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72 宠溺的尽头,是怨
    不用等到三天后,贾德此时已经知道被人憎恨和鄙视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周围两排的守卫,全是平民出身,他们能出现在这里,本身就是军队中的精锐,以后也是有可能成为军官,从此脱离平民阶层,成为小贵族的。

    但现在,因为贾德的关系,城主以后再也不会有从平民中提拔军官,这就断了他们上断的道路。

    断人钱财,毁人前途,宛如杀人父母,这仇……大了。

    “带他下去,关起来。”纳戴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他实在已经不想再看到这个背叛者。

    两个守卫走过去,因为带着愤怒,他们拘禁贾德的方式非常野蛮,后者虽然一脸吃痛的表情,但却没有反抗。因为反抗不了。

    “阿斯什……”纳戴特突然说道:“虽然你不是我亲手带出来的,但你好像也是平民出身对吧。”

    阿斯什的心颤抖了一下,他知道纳戴特此时在气头上,生怕他迁怒到自己,然后把自己的官职也给撸掉。

    一想到这,他对贾德这个混蛋,更是恨得不行。

    回音城内,有职务的大小军官,有一半至少是平民出身,内政厅那边,差不多也是一半的水平。如果因为这事,城主把所有平民官员都撤掉,那回音城,以后就完全是贵族们的天下了。

    回音城能如此繁华,能如此和谐,是因为有很多平民官员的关系。因为出身的原因,他们会自发地抱团对抗贵族,使得回音城的政治势力处于一个微妙的平衡点,贵族们也不敢随便把回音城的平民当狗看待,否则一大堆平民官员会找麻烦。

    如果以后平民官员都没有了,那么回音城的居民们,日子肯定会渐渐变得黑暗。

    “是的,我是平民出身。”阿斯什艰难地露出了个微笑。

    纳戴特仿佛神游天际一般,抬头看着屋顶,自言自语地说道:“你说,我是不是有时候对人太好了?”

    阿斯什不知道城主是什么意思,只能顺着话往下说道:“城主你一向很仁慈。”

    “我不是这意思。”纳戴特斟酌了一下,说道:“列克星敦家的两个女儿,天天被打骂,偶尔才夸奖一下。但这种教育下,那两个女儿反而很懂事,帮着家里干活,出力,十分乖巧。”

    “我从来没有打骂过拉克丝,她反而欺骗我。而贾德亦是一样,我几乎是把他当成半个儿子养在身边,军队中的实权,除了我就是他最大,他居然也在欺骗我,想背叛我。”

    “是不是你对一个人越好,他们就会觉得越是理所当然?甚至会觉得你不可敬,会想抢掉你的财富和地位?”

    这个世界没有系统的心理学,以及性格成长研究。但凭着自身的阅历和经验,纳戴特此时也感觉到了一些直白的心理学问题。

    阿斯什自然是不敢接话的。虽然他得到不像贾德那样,得到纳戴特的亲自培养,但他觉得城主能让他一介平民成为掌握实权的军官,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恩赐,他个人非常感激城主。

    “只有那些不知道感恩的人,才会背叛城主你。”阿斯什点膝跪下,说道:“贾德只是平民中的个别。”

    “确实是个别,他是我唯一亲自教导的平民。”

    纳戴特看着面露崇敬之色的阿斯什,若有所思。

    贾德被关起来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全城,没过多久,就有三拨贵族过来了,他们争先恐后地向纳戴特泄气异端仲裁者和圣武士的隐藏点。

    好言送走这些人后,纳戴特先是背脊出了些冷汗,然后才冷笑连连。

    要不是他有所察觉,又接到了库克和海迪的提醒,那这次的事情,他真的可能要栽。如果按原计划,让贾德带着大军围剿异端仲裁者和圣武士,那么他必定会遭遇反叛。

    最重要的是那三个老不死……要不是他们鼓动,贾德也不会产生歪心思。

    等事情过后,再来对付那三人。

    将仇恨压在心里的纳戴特,开始调动军队前往北郊。

    他希望库克和海迪,能偷偷把拉克思救出来,但他也知道这希望很小。圣武士……可不是吃素的。

    到了约定的那天早晨,天气很晴朗,当缇娜和罗纳德从下水道中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至少两千人的军队给包围了。

    但他们脸上没有任何惊容,看着这些军队,他们仿佛就是看到了一块背景板。

    事实上他们早已经知道自己被包围了,两千多人的军队调动,他们又是在地底下,怎么可能不听到轰隆隆的声音传下来。

    贝塔和海迪早已经躲得远远的,隐藏在军队后边两百多米的小树林中。

    弓箭手作为远程职业,目力很好。海迪站在高高的树枝上,透过树冠中的枝叶间隙,看着前方的情况,并且一直给贝塔汇报:“他们出来了,我也看到了拉克丝,她的样子……脸肿得好大,哈哈。”

    其实根本不用她汇报,贝塔此时已经接通了贞德的视野,从高空中把前边的情势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他甚至有些发愣:那个圣武士好脸熟,贞德飞低点……这不是缇娜吗?

