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61 小冲突
    作为父亲,纳戴特是知道自家女儿的事情的。

    自大,傲慢,嫉妒,好逸恶劳,心胸狭小,几乎贵族女子该有的通病她都有,唯一让纳戴特觉得庆幸的优点是,拉克丝的杀心不重。

    就算拉克丝再讨厌一个人,顶多是伤害他的身体,而不会去真正伤害他的性命,这是纳戴特的底线,如果越过了这个底线,他觉得自己就算再宠女儿,也会出手惩罚的。

    当然,惩罚的轻重问题,那是另外的说法了。

    休息了几天后,贝塔做了不少的卷轴出来。当他把这些卷轴放在纳戴特面前时,后者几乎是抽搐着脸颊,一幅看怪物的表情。

    “这么多卷轴,你用了多少魔法材料?”

    贝塔笑道:“你给我送过来的魔法材料,几乎都用光了。剩下的,还能再作几张不太实用的卷轴吧。”

    这几天,纳戴特让人给贝塔送了四次的魔法材料过去,几乎把城主府的库存都给掏空了。

    不过看着桌面上,这堆得快成小山的魔法卷轴,纳戴特却觉得相当值得。魔法材料这种东西,说着珍贵,但如果不变成魔法道具或者卷轴,那么就和土坷拉没有什么区别。

    纳特戴高兴,贝塔表面上很平静,但内心中也是很高兴的。因为有过半的魔法材料进到了他的豪宅术空间中,其中不乏相当珍贵的,甚至是被战略管制的魔法材料。

    所以说,内行人欺负外行人就是这么回事。虽然城主府中也有另外一名施法者,但珀斯那个野法师,勉强能制作最低等级的魔法卷轴,而且成功率还比较低,贝塔这里可是有一些三阶,甚至是四阶的魔法卷轴,那是珀斯使上吃奶的力,也制作不出来的。

    所以说,和贝塔相比,珀斯依然也只是个外行人。

    此时正是开作战会议的时候,四个小组全员都在这里了。

    因为上次战斗损失了三人,而又没有合适的人选补充,因此纳戴特对各小队进行了一定的调整。

    第二小队调出一人,贝塔所在的第三小队调走两名战士,用来补充其它小队的战损人数。

    这样一来,贝塔所在的第三小队,一下子就只有四人了。

    对此纳戴特的解释是:“第三小队作为支援小队,可以自主判断战场形势,自我行动。海迪,罗本,还有西翁,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库克,并且听从他对战况的判断,明白了吗?”

    这就是确定了贝塔在第三小队的领导地位。

    原小队长海迪无所谓地点点头,佣兵界的规则很简单,只要有实力,做首领没有任何问题,况且贝塔也表现出了一定的战场嗅觉。

    大局观,这是很多实力强劲的佣兵队长、首领所缺少的素质。

    海迪也清楚自己在这方面有所欠缺。

    “这次的任务目标在埃伦城,具体情况到了目的地后,阿诺德会和你们讲明白。因为我还要坐镇回城音处理务,所以这次的任务,由阿诺德带队,大家有什么意见?”

    没有人出声。

    “这些卷轴,每人选一张带走。其余的封存到仓库里。”纳戴特看着贝塔:“卷轴的战斗中的作用很大。库克,当你们外出的时候,我会让人紧急再购进一批魔法材料回来。当你回来后,麻烦你继续帮我们制作卷轴,当然,贡献积分我也会记下来,等到月底清算,有问题吗?”

