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63 各有心思
    虽然贝墨西出现在保加利庄园的可能性很小,但现在,这是唯一的希望了。

    这十多天来,贝塔一直在街上,还有酒吧闲逛。贝墨西作为埃伦城比较有名的人特,自然会有人在私底下讨论,多听听,总能听到些风言闲语。

    另外贝塔还装作是外来人,对本城大人很都很感兴趣的样子,花了些小钱,请吟游诗人们给他讲了埃伦城所有具备话题性的大人物。作为光明神殿大主教,贝墨西自然也会被夹带到此列。这样子做,可以避免那些吟游诗人看出什么端倪,从而跑去报信领赏。

    很多时候,出钱买情报,和不出钱买情报,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当然,如果去找佣兵工会,或者刺客工会更为方便,但这两个组织内部错综复杂,他们确实不会透露雇主,或者情报购买者的信息,可问题是,他们偶尔会向目标透露有人要对付他们的消息出去。

    这就很有可能打草惊蛇。

    因此无论是贝塔,还是阿诺德,都没有向刺客工会买情报的想法。

    而此时,光明神殿中,贝墨西正在祈祷。

    他是个很虔诚的人,对于教义的理解也够透彻,但教义中很多模糊的地方,他有自己的想法,因此难免就被归类到了圣女一系那边。

    十几天前,佩恩死亡的消息传过来,贝墨西听完后,第一件事就是加强了光明神殿的防守力量,第二件事就是决定待在神殿中不出去了。

    反正光明神殿里什么东西都有,每天也有人专门采购吃食回来,只要待在里面,就很安全。

    佩恩那家伙,多半是出了光明神殿才被杀的,他才不会这么傻。

    十二天过去后,贝墨西就有些心乱了。同时,他感觉到空虚渐渐来临。

    他想念他的小保加利,想念对方那结实的肌肉,还有性感的胡子。

    还有两天就是和保加利约定的好日子,好想去啊,但他又有点担心会被敌人伏击。

    他继续祈祷,想用这种方法平静自己的内心。

    但越是祈祷,小保加利那妖娆的身姿就越加清晰,最后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在大口大品地喘气。

    不行……明天悄悄去打小保加利,敌人未必就来到这里了,一天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做好了决定,贝墨西祈祷的时候,浮现了出‘迷人’的微笑。

    而贝塔这边,第一,二,四小队已经不分昼夜设伏在几条可以通往保加利庄园的路上,贝塔所在的第三小队,直接在保加利庄园附近监控着。

    刚好保加利庄园附近有一切废弃的小庄园,离目标点大约有四百米左右,荒芜阴森,随便整理一下,免强可以住人。这样的距离,一般人很难监控,但贝塔弄了个水像术出来……特别长时间的那种,然后四班轮换着监视保加利庄园。

    其实用贞德来监视的话效果更好,但贝塔为了隐藏实力,并没有让贞德出现。

    现在贝塔正衬着水像术监视庄园,不多会,海迪过来接班。

    贝塔正要到一旁的房间休息,海迪突然说道:“别走先,和我聊聊天。”

    虽然有些奇怪,但贝塔还是坐了下来。

    海迪双手抱腿,下巴枕在曲起的膝盖中间,看起来像个无助的少女。

    贝塔主动先问话:“你似乎有心事?”

    “你觉得我应该找个男人嫁了吗?”海迪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无助。

    贝塔有些奇怪:“城主是个挺好的男人啊,我觉得他不会亏待你。”

    海迪猛然一惊:“你看出来了?”

    “那么明显,傻子才看不出来。”贝塔没有好气地说道。

    海迪眯了下眼睛:“那你也看出来,昨晚我是在试探你?”

