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60 欠
    听到这声音,两人抬头往上看。

    拉克丝慵懒地趴在栏杆上,脸上带着微微的讥笑:“小白脸,你别做梦了,我对你没有兴趣,你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

    贝塔用疑问的目光看着纳斯戴特,后者颇是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是我女儿拉克丝,她似乎对你有些误会。”

    贝塔哦了声,打声气招呼后,就进到城主府中,上了三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纳戴特无奈地说道:“拉克丝,要淑女些,别太过份了,库克阁下并不是仆人。也不是奴隶。”

    拉克丝呵呵了声,不太相信父亲的话:“我知道他不是仆人,也不是奴隶,多半是你找来给我当丈夫的人选,但我真的对这些废物没有什么兴趣。我的男人,如果不是王子,那么必定就一定是骑士小说里那些强大的勇者,或者骑士。他一个小白脸算什么。”

    纳戴特本来还想让这两人发展一下,一看女儿这情况,想想还是算了。他无奈地说道:“行行,我不撮合他和你的事情,但你也别再去辱骂库克,万一惹火他,被他教训了,我可不会帮你。”

    “他敢!”

    拉克丝呵呵冷笑一声,从阳台上离开。

    贝塔回到房中,随手做了几张不太完美的卷轴,正要休息一会的时候,却听到敲门声响起,打开门,罗本那张并不帅气,反而有点猥琐的脸出现在面前。

    “我们第三小组准备在大房子晨弄个庆祝,库克你和我们一起过来吧。”

    听到这话,贝塔自然是要参加的,就算自己是冒充了库克,也得与这帮人打好关系,毕竟没有直接利害冲突。

    其它四人已经大房子里等着了,中间的大餐台上摆满了食物和水果,还有一些酸酒。

    这个世界没有蒸馏酒这东西,玩家中倒是有不少人会做,但贝塔是不会的。

    况且作为施法者,他也不喜欢喝太多的酒,对自己的精神力会有很大的影响。

    不过很多时候,宴会这东西讲究的就是一个气氛,吃的东西好不好,喝的东西爽不爽不太重要,热闹就行。

    虽然酸酒度数度,但这些人灌多了,也难免有些上头。战士体魄高,解酒能力强,不太容易醉,但像海迪还有西翁这两个敏捷系职业,眼睛已经有些发飘了。

    六人吃吃喝喝闹闹,显得极是吵闹,可能是喝高了的关系,海迪突然坐到贝塔身边,一把搂住他的甩脱,整个身子几乎是靠在他的身上,说道:“库克,老实说,你这人挺讨人喜欢的,要是我年轻十年,绝对争取一下你,但现在我人老了,没有以前漂亮了,你也看不上我了。”

    “海迪你还很漂亮。”贝塔恭维道:“只是我心里有人了,否则肯定也会迷上你。”

    旁边一群人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哈哈哈哈哈!海迪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她离开贝塔那里,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贝塔倒是感觉出来了,海迪还是在试探自己。

    不过试探就试探吧,无所谓。

    喝着喝着,罗本突然说道:“唉,我们只能自己在这里喝酒,听说今晚一楼那里会有宴会,但我们却被小姐勒令不能参加,感觉不太舒服。”

    看来罗本也有点喝上头了,他作为职业者,受雇于纳戴特,按理说是不会说出这些明显有些情绪的话来,但他偏说了。

    这话一出,其它几个人都沉默了。

    海迪的表情更是有些难看。

    西翁突然问道:“库克阁下,不知道你有没有受到邀请?”