    贝塔摇摇头。

    纳戴特露出微笑,难得遇到一个制作魔法卷轴的高手,当然得让他多干点活,魔法卷轴这东西只要放在干燥的地方,保存时间极长,数百年都有可能。多做一些存着,有备无患。

    “那大家就先休息吧,明天早上八点钟在庭园前集合。”

    众人散去。

    纳戴特回到书房中,不多会,海迪和阿诺德一起来到他面前。

    纳戴特从抽屉中拿出两个模式相同的白色魔法项坠,放在桌面上:“这是两个空间装备,你们每人一个。”

    两人露出惊讶的神色,阿诺德看着桌面上的项坠,露出些殷切的眼神,但很快就掩盖住了:“你从哪里弄来这么珍贵的东西。”

    纳戴特笑了下:“怎么说我们家族掌管回音城也有五百多年了,这么多年偶尔搜索到些奇特魔法物品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两个空间装备的空间很小,能装的东西不多,和空间魔法师开辟的私人空间有很大差距,但胜在普通人也能使用。你们可以用它来装些能救命的东西,比如说多装几个魔法卷轴,一会我就让管家帮你们多拿几个来,还可以装些比较珍贵机密的东西。”

    海迪和纳戴特关系很亲密,因此毫不娇情地拿起其中一个戴上:“这东西很贵吧,要几百金币?”

    “几百?”纳戴特笑了下:“一千金币都买不到。”

    两人都吓了一跳,海迪更是觉得这东西是烫手山芋了,急忙把它从脖子上摘下,放回到桌面上。

    “先拿着吧,我不是送给你们,只是暂时借给你们用。”纳戴特笑了下:“明天你们去埃伦城,我不能随行,只能用这种方式支持一下了。”

    “但这也太夸张了吧,不怕我们把这东西卷走?”阿诺德笑问道。

    纳戴特也笑了:“我们认识有三十年了,我信任你们。”

    听到这话,阿诺德拿起项坠:“行,我先借用了。”

    海迪也将另一个项坠重新戴到脖子上。

    “另外……这次任务如果失败,你们两个一定要活着回来,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是说如果有可能,尽量把库克也带回来。”纳戴特严肃地说道:“你们两人的性命比什么都重要,但库克是个少见的天才,这样的年轻人如果夭折就太可惜了。”

    两人表示明白,然后离开了纳戴特的书房。

    他们刚走,拉克丝就冲了进来,她重重一拍桌子,问道:“父亲,那混蛋明天要走?”

    纳戴特抬起头,颇是好笑地调侃道:“你说的是谁,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叫混蛋的人。”

    “就是库克,那家伙要离开这里?”拉克丝极是不满:“那家伙戏弄了我就想跑,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纳戴特笑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拉克丝皱起眉头:“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纳戴特笑得更开心了,甚至话中都有些讥讽:“首先,库克是名贵族,他是格林家的家主,你不可能用对付平民的方法对付他。第二,他是龙脉术士,实力很强,我和阿诺德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我的好女儿,你打算用什么方法让他付出代价?在他面前哭吗?”

    “你可是我父亲,你到底帮谁?”拉克丝气得快要疯掉了。

    “我谁都不帮,你想怎么对付库克是你的事,你别想从我这里借力。”

    拉克丝本来还想让父亲出面,就算不赶走那个库克,也得让他好看,但没有想到,父亲居然不站在她这边。

    从小被宠大的她,越加憎恨库克了。冷哼一声后,拉克丝摔门而去,刚出到楼梯口那里,厄本从楼上下来,他看到拉克丝,赶紧小跑下来,在这少女面前讨好地笑道:“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要不要我在一旁保护你。”

    “滚,别来烦我。”

    厄本脸顿了一下,然后更加谄媚地说道:“小姐,是谁欺负你了,说出来,我去打断他的腿。”

    “库克,你敢吗?”

    拉克丝斜眼看着他,鄙视之情一览无余。

    拉克丝一直看不起厄本……一个职业者,一个男人,骨头软得像是根面条一样。她虽然不堪,但也不傻,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比如说阿诺德,虽然也是父亲的下属,她就从来不会说一句重话。

    厄本一听说是库克,脸色就有些难看。三天前贝塔那一记魔法冲击,打得他现在肋骨都有点痛。他自然是知道贝塔手下留情了,否则自己现在根本起不了床。

    不过年轻男人大多有个通病,吃不了别人的‘激’,特别是在喜欢的女人面前。

    厄本看到拉克丝那鄙视的表情,热血刷地一声就冲到脑顶,他掷地有声地说道:“小姐,你等会,我这就去给你出气。”