    贝塔笑笑不语。

    这就是代表默认了。海迪难得地脸红了一下:“算了,和你们这些肠子弯弯曲曲地贵族相比,我们这些人傻得跟白痴一样。”

    贝塔叹了口气,把话题拉回来:“城主好男人,你嫁了吧。不会错的。”

    这是他的真心话,贝塔在游戏中,在这个世界中,认识的人类贵族也不少了,纳戴特无论是在心性,还是担当上,都比其它贵族强出许多。当然,也不是没有缺点,比如说宠女儿宠得有些过份了。

    “我也知道他是好男人。”海迪叹了口气:“可是他不会娶我,这我也不怪他……但他的女儿不喜欢我,越来越不喜欢,我觉得总会有一天我会忍不住和他的女儿产生矛盾,到时候,他会站在哪一边?”

    “帮他生个儿子不就行了。”贝塔不太喜欢听这些家庭琐事,相当没有意思。

    海迪苦笑了一下:“他从不把种子留在我的体内。”

    贝塔听明白了什么意思,他愣了一下:“那这样的话,你还是找个其它的男人嫁了吧。城主可能有心结。当然,你回去后别和城主说我这么建议你,他肯定会把削了我的。”

    海迪看了一会贝塔,柔声说道:“库克,我们来做一次吧。”

    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女性,对性的观念都比较看得开,特别是女佣兵。实质上,海迪在女佣兵中,已经算是比较自爱了的。

    当然,像茱迪那种拥有忠贞天性的异类更是少之又少。

    贝塔连连摆手:“你想找个人发泄一下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最好别这样子做,否则等激情一过,你只会陷入深深的后悔。”

    说完话后,贝塔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休息。

    海迪静静地看了一会贝塔的背影,等对方进到房中关门后,她微笑道:“也是个好男人,可惜了。”

    因为是四班倒的关系,大家的休息时间很足,贝塔在在破旧的硬木板床上眯了一会,然后便听到敲门声。

    贝塔打开门,罗本窜了进来。

    “有事?”

    “没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天。”罗本扔给贝塔一个羊皮水袋,里面装着果酒。他自己也有一个,拨开塞子就喝了一口,说道:“刚才你和海迪的话我都听到了。”

    贝塔也拨开喝了一口,说道:“嗯,然后呢?”

    “你为什么要拒绝她?”罗本有些奇怪:“海迪长得漂亮,身材又好,性格也很不错。”

    贝塔静静看了会罗本,突然说道:“你喜欢海迪?”

    罗本脸色有些微红,但还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嗯,挺喜欢。我一直在想,如果她做我的妻子,我愿意把这几年的积蓄全部都交给她管理。”

    在兔子国,丈夫的钱交给老婆管,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在这个世界,却是极不正常的,会被扣上怕老婆的大帽子。

    不过这倒是反而更说明了罗本确实很喜欢海迪。

    “你既然喜欢她,为什么来问我那方面的问题。”贝塔觉得有些奇怪,难道这家伙有被人绿的喜好:“你不是应该来骂我,或者是揍我一顿……等等,你这里面不会放了剧毒吧。”

    贝塔摇摇水袋,开玩笑地说道。

    “怎么可能……”罗本无奈地说道:“我只是不想看她太难过,和你做的话,说不定她会开心些。”

    贝塔愣了好一会,语气古怪地说道:“你这人心里有问题。”

    罗本呵呵笑了两声,也不以为意。

    “占有欲是我们男人的天性。”贝塔皱起眉头:“我们的家乡有一句相当出格的话,‘你连强办她都不敢,还有什么资格说爱她。’当然,这话是不对的。却可以证明一件事情,我们男人天生就有很强的占有欲,而你却把她往我这里推,这不对。要不要我用精神魔法帮你梳理一下灵魂?”

