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62 乌龟
    埃伦城,离回音城大约有一百多公里。两城之间是一片平原,路途并不颠簸,因此这次行程并不算辛苦。

    不过以马车的行进速度,他们依然在半路上露宿了一晚,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到达埃伦城。

    埃伦也是一座大城,虽然比起回音城差些,但依然是很繁华的地方。到了城郊,四辆马车分了开来,每隔一小时进城一辆,毕竟十九名职业者同时进入到一座城市,肯定会受到盘问和注目,分开来比较好行事。

    贝塔所在了第三小队是最后一个进城的,守在道路边上的侍侍卫只是往里面瞄了一眼,看到一眼贵气并且脸白嫩肉的贝塔,便立刻放行了。

    一看就是哪家的少爷哥带着下属到这里来游玩了,遇到这种人,守卫们一般是不愿意多事的。

    进了城,贝塔四人找了间旅馆住下,四支小队虽然分开,但他们有一套自己的联系方式。

    贝塔开了两间房,他和海迪一间,罗本和西翁一间。

    这倒不是贝塔想要占海迪的便宜,而是他现在扮演公子哥,那么公子哥和女下属同住一间房,享受女下属的服侍,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贝塔住的房间,外为内卧和外卧,贝塔睡在外卧室中,海迪睡在里面,两人并不会有实质上的的‘接触’。

    罗本和西翁对此没有任何意见,他们两人其实都知道海迪和自己雇主是情人关系,见到贝塔和海迪同住一间,也没有起哄。

    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能管的。况且他们觉得海迪也不是那么不自家的人……要是海迪不自爱,他们早能一亲芳泽了,何必等到贝塔。

    吃过午餐,稍微睡了一下后,贝塔装模作样地带着海迪还有罗本出去逛街了,留西翁在房间守着。

    其实这只是个假象,等他们走后,西翁利用盗贼的隐身能力,直接化成阴影,从旅馆的后门偷偷离开,去找阿诺德他们了。

    贝塔在街上逛了一圈,明看着是带着美人游街,但实质上,他们走走停停的过程中,就把埃伦城大部分的城市规划,光明神殿所在的位置,全给记了下来。

    等到傍晚回旅馆,贝塔立刻在羊皮纸上凭着记忆,把埃伦城大概的地形图画了下来,这肯定会有所偏差,但贝塔高达十点以上的智力,记忆力肯定要比其它三人要好得多,如果由他们来画,会更加的不靠谱。

    画完后,西翁也悄悄回来了,他从窗户那里蹑手蹑脚爬进来,然后走到贝塔房间那里敲敲门,进来后,把门关上,小声地说道:“第一组在城东,第二组在城西,第四组在光明神殿旁边的旅馆住了下来,大家应该都没有引起光明神殿方面的注意。”

    贝塔点头:“埃伦城常驻人口有一百多万,每天进出的人数也应该在十万之间,他们查不过来的。光明神殿那边的防守怎么样?”

    “挺严密。”西翁说道:“应该是佩恩的死讯传到他们这边了,光从外面看着就感觉到一股紧张的气氛。这次的任务有些麻烦啊。”

    贝塔笑道:“不急,城主给了我们一个月的时间,再过几天,他们的情绪应该就会放松下来,之后我们再考虑其它事情,这段时间大家想出去玩就出去玩吧,我们的任务资金挺多的,只要别太大手大脚花钱,应该能让大家过得比较舒服。”

    罗本和西翁哈哈大笑了几声,他们很喜欢贝塔这种大方的性格,海迪也是笑眯眯的。

    每支小队都分到了三十枚金币的任务资金,纳戴特是一个很大方的人,看得出来,他对自己人一向很大气和慷慨。

    贝塔从钱袋子中拿出三枚金币,每人分了一枚,让他们自己出去玩。三人都笑眯眯地笑纳了,出了房间。

    贝塔则留在房间中,拿出魔纹记录本,再次研究起黑棺上的魔法纹路。

    大部分的玩家魔法师们都有这习惯,在空闲中挤些时间出来学习新的魔法知识。过了一阵子,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贝塔伸了下懒腰,听到隔壁阳台上有动静,他有些好奇,走到阳台上,然后便看到罗本在隔壁阳台上坐着摇椅子休息。

    他扭头看着贝塔,颇是不好意思地笑了:“库克阁下,打扰你了?”

