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65 黄雀在后
    虽然有数个隐蔽的通风孔,也有许些光线从上面透下来,但地下室中,依然显得极是昏暗。

    过了会,海迪有些紧张,她刚醒过来,眼睛不适应这样的黑暗,莫名的恐惧袭击她的心脏。

    她想起来了,那根飞转的单手锤直接砸到了她的肩膀上,要不是她是敏捷系职业,天生反应速度快,那根可怕的锤子,绝对会糊到她的脸上。

    一想到那种满脸开花,脑浆四溅的死法,海迪就陷入到深深的恐惧中。她一直以为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佣兵,早就看淡了生死,但那根呼啸而来的单手锤,打破了她脆弱的精神外壳。

    她终于知道,自己其实非常怕死,更怕以一种难看的模样死去。

    周围尽是黑暗,海迪左右看了看,正在寻思这是个什么地方,毕竟大多数女性在醒来后,如果身处于一个黑暗又陌生的环境中,都会产生极强的不安感。

    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被抛弃在这种偏僻寂静的地方了,心都渐渐凉了下来。

    但这时候,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你醒了?”

    海迪惊讶地转过头,自己身后有个人坐着,昏暗黑影渐渐化成了一个颇为熟悉的模样。

    “库克。”

    海迪轻轻呢喃了一声,扑进贝塔的怀中,埋首哭泣。

    贝塔轻轻拍着海迪的背部,没有说话。

    海迪的哭声起先很无助,过了会,她的哭声就小了下来,似乎是安心了许多。

    可能是地下密室有些闷气的原因,贝塔感觉到海迪的体温在渐渐升高。

    正想问她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时,接着一股力量贝塔推倒在了地上。

    贝塔有些蒙逼,然后海迪软软温温的嘴唇,不停地落在他的脸上。

    不得不说,过来人的经验就是足,她不但主动吻贝塔,手上也没有停着,三两下就把贝塔的袍子解了大半。

    “等等……你疯了?”贝塔反应过来,想推开海迪,但海迪抱着他,抱得非常紧,仿佛一松手,人就会不见似的

    海迪喘着粗气,抬起脑袋,,亮着一双眼睛说道:“我要发泄,如果你不给我,我立刻出去找其它男人。”

    贝塔很清楚,人类在面临着绝境,或者绝境过后的一段时间内,都会有强烈的繁衍后代的冲动,这是生物本能,想在自己死亡前留下些什么。但海迪这动静也实在是太夸张了。

    他并不知道,蝶女留给他的印记到底有多霸道,精灵治安官的妻子被他象征性的摸了两下,都着了道。而这段时间,海迪时不时来贝塔身边蹭蹭,不着道才怪。

    这并不是单纯的生物危机本能,还附加了他身上古怪天赋的原因。

    贝塔叹了口气,右手轻轻抚摸着海迪的后背,舒服地让海迪眯上了眼睛。

    贝塔的手继续向上,来到颈部,轻轻抚摸。

    海迪的颈光滑而修长,她甚至像是猫眯被挠痒痒时一般眯上了眼睛。

    但下一秒,海迪双眼一翻,睡了过去。

    贝塔重新将海迪放在毛毯上。

    海迪虽然漂亮,但贝塔对她真的没有兴趣。前段时间和茱迪‘游戏’了十八个小时,几乎把他的肾都给掏空了,现在都还觉得腰有些酸。

    连安吉儿那么漂亮的女人,毫无防备地躺在贝塔面前,他都没有动手,更何况海迪还逊色一筹。如果他真有性趣了,直接传送回格林庄园找茱迪,想来后者也不会拒绝,何必乱采野花,弄得关系一团糟。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贝塔挺敬佩纳戴特的,他已经黑了对方很多的魔法材料了,就不打算再祸害纳戴特的情人。做人,总是有些底线的。

    至于冬风城城城主乌瑟尔,贝塔就是呵呵两声,你不仁,我不义,没有什么好说的。

    等到外边的响动全部停止,贝塔利用魔法打开地下密室,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贝塔扛起海迪,从密室下面出来,往树林深处走。