    在西翁等人想来,贝塔即是施法者,又是贵族,身份比他们这些普通职业者不知道高出多少,怎么也得在受邀的行列。虽然说职业者不太怕贵族,而且地位也比普通人和商人高得多,但他们依然不能算作是真正的上层人士,因为贵族们举行宴会,很少邀请物理系的职业者。

    贝塔摇摇头:“没有,我甚至还被她骂了,说我是小白脸。”

    众人沉默了片刻,然后同时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觉得,贝塔这是和他们在开玩笑,谁敢把一个强大的龙脉术士,和小白脸扯上关系。

    贝塔见他们不信,也没有解释。

    三组的庆祝会持续到傍晚,然后就散了,因为一楼的舍客大厅已经准备开始宴会,下面来的可都是达官贵人,三楼几个职业佣兵,自然不能和别人‘对着干’。

    贝塔休息了一阵,准备做些卷轴,然后听到下面传来喧哗的人声,便放弃了,虽然他可以布置隔音结界不让外面的声音进来,但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想偷下懒。

    银色的月光洒到阳台上,贝塔搬了张椅子坐过去,看着回音城的景象,享受着夜晚凉凉的微风。

    他突然感觉自己有很久没有这么悠闲过了,虽然说充实的人生是件好事,但偶尔的放松和轻闲,也是必要的。

    他想起以前在游戏中,虽然很多时候过得很辛苦,也很刺激,但也有很多空闲的时间,到处游玩,看风景,那时候生活才是真正过得开心。

    但现在,太多的事情要处理了,渥金神殿的,波斯猫和小白的线索也查,甚至还得许多杂七杂的事情缠身。有时候他甚至在想,如果自己没有认识波斯猫和小白,只是一个普通人,会不会过得更轻松些?

    当然,这念头也只是偶尔想起,让他放弃和忘掉两个老婆,那是不可能的。

    他在阳台那里闭眼养眼了一阵,等到夜晚了,就听到敲门声。

    他过去打开门,发现外边站了三个神情十分兴奋的少女,其中一个赫然就是纳戴特的女儿,拉克丝。

    “你们看,这个就是新来的小白脸,居然想追求我,你们是不是觉得他有点异想天开。”拉克丝脸色通红,站得都有些不稳,身上还有股微弱的酒气。

    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的大胸妹子看着贝塔,双眼微亮:“咦,看着挺英俊的啊,拉克丝小姐,如果你不要的话,让给我啊,我特别喜欢这种类型。”

    拉克丝重重一挥手:“行,没有问题,拿走,他敢说不,我让他好看!”

    贝塔眯了下眼睛,重重把门关上。

    短暂的寂静后,房间便响起疯狂的敲门声,像是打鼓敲锣一般,然后外边,还有三个女人的谩骂声。

    “小白脸,你居然敢甩我的门,活得不耐烦了是吧。”这是拉克丝的声音。

    “小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得罪的是谁,她是回音城的公主,识相的就快点出来倒歉。”这是金发女人的声音。

    “混蛋,快开门。”这是第三个女人的声音。

    贝塔懒得理她们。

    但这三个女人真喝醉了,在外边使劲敲门,而且骂得越来越难听,最后问候父母的话都骂了出来。

    贝塔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把门打开。

    三个女人见到他,先是微喜,然后是更加的勃然大怒。

    贝塔在她们没有骂出口前,轻弹手指,数道细线般大的闪电凭空出现,打在这三个女人身上。

    她们同时抽搐了一阵,然后齐齐坐在地上。

    这不是魔法,只是戏法……用精神力凝聚的闪电元素,没有什么威力,但却可以让人暂时全身发麻,而且这三个女人都是普通人,被电后一下子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贝塔正想回房,却听到前边一声怒吼:“库克,你在干什么。”

    贝塔抬头一看,原来是厄本。后者跑着过来,如果发狂了的公牛。

    拉克丝半躺在地上,还在抽搐,她死死地盯着贝塔,眼中满是怨毒。

    她看到厄本冲向贝塔,就有了些惊喜,在她起来,这小白脸有点本事,但肯定不是厄本这废物的对手。

    但结果却让她大为意外,只要轰地一声怪响,那个叫库克的小白脸身前凝聚出一颗透明的气弹,直接轰在厄本的身上,将后者打飞出去。

    贝塔留了手,用的是最低等级的气压弹攻击,因此看着声势挺大,但其实厄本受伤不重。

    弹飞出去的厄本从地上爬了起来,半跪着,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贝塔:“库克,你知道在干了什么吗?她可是大小姐。”

