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70 事情并不简单
    下水道的味道极不好闻,贝塔为了不扰起魔力波动,惊动敌人,甚至连水镜术都没有用,直接和海迪两人,小心翼翼地在下水道寻查。

    查完东、西两处下水道,没有发现地主,他们来到城北郊区的下水道,结果正准备要进去,贝塔却突然拉住了海迪,他无声地指了指下水道的盖子,明亮的月光下,那里有一根暗金色的长发反射着微微的亮光。

    在井盖的周围,还有一些非常不明显的脚印。

    牧师们虽然已经有意隐藏自己的行踪,也试图消去脚印,但他们终究不是专业的反侦察人员。

    贝塔自带云龙瞳,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而海迪是弓箭手,而弓箭手还有另外一个称呼……猎人。

    她的侦察,追踪能力也不弱。

    “一二……六。”海迪仔细观察了一会,说道:“六双不同的脚印,其中一双脚印显得小些,应该是那位女性圣武士,还有一双脚印为得特别沉,应该是扛着什么东西,我估计是拉克丝。”

    海迪在普通人看来完正很正常的地面上扫视了一会,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专业和非专业的差距,就是那么大。

    随后两人离开,既然知道敌人极大可能藏在这地方,那么就没有必要心动他们。

    离开这里一定范围后,海迪问道:“我们现在就回城主府,把这里报告给纳戴特?”

    贝塔想了会,说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嗯?”海迪轻轻用鼻子哼了声,虽然是疑问语气,但声音低沉中带着许些异样的诱惑感。

    “按理说,除了我们团队中有实力不错的盗贼,和弓箭手,其它贵族世家,甚至军队中也应该有擅长侦察的人。”贝塔语气缓了一下,说道:“牧师们隐藏踪迹的能力并不强,但为什么只有我们找到了。”

    海迪愣了一下。

    贝塔继续说道:“与其说他们找不到,倒不如说,他们故意不想找。”

    海迪明白过来,眼睛中有了些杀气:“有人暗中在针对纳戴特?”

    贝塔叹道:“很正常的事情,无论是什么年代,无论是什么位面,雪中送炭的人少,落井下石的人多。”

    海迪呵呵冷笑两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然后才说道:“确实是这样子呢,那么接下来怎么办?”

    “我们不需要露面,待在暗处,我们更容易帮到纳戴特。”贝塔看着夜空中的明月,说道:“但我们得悄悄地把牧师们藏在这里的消息告诉他,比如说远距离箭矢传情什么的。”

    “要不要我也传一支给你。”海迪妩媚地横了贝塔一眼。

    免了……

    纳戴特在书房里坐着,表面上很安静,但心里却已经是十分着急。

    女儿到现在还找不到,而圣武士给出的期限,只有两天时间,任谁面对着这样的困境,都会焦躁不安。

    ‘咻’

    一支箭矢从窗户那里射进来,钉在他右边的墙壁上。

    纳戴特手在同一时间就抓住了桌面上的长剑,但随后放松下来,因为他看到箭矢的中部那里,系有一张白纸。

    走过去,他将箭矢取下来,打开纸张一开,露出许些惊喜的笑意。原来海迪和库克已经回来。虽然他更为信任的阿诺德还没有回来,但无论是库克,还是海迪,能力都相当强。

    至于库克,经过前段时间的观察,他很清楚这年轻人有着大本事。

    特别是现在他关于两人隐藏起来,暗中行事的判断,更是让纳戴特觉得这年轻人无论是自身对于战斗局势的把握,还是对于政治局势的把握,都有相当不错的直觉悟性。

    珀斯也是施法者,但和库克比起来,全方位被碾压。

    果然学院派法师和野法师相较起来,起点和上限都高得太多了。

    有了好消息,纳戴特的心情都好了些,他揉揉自己的衣袋,靠着椅子,闭目养神。过了会,外边响起敲门声,他喊了声进来,房门便被推开。

    阿斯什走了进来,他还拖着一个嘴巴被绑着布巾,唔唔叫着的男人。

    看到这男人,纳戴特脸上有了明显的怒气:“让他说话。”

    男人嘴上的脏布巾被扯开。

    纳戴特冷冷地看着他,说道:“拉尔夫,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要背叛我。我自认为对你也算不错。你以为你能逃得掉?你以为马昴城的光明神殿就能保得住你?”

    拉尔夫的双腿已经被打折了,他脸色苍白地坐在地上,抬头看着纳戴特,惨笑道:“城主,我没有背叛你,我只是针对你那个恶毒的女儿而已。”

    一听这话,纳戴特怒气忍不住迸发出来,他扔出一本书,砸到拉尔夫的额头上。然后发出怒吼。

    “拉克丝是我的女儿,她恶毒不恶毒,也该是由我来决定,你作为我的仆人,违背我的意愿,这难道不是背叛是什么?”

    纳戴特怎么说也是说战士,他的力气可不上,一把本被他扔出了炮弹出膛的感觉。

    拉尔夫脑袋受到重击,整个人倒在地上,不但被砸的地方鲜血直流,脑袋里边也是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好一阵子后,他才清醒过来,勉强能视物。

    纳戴特就坐在椅子上等着拉尔夫醒过来。见他睁开眼睛了,便说道:“拉尔夫,为什么,你说个理由给我,如果说得过去,我或许会饶你一条命。”

    “嘿嘿嘿,被你抓回来处死,我早有心理准备。不需要城主你假惺惺。”拉尔夫一边冷笑,一边地坐了起来:“但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原因。因为我害怕你的女儿,她太恶毒毒了,或许她在你的面前算是很乖巧,顶多有些娇横,但那只是假象,她从十岁起,就已经开始杀人了。”

    “这不可能!”纳戴特有些心惊,但还是不太相信:“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告诉你了啊。”拉尔夫惨笑一声:“她十二岁的时候,和外人一起悄悄地杀了个漂亮女孩。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我只在你面前提隐晦地提过此事,但你没有当一回事,几天后,我的大女儿失踪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提她的事情,也不敢表现得有任何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