了,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里面没有什么强力人士,我带一队守卫就足够了。”阿诺德轻笑两声:“那就不聊了,阁下四处走走看看吧,我们回音城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对了,紫罗兰酒馆里有个叫希拉里的女人,长得很漂亮,技巧更是好得吓人,除了价格有些贵外,什么都好,绝对会让你满意,你可以去找她聊聊天。”

    一边说笑着,阿诺德离开了小树林。

    贝塔在小树林里等了会,也离开了。走上大路,他正要离开神殿范围的时候,注意力突然被一阵哭声吸引。

    在他前面不远处的路边,坐着一家人,父母两人加个女儿。

    哭的人是母亲,父亲在一旁垂着头,看着模样失落和低沉,女儿……则有些奇怪了。

    她的脸上包着一圈圈黄布,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同时能看到黄色的水渍从泛黄了绷带。

    贝塔的视力很好,远远地就能看到,这个坐在地上的女子,眼睛无神,仿佛一切事情殾变得无关紧要,给人一种相当麻木的感觉。

    应该是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情了,贝塔抱着会不会触发任务的心情走过去,问道:“你们需要什么帮助吗?”

    他的声音惊动了一家三口,他们看到贝塔后,眼神中充满了恐惧,父亲和母亲模样的人甚至还退了几步,而坐在地上的女子抬头看着他,原本麻木的眼神,反而爆发出了一股仇恨。

    贝塔有些奇怪,自己似乎没有见过这三个人吧,他们对自己的恐惧和仇恨是从哪里来的?

    那女子看了一会贝塔,眼肿的仇恨渐渐消失,然后她说道:“不需要什么帮助,除非你能使用魔法,把我的脸治好。”

    贝塔此时穿的是普通贵族华服,没有穿魔法袍和披风,因此看起来极像是一个游山玩水的少爷。

    “光明神殿能治吧。”

    倒不是贝塔治不了,一张治愈中级伤势下去,断手都能重新长出来,这女的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毁容,虽然对于女人来说,毁容是和天塌了一般可怕的伤害,但从现实层面,魔法角度来说,这只是轻伤。只是,治疗中度伤势卷轴不便宜,反正光明神殿能治,他们也是靠这吃饭的,贝塔何必浪费。

    “治不了……佩恩主教没有了。”

    贝塔挑挑眉毛,回音城偌大的光明神殿,只有佩恩懂得治疗魔法?但一细想,便明白了。其它牧师肯定也能治好这女子脸上的伤,但不可能把她的脸回复如初,肯定会留下一些疤痕,或者伤口浅浅的纹路。

    正常来说,这样子会很难看。

    贝塔想了想,这事也和他扯得上些关系,毕竟佩恩算是死在他手里。心中叹了口气,便说道:“刚好,你这脸我能帮你治好,先把绷点拆下来吧,而且你这绷带不干净,现在已经泛黄水了,明显有发炎的迹象,再拖下去,更好治好。”

    旁边两个老人一听这话,立刻冲上来,像是护小鸡一般地护在身后,惊恐地说道:“这位少爷阁下,别再伤害我们的女儿了。求你了!”

    贝塔一头雾水。

    但他们的女儿却从后面走了出来,对着贝塔说道:“别怪他们,他们也是害怕我再次受到伤害?”

    “具体情况我不想过问,”贝塔点头表示明白:“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治疗,就把绷带拆下来,如果不愿意,我立刻走人。”

    这女儿静静地看着贝塔一会,眼中满是审视。或许是对容貌的执着超过了对贝塔的戒备,她点点头,然后开始拆除脸上的绷带。

    “女儿……”

    母亲阻止她,但女儿却是很坚定地一圈圈撕开脸上的绷带。

    因为包扎手法不对的关系,有些绷带已经和肉微微粘在一起,在拆下来的过程中,难免会有撕扯的地方。

    这女儿痛得全身都在发抖,但一声不吭,硬是咬着牙把绷带全拆了下来。

    然后贝塔也沉默了。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上面全是爪痕,交错纵横,几乎没有一处完美的地方,每道爪痕都是入肉三分。开始贝塔还以为这是什么野兽干的,但再仔细一看,这应该是人类的留下的爪痕,从力度和痕迹上来看,应该是女人留下来的。

    一点点的黄水从许多爪痕中渗出来,汇聚的女子的下巴处。

    微微的腥味飘了过来。

    杀人不过头点地,如此折磨一个女子,看来应该是有人嫉妒这女子的美貌才这么做的。

    “很恶心吧。”这女子毫无表情地问贝塔。

    贝塔没有接话,只是从空间中取出治愈中度伤势卷轴,撕开。

    乳白色的魔法光芒包括着这女子全身,周围的人几乎都睁不开眼睛,大约十多秒后,光芒散去,一个十分清秀的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女子的父亲和母亲惊了一会,然后冲过去,轮流把女儿抱在怀里,又亲又哭。

    女子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脸……光滑,柔嫩,她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过了会,她看向周围,却发现已经没有了贝塔的踪影。

    “这一定是光明女神的救赎。”女子朝着光明神殿拜了三下,然后转身对着父母说道:“我们离开这座城市吧,如果再让那个女人见到我,她肯定还会挠烂我的脸,我们现在就走。”

    父母两人使劲点头。

    贝塔在外边又逛了一阵子,然后回到城主府,在门口那里,听到城主隐隐约约地说:“多给那个女孩些钱,多向她倒歉,再把她带去光明神殿,看看能不能帮她恢复之前的模样,态度一定要好。”

    管家点头,将这些话都记在了心里。

    交待完后,纳戴特一扭头,就看到贝塔在不远处,便笑了:“库克阁下,晚上我们再举行次宴会,请一定要下来参加。”

    宴会啊……贝塔考虑着要不要参加。

    “别让他来,我的宴会上不需要小白脸。”

    尖尖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