    贝塔摆摆手:“没事,刚好我也打算放松一下……你不是和他们一起出去了吗?”

    罗本尴尬地笑道:“我没有出去,我想省些钱。”

    “准备积蓄结婚?”

    罗本更是不好意思地笑道:“不是,是给家里人存的钱。我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五个弟弟,四个妹妹。我以前家里很穷,直到我成了职业者,这才好点。”

    十个后代……贝塔扯了下嘴角:“你父母真能生。”

    这本身是一句调侃的话,但罗本却把他当成了一句赞美:“是啊,我父母真的很能生养儿女。在我们村里,越是能生的人,越是会被其它人尊敬。”

    接下来,罗本开始讲起了他家里的事情,比如说五弟力量很强,很有成为职业者的天份,某个妹妹长得很漂亮,和海迪差不多之类的。贝塔在旁边静静听着,很是感概,小人物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这让他想起了以前在游戏中的经历。

    游戏初期,他和罗兰在湖畔镇接到一个帮对老人夫妻寻找儿子的任务。

    比他年长三岁的罗兰不愿意接这任务,但当时的贝塔还不太懂‘事’,他非要接下来,并且拉着罗兰,凭着自己的努力,在一个食人部落中找到了这个年轻的头颅,他兴冲冲地把头颅交给那对夫妻,看看能得到什么任务奖励。

    结果……那对老夫妻受不住打击,当场晕倒,到了夜晚,老夫妻醒来,依偎着,抱着儿子的头颅,平静地点燃了自己的小草屋,葬身火海。

    而贝塔得到的,只有二十点任务经验值,和居民友好点下降五点的惩罚。

    那时候的贝塔还年轻,还心很软,他呆呆地看着燃烧的草屋,平生第一次为npc红了眼睛,流了眼泪。

    随后八年的游戏时间,看了太多的生死离别,把他的心铸成了钢铁一般的坚硬。现在他可以为了财富神教的利益,为了削弱光明神殿,他可以帮助纳戴特,杀掉同是好人的佩恩。

    立场,有时候要比对错更重要。

    罗本说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贝塔也听了这么长的时间,偶尔会插句话,提问一下,这让罗本说得更是起劲,看得出来,他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来。

    想来也是正常,罗本作为盾战士,平时大部分的埋单,都用来训练和保养自己的装备,在团队也显得不太合群,能有人愿意和他多说话就是怪事了。

    没过多久,西翁和海迪先后回来了,西翁身上一股浓重的廉价胭脂粉味,而海迪的手中则多了几件漂亮的衣服。

    一看就知道这两人外出都分别做了什么。

    西翁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躲进了自己的房里,海迪则露出不爽的表情:“明明出来任务了,都不舍得留些体力,也不懂得调整自己的状态,真出什么问题,第一个死掉的就是他。”

    贝塔无奈地说道:“别诅咒自己的队友啊。”

    海迪轻轻拍了下自己脑门:“抱歉,这两天我心情有些不好。”

    贝塔点头表示明白,没有多问。他和海迪并不算熟络,这些事情他不该问,否则就有撩妹的嫌疑。

    海迪舒了口气,然后去洗澡,换了身舒适的睡衣后,她坐到贝塔对面,说道:“库克,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洗完澡的海迪,身上也有股香味,但不浓。

    贝塔放下手中的羊皮纸,这些魔纹在贝塔眼里,都是知识,都是力量。但在海迪的眼里,都是鬼画符,看一眼都头晕。

    “嗯,说吧。”

    海迪深吸了一口气:“城主让我代他向你倒个歉?”