    贝塔走过去,民高临下地看着厄本:“我当然知道。厄本,你跪久了站不起来是你的事,但别想拉着我也跪下,没意思。”

    这时候,三楼其它队友听到听到打斗的动静,都跑了出来,听到贝塔这句话,人人都觉得他帅气异常。

    海迪赞许地看了一眼贝塔,然后过去,把拉克丝抱了起来,带到楼下。

    其它两个女人和厄本,也被其它队友送了下去。

    纳戴特正在宴会大厅中和数个贵族团在一起,谈笑风声。海迪走到他的身边,悄悄地耳语了几句,他脸色一变,向其它人告罪几声,便和海迪来到了女儿的卧室。

    他起先还以为女儿受到了多重的伤势,结果进去一看,发现拉克丝正在镜子前,使劲用梳子梳理她那头像是爆炸头一般的发型。

    在她的旁边,还坐着两个类似发型的贵族女子。

    纳戴特一下子就笑出声来。

    拉克丝听到这笑音,转过头来哭诉道:“父亲,你看,那个库克太嚣张了,他居然敢向我动手,你赶快把他抓起来。”

    “吃亏了吧。踢倒铁板了吧。”纳戴特乐不可支:“叫你看不起同龄男人。以为人人都会奉承着你?”

    看着幸灾乐祸的父亲,拉克丝气得快要发疯,她怒道:“父亲,你居然向着那个小白脸?”

    “小白脸敢攻击你?小白脸打得过厄本?”

    拉克丝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

    “你好好休息吧,反正没有受伤。”

    纳戴特几乎是一路笑着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海迪跟在他的身边,见状有些不解:“你不生气,库克可是没有给你面子啊。”

    “他已经给了我很大面子了。”纳戴特微笑道:“我女儿性格有多差我自然清楚,况且她还喝了些酒,说话做事一定很过份。但即使如此,库克也只是让她吃了点小亏,如果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拉克丝不死也得重伤。这不是给了我面子是什么?相反,这事一出来,我反而还算是欠了他一个人情。”

    海迪无奈地摇头:“女儿被人欺负了,当父亲的还高兴的,你是我见过的唯一。”

    纳戴特哈哈笑了声:“我舍不得打骂女儿,但这并不代表,其它人帮我教育一下她,会让我丢脸,反而我还是求之不得。拉克丝身边全是奉承她的男人,这才养成了她现在目中无人的性格。有人能压制一下她,管管她,这是好事。现在,我倒是越来越觉得,库克或许会是个很好的女婿。”

    海迪笑了:“那你准备撮合他们两人?”

    “不急,等四天后,斥候从拉果郡回来再说。”

    宴会中的这点小插曲,没有多少人知道,知道的人,碍于纳戴特的地位,也不敢乱传播。

    贝塔像没事人一般继续休息,偶尔做做卷轴和魔法试验。

    四天很快过去,拉克丝收敛了很多,见到贝塔虽然也是一脸恨得牙痒痒的表情,但却已经不再敢乱骂人了。

    书房中,纳戴特看完从拉果郡传回来的情报,叹了口,然后将它交给在一旁坐着的阿诺德。

    阿诺德也看完后,皱起眉头:“这小子原来还有过这种惨事,从性格上根本看不出来啊。性格沉稳柔和,有底线,有担当,根本不像是一个满身血仇,并且以复仇者身份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人。

    “这更能说明他心性坚韧可贵。“纳戴特叹了口气:”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连他一半的能力都没有。”

    “你觉得他可信了?”

    纳戴特笑笑:“可以信任了,等我们把埃伦城,马昂城的两个主教干掉,就向圣域举荐他,这样的年轻人,需要到更大的战场上证明自己。”

    阿诺德点头说道:“库克和我说过,他来投奔你,只要是为了能往上升,你举荐他去圣域,想必他会很高兴的。不过如果你举荐他去圣域,那他和拉克丝的事情,就很难成了。”

    “成不成看命运吧、”纳戴特笑道:“老实说,我觉得像库克这么有前途,有能力的年轻人,如果娶了我的女儿,对他而言反而是件坏事。拉克丝有点配不上他倒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