    罗本目瞪口呆了一会:“这话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梳理灵魂就算了,看着海迪。我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多少,更别说做那事了。”

    贝塔呵了一声。

    “库克你看不起我?”罗本脸上没有什么过激的表情,就是随口说出来的感想:“我觉得,真正的爱,就是包容她,宠爱她,让她开开心心做自己的事情。”

    此时天色已经偏暗,罗本的脸上带着一种莫名的光辉。

    贝塔听得直皱眼皮,这种当了几十年备胎心得的发言,简直就是心灵鸡汤,剧毒的那种。

    这时候,门外传来海迪的叫声:“都出来,有情况。”

    贝塔和罗本立刻跳了起来,冲出房外,西翁也从里面赶了出来。

    “发现目标了?”贝塔走过去问道。

    海迪答道:“刚才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画面里,翻墙进了二楼的房间中。”

    贝塔控制着远处的水像球,移动到窗户后边的树冠中,透过树叶间隙,看到二楼的窗户关上了。

    贝塔扭头对说道:“西翁,你腿程比较快,通知其它三队的人立刻过来。”

    “这还没有确认是不是目标人物呢。”西翁有些不解。

    “八九不离十了。”贝塔解释道:“这种鬼崇的行为,多半是目标人物过来了,就算不是,我们也得让阿诺德过来,让他先抓主意,毕竟他是我们的领队。”

    西翁点点头,从窗户那里跳了出去。

    贝塔继续说道:“海迪你眼神好,去庄园外监视,注意别让他们发现了。”

    海迪拿起自己的短弓也离开了房间。

    “罗本,你去外面照应一下海迪。”贝塔想了想,说道:“记住要离远些,你不是敏捷系职业,相对来说容易被人发现,远远地看着就行了。”

    这是贝塔基于合理的配合判断,但罗本却误会了,还以为贝塔要给他创造机会。

    他感觉地看了一眼贝塔,提着盾牌跑下了楼。

    时间缓缓过去,大约半小时后,阿诺德带着自己的小队成员来到废弃庄园这里。

    “能确定就是目标人物吗?”阿诺德额头上有些微汗,也有些气喘。

    贝塔摇头:“不敢百分百确定,只能说可能性很大。”

    厄本和阿诺德是一组的,闻言忍不住出声道:“既然不能确定,为什么还要叫我们过来,万一打划惊蛇……”

    “厄本,不要说话。你不擅长这方面的判断。”阿诺德打断了这妒嫉小子的发言,然后看向贝塔,问道:“万一不是,库克你有什么想法吗?”

    贝塔笑道:“那就把保加利控制起来,我们冒充他的侍卫,守株待兔。我相信,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那位叫保加利的贵族,很乐意协助我们。”

    阿诺德听完后,微笑道:“看来库克你以前经常干类似的事情,很有经验。大概什么时候动手。”

    “大概凌晨两点钟左右比较好。”

    正常情况下,这个时间段是人类意志最薄弱,也是困意最强的时候。

    阿诺德思索了一会,便赞同了贝塔的提议。他让西翁去把其它小队叫回来,然后布置了一下,四队人在庄雷锋附近隐藏起来,几乎看住了保加利庄园的所有进出口。

    保加利的庄园洒火通明,但在深夜后渐渐熄灭下去,唯有二楼的某间房还亮着。

    贝塔记得,海迪说黑衣人就是进到了那间房埯。

    时间过得很慢,好不容易等到差不多凌晨两眯,阿诺德吹出了夜枭的叫声,三长三短,这是行动的讯号。

    贝塔带着第三组跃进庄园中,守在窗外。而其它三队的盗贼,以及刺客们,悄无声息地潜入到庄园中,相当专业地放倒了那些巡逻的卫兵,再撬开豪宅大门,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

    因为大多数的仆从都已经睡觉,他们毫无阻碍地上到了二楼,来到那间还透着亮光的大房门外。

    第一组的刺客悄悄走过去,将耳朵贴到门上,想听听里面有什么声音,结果在下一刻,异变突生。

    房门猝不及防地破裂,一把锤子破门而出,直接砸到了这名盗贼的脑袋上。

    仿佛西瓜破裂一般的影像出现在阿诺德等人的眼前。

    “什么人!”

    房间中传出一声震天怒吼,碎倒的大门内出现一老一少两个果体股肉男。

    众人的视线投过去,然后便感觉到一阵阵恶心。

    那个被砸碎了脑袋的盗贼倒在地上,尸体抽搐了两下,就没有了声息。

    阿诺德眼睛一眯,喝道:“任务目标出现,杀了他,为迪加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