    贝塔有些不明所以。

    “他派人去拉果郡调查你了。”海迪无奈地说道:“你很有能力,也很强大,你刚来的时候,城主有些戒备你,所以……”

    贝塔‘善解人意’地笑了:“没关系,我能理解城主的做法。如果换作是我,有人来投奔我,我也得查一下对方的底,这是很正常的做法。”

    海迪吁了口气:“你能理解就太好了,城主怕你以后自己知道了心里会有芥蒂……不过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已经有两个厉害的女人在身边,其中一个还是异族。”

    呵呵,贝塔干笑一声。

    “你觉得是你的女人美,还是我的漂亮些。”

    海迪眯起了眼睛,眼睫毛长长的,在油灯下看着颇为妖媚。

    贝塔谊不犹豫地说道:“茱迪和安吉儿更漂亮些。”

    海迪站起来,走到贝塔身后,将上半身压在贝塔的背上,一手摩挲着贝塔的脸,说道:“那现在这样呢?”

    贝塔依然毫不犹豫地说道:“还是她们更漂亮些。”

    海迪往下看了一眼,讥笑道:“武器都出鞘了,还立得老高,你再说这种话不觉得违心吗?”

    “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控制不了的。”贝塔笑道:“但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真可惜呢,本来还想让你到我的内室中休息一晚上的。”海迪放开贝塔,回到内卧中,关门前向他挥了挥手:“晚安……你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不介意的。”

    内卧室的门被轻轻关上。贝塔转过头,心中冷哼一声,纳戴特都信任自己了,这女人居然还在试探自己。

    有时候他很佩服女人的直觉,明明人不怎么聪明,但看事情却经常能莫名其妙地直指核心。

    随后几天,贝塔和其它三人一直在城里瞎逛,一是为了绘制更精确的地形图,二是为了看看能不能找出目标的行动规律。

    几天下来,地形图倒是绘制地相当精确了,但目标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次。

    又过了两天,贝塔和阿诺德悄悄地在一间偏僻的旅馆中碰头了:“目标一直不从光明神殿中出来,我们很被动啊……库克,你比较聪明,有什么办法吗?”

    贝塔也无奈地摇摇头:“这种像是乌龟一般躲在自己洞穴里的目标,最难办了。找个夜晚袭击加强攻如何?”

    阿诺德摇头:“不行,光明神殿的防守很严密,强攻损失太大,不一定能成功。而且和我们回音城不同,那里是我们的主场,我们有很大优势,但这里是别人的地盘,我们只能暗杀。”

    “先不急,离城主规定的时候还有二十多天呢,我们慢慢等,机会总会来的。”

    阿诺德叹气:“就怕对方几个月都不出光明神殿啊。”

    事实证明,阿诺德的判断是正确的,对方真的躲在光明神殿中,不打算出来了。这时候又过去了十天,目标依然没有从神殿中出来。

    这下子,除了贝塔,几乎所有人都急躁起来。

    四支小队的队长同时聚在了偏僻的旅馆小房子中,阿诺德无奈地说道:“现在城主规定下来的时间,已经不足半月了,但我们连目标人物的影子都没有见过,你们说说怎么办?”

    没有人接话。

    贝塔左右看了看,从衣服中拿出一个小册子,念了起来:“贝墨西,六十二岁,为人古板顽固谨慎,原本是战斗牧师出身,虽然后来转职成大主教,但依然保持了极强的战斗能力,未婚无子,据说有喜欢小男孩的倾向。”

    众人愣了一下,阿诺德问道:“库克,你这情报,是从哪里来的?”

    “这十几天我都在街上瞎逛,听听行人路人的说话,就记了下来,这几条是比较可信的。”

    众人一愣,皆有些羞愧。

    “另外还有几条比较有意思的,但可信度不高。”贝塔翻了一页,念道:“贝墨西据说与城主关系暧昧,可能是互拼刺刀的关系。另外,每月月底那几天,他都可能出现在一个叫保加利的贵族男子家,但别人说只是很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阿诺德眼睛微微一亮:“现在就是月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