    他气势汹汹地冲到三楼,使劲敲贝塔的门,几乎整幢楼都能听到。

    贝塔正在房中研究从黑棺上抄来的魔法纹路,精灵王国时期的魔法阵,和现在的魔法阵,运行方向上,有很大的不同,给了贝塔不小的启发。

    但这一阵子粗暴的敲门声,让他的思路被打断,心中极是不爽。

    他打开门,看到一脸红光的,如同喝了兴奋剂一般的厄本,眼睛余光再看到后边站着的,嘴角含笑的拉克丝,哪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没等厄本说话,贝塔直接就是一颗风压弹,把前者打飞,在关门前,他看着不远处的拉克丝,语气淡然地说道:“成熟一点吧,你父亲是个好领主,也是个好人,你作为女儿,别给他丢脸了。”

    这话一出,拉克丝气得双手紧紧地拉攒着自己的裙摆,话都说不出来。

    好一会,等她顺过气了,哼了声,极是不爽地下楼走人。

    而之前厄本拼命敲门的时候,就把三楼的所有人都给‘吵’了出来,见到厄本又是被干倒在地,有两人摇摇头直接回房休息了。

    罗本走过去,把厄本扶起来,叹气说道:“别招惹他们两个了。拉克丝小姐看不上我们这些佣兵的,你死心吧。库克对拉克丝小姐不感兴趣,你也不是他的对手,何必老去打麻烦。”

    厄本干呕两下,推开罗本,低嚎一声:“你懂什么……没有上进心的家伙。”

    罗本好心没有报,但他脾气颇好,耸了耸肩,也不再理厄本,自己回房休息。

    厄本看了看贝塔那关上的房门,一拐一拐地也走了。

    数分钟后,纳戴特的书房内,阿诺德过来,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好奇地问道:“你不管管吗?这样子下去,对团队的士气会有一定的打击。”

    “厄本这人,虽然很有野心,但自身能力不足,性情也不够,拉克丝是看不上他的。”纳戴特想了会,说道:“我让厄本待在拉克丝身边,无非是想让拉克丝能看清楚,正常情况下,追求他的男人是什么样子。而库克则是起正面作用,能告诉她,真正的好男人,青年才俊,是怎么样看待她的。这世界不是围着她转的。”

    阿诺德笑了:“你倒是煞废苦心了。既然你觉得没有问题,那这事我也不理了,我先去休息。”

    …………

    …………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早晨,四支小队吃过早餐后,在庭院集合,然后分别坐上四辆马车,缓缓离开了。

    拉克丝打着呵欠,从自己的卧室中出来,昨天她被气得一晚上都睡不好觉。

    下楼的时候,刚好碰到管家,便喊住对方,问道:“对了,大前天,父亲让你给那个女人送去赔偿,情况怎么样了?”

    “送到她手上了。”

    “哦,那个女人一定很后悔吧,她哭了没有。”

    拉克丝一想到那张被她挠得沟横壑纵的脸,就感觉到一阵快意,被贝塔激起的怒气都消了不少。

    管家摇遥头:“我们是在城外追上她的,她当时受到了些惊吓,不过还是接受了我们的金币。”

    “用一张脸换十枚金币,她也算赚了。”

    管家想了一会,说道:“小姐,那女人的脸被人治好了。”

    “什么!”拉克丝尖叫了一声:“谁干的?光明神殿里的那些伪君子?不行……我要让那个女人继续变成一个丑八怪,管家,你快派人去把她抓回来,我要亲自再挠一次,我看这次谁敢再治好她!”

    管家苦笑道:“小姐,那是三天前的事情了,现在那个女人早不知道跑到那里去。”

    啊!拉克丝宛如疯子一般地跑回自己的卧室,把桌面上的东西全扫落到地面上,同时开始乱砸东西。

    管家在楼下听到上面的动静,嘴角上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