    走了两个小时,天完全黑了,贝塔找到一处平整的草地,先用魔法火炎烘了一遍附近的地面,赶跑那些藏在草根下的毒虫,同时去除水汽,然后再把毛毯铺上,最后放海迪在毛毯上。

    贝塔再到旁边捡了些干枝和枯叶过来,生起一堆火。

    没过多久,海迪嘤咛一声醒了,她的眼神先是有些茫然,然后眼前那堆火光让她感觉到温暖,她的思绪也渐渐清醒过来。

    “我怎么在这里?”海迪捂着额头,看看周围。

    贝塔从旁边递过一块肉干,这是放在豪宅术中的备用干粮。

    海迪脑袋依旧有些发晕,她记得自己之前好像要扑倒贝塔来着?

    “我把你送到这里来的。”贝塔神情淡定地说道:“之前我们从埃伦城逃出来的时候,你在中途晕过去了,为了逃避那些敌人骑兵的追杀,我把你带到了树林里来。”

    “是吗?”海迪将信将疑。

    睡了一天,海迪也确实饿了,她搠过肉干,默默吃了起来。

    因为是树林的关系,周围有许多的虫鸣鸟叫声,还有夜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

    好一会,海迪突然说道:“我做了个梦,梦里你把我关在地下的一个小黑屋里,然后把我强办了。”

    贝塔颇是好笑地说道:“你到底怎么看待我的啊。”

    海迪笑了下,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她突然说了声:“谢谢。”

    贝塔没有回应,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轮流守夜,到了第二天,正常上路。他们一直待在树林的边缘,沿着道路一直往前走。

    大约到了傍晚的时候,两人在一个小镇落脚,租了两间房子休息。

    而在回音城,拉克丝正在生着闷气,先是被库克那家戏耍和侮辱,后来又听说那个女人的脸,居然被治好了。这怎么行!回音城就不能出现比她更好看的女人。

    莫明的怒气堵在胸口那里,发泄不出去,就成了闷气,她已经有近半个月没有睡好觉。

    拉克丝很清楚是什么原因,她必须得报复回去,把库克也羞辱一顿,或者是把那个女人重新抓回来,挠花她的脸,再把她关起来,每天喝点吃的,看看谁还能把她的脸给治回来。

    这样子,她才能睡得着觉。

    正郁闷的时候,房门敲响,拉克丝没好气地骂道:“谁在外面。”

    “是我,拉尔夫。”

    拉尔夫就是她们家的管家,拉克丝半躺在床上,说道:“自己开门进来。”

    中年管家走进来,微微变腰行礼。

    “拉尔夫,你有什么事情?”

    中年管家垂下头,说道:“小姐,你让我查的那个女人,被我们在朴加村找到了,现在已经被我们的人偷偷带回到城里,安置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拉克丝一下子就从床上蹦起来,惊喜地问道:“真的找到了?父亲没有知道吧。”

    “我们做事很小心,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中年微笑道:“而且现在主人出去处理政务了,如果小姐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那个女人。”

    “去,现在就去。拉尔夫你先出去,我要更衣。”

    拉尔夫行礼告退,并且关上了房门。

    拉克丝迅速换好衣服,带着的兴奋的情绪下了楼,坐上拉尔夫准备好的马车,离开了城主府。

    马车一直往城郊附近走,越走越远,而且此时天色也完全黑了。拉克丝在车中,忍不住问道:“拉尔夫,还有多久?”

    “就要到了,小姐。”拉尔夫的声音从前边传来。

    拉克丝定了下心,静静等待。果然如拉尔夫所说,没过多久,马车就到了目的地。

    从马车中跳下来,拉克丝看着前方,一座破旧的小木娄伫立在黑暗中,窗口那里透出昏黄的灯光。

    “人就在里面?”拉克丝扭头问道。

    拉尔夫点点头。

    拉克丝立刻兴奋地冲过去,用车把门推去,然后脸色就有些僵硬了。

    里面并没有什么女人,只坐有五名白袍牧师,在昏暗的油灯下,这些人的眼睛显得冷漠而无情。

    拉克丝不笨,知道事情不对,正想退后,身后却是一股大力推了过来,她整个人跌进房中,趴在地上。

    忍着身体的痛疼,拉克丝坐起来,回头看着门口的人,怒问道:“拉尔夫,你疯了?”

    拉尔夫没有理她,而是看向里面五名白袍牧师,微笑道:“霍奇森阁下,人我已经带来了,请记住你们的诺言。”

    “放心,会给你足够的金币的。”一位颇有威严的平头中年淡淡地说道:“你现在就到马昂城,迟了你可能会被纳戴特的骑兵抓到。”

    拉尔夫点点头,离开了。

    “拉尔夫,拉尔夫,你给我回来。”

    拉克丝拼命大喊,然后站起来,也想逃跑,但拉尔夫在外边,已经把房门关上了。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打得开这扇厚厚的木门。

    一个牧师走过来,沉重的靴子踩在地面上,咚咚作响。

    “我告诉你们,我父亲是这里的城主纳戴特,如果你们敢伤我一根头发,你们就死定了。”拉克丝转过身体,背靠在门边上,色厉内茬地骂道。

    这牧师脸色依然冷冰冰的,扬起手,对着拉克丝就是一巴掌。

    一声闷响过后,拉克丝人侧身倒在地上,整边左脸肿得跟馒头似的,有鲜血从嘴里渗出,并且右大牙都从里面掉出来两颗。

    这牧师的手上戴着铁手套,这一巴掌,直接就把拉克丝打晕了过去。

    然后他拉起拉克丝的右脚,拖到房子楼梯口下,像是扔垃圾一样,将后者扔进了储物间中。

    做完这一切,这人回到同伴旁边坐下。五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坐着,仿佛就像是五个不会动弹的石雕。

    纳戴特从外边回来,没见管家出来迎接,便觉得有些奇怪,然后上楼看了下,发现女儿没有在房间里,便有些不满,他嘀咕道:“都说了这近可能会有危险,让她不要出去,偏偏不听。拉尔夫也不懂事,怎么能带着拉克丝在外面乱跑。”

    随便让厨师给自己做了些东西吃,纳戴特回到书房中,想处理其它的政务,但发现,桌面上却有一张信纸。

    他有些疑惑,拿起来一看,脸色就渐渐变得铁青了。

    愤怒的他将信纸撕得粉碎,几乎是咬着牙从嘴里吐出了一句话:“拉尔夫,你这不得好死的背叛者。”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纳戴特让自己尽量冷尽些,然后他骑马出了城主府,直接到了不远处的军营中。

    “卡内基,我要你立刻带领四百骑兵包围东边城郊的亚比娜农庄,现在立刻过去。”

    一个单膝跑下的军官接令快步离开。

    “贾德,你立刻带着所有的士兵封锁整座回音城,并且敲响警钟,进行宵禁,然后治安官带人盘查所有旅馆,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士。”

    又一名军官离开。

    “阿斯什,你去找老鼠,让他们寻找,并提供小姐的消息,如果有确实的情报,我奖赏老鼠头子一百金币。”

    看着最后一名军官离开,纳戴特觉得头痛。

    自己刚阿诺德等战力派出去十几天,对方就想办法买通了管家,绑走了女儿……大意了。以为杀了佩恩,又让阿诺德等人去暗杀贝墨西,这两人一死,另一座城的特尔森就会投降。

    没有想到,这个一直被他看不起,生性胆小的特尔森,居然摆了他一道。

    他在军营中坐着,一直在着急地等待,每一分钟,都感觉度日如年。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终于有个士兵回来禀报:“城主,亚比那农庄那里,空无一人,是个废弃农庄。”

    虽然早就清楚那里不会有人,但纳戴特还是抱着万一的心理,让人过去查看,现在听到这话,也没有太大的失望。

    又过了一阵子,名叫阿斯什的军官回来禀报:“老鼠们并不知道小姐在哪,但他们无意中看到拉尔夫管家出了城,在傍晚的时候,向马昂城的方向走了。”

    “立刻派轻骑兵和斥候去把他抓回来。”末了,纳戴特语气冰冷地加了句:“抓回来前,先把他的双手双腿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