    更让贝塔无语的是,此时缇娜的实力,居然已经是lv13。

    看来光明泉水对圣武士的作用,比他想像中的更大得多。

    lv13级的圣武士,再加上五名异端仲裁者,有点悬啊。

    贝塔在心里叹了口气。缇娜六名异端仲裁者要杀掉两千人的军队是不可能的,毕竟有体力限制。但他们如果想突围,却不是太难的事情。

    而且,如果再大胆些,启动斩首战术,直接攻击纳戴特,直插中军,也是很上不错的选择,因为首领一死,军队必定会士气崩溃,四下逃散。

    “海迪,你立刻赶到城主身边,让他小心些,如果有可能,放弃掉拉克丝。”

    “为什么?”海迪有些不解,虽然她是极不喜欢拉克丝,但这话如果说给纳戴特听,后者肯定会生气的。

    “那个圣武士我以前见过,她很强。”

    “你我联手都压制不住她?”海迪有些不信。

    “大师以上,接近传奇。”贝塔冷笑一声:“我们两个大师级都没有到的职业者,去压制一个号称最强职业者,光明女神宠儿,并且接近传奇级别的圣武士?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海迪脸色一白,立刻翻身下去,奔向军阵。

    此时纳戴特骑在马上,冷眼看着前方不足一百米处的六人,再看着被他们扛着肩头上的拉克丝,眼中隐藏着熊熊的怒火:“现在,可以把我的女儿还回来了吧。”

    缇娜对着自身用了个清洁术,去掉身上并不存在的下水道气味,然后才淡淡地说道:“关于赎罪卷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说了,把拉克丝还回来,否则你们死定了。”

    缇娜有些惊讶地看着对方,再看看周围的士兵,她知道对方突然有底气的原因了,然后,微微一笑,笑靥如花开,却也带着淡淡的嘲讽。

    罗纳德哈哈大笑几声,把拉克丝扔到地下,然后重重地踩上她的左手手指。

    剧烈的痛疼让拉克丝从昏迷中醒过来,她先睁眼哀嚎两声,然后看清周围的情势后,她兴奋地大叫:“父亲,快救我出去,杀了他们,救我出去,我要这些人死,我要他们全死掉……啊啊啊!”

    又是一声声惨叫,罗纳德的脚上用力了些,缇娜只是普通人,她的手指顿时就被踩得鲜淋漓,森林的白骨露了出来。

    听着女儿不断的惨叫,纳戴特的怒火已经快让他失去了理智,他恶狠狠地喊道:“你们这样子虐待一个女孩,对着起自己的身份吗?圣女一系,就是这样子行事?”

    “和你女儿做的事情相比起来,这样子太仁慈了。”罗纳德不以为动,他继续说道:“要我放了她也很简单,你自断右臂,并且让出城主之位,我能担保你们父女俩的安全。”

    “我用圣武士的身份,见证这一次契约,这就是你的赎罪卷。”

    纳戴特咬牙切齿地说道:“赎罪卷的价格实在是太贵,这不可能。”

    “拉克丝,你看看,你的父亲似乎不想救了你啊。”罗纳德用力一踩,他穿的可是铁靴,拉克丝的左手手指骨全部被压扁。

    拉克丝痛得像是一条上了岸的鱼,身体不停在地上打滚摆动,可她又没有办法晕过去,因为罗纳德很是坏心眼地给拉克丝上了个清醒术。

    看到女儿如此痛苦,纳戴特就想下达命令让军队攻击,但又生怕对方杀了女儿,只得忍了下来。

    两千多人,就看着拉克丝在地上翻来复去地打滚……只有少数几个人不忍住,大多数人都是一幅快意的表情。

    城主的女儿是恶魔……回音城中除了少数人,大多数人私下都知道这件事情。

    包括平民。

    好不容易,拉克丝的痛苦减轻了些,她看看着自己血淋淋,软嗒嗒的左手,干嚎几声,然后看向纳戴特,撕心裂肺地喊道:“父亲,答应他啊,我好痛啊……你断手,只要用魔法……就能治好,没关系的,答应他啊,我不想再受苦了……我是你的女儿啊,答应他啊。”

    拉克丝看向纳戴特的眼神中,已然有了淡淡的仇恨。

    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答应他,一只手而已……用魔法就能重新长回来,你不是我父亲吗?不是应该什么时候都宠我,都爱我吗?

    你这个骗子……你这人渣,我都被人虐待成这样了,还不丢下一切来救我,你在想什么?

    啊?

    纳戴特也看到了女儿眼中的仇恨,他一开始还以为这仇恨是针对异端仲裁者的,但随即发现,女儿的眼神在死死地看着自己,她在憎恨……自己!

    为什么?纳戴特感觉到心都凉了,然后贾德的模样浮现在眼前,与自己的女儿重合在一起。

    真是可笑!

    自己最看重的两个人,居然都恨自己。纳戴特讥讽地笑了笑,他已经打算发动攻击了。

    至于女儿……如果自己没有了城主之位,还断了一臂,肯定活不了多久,更别提她,大把贵族在暗地里巴不得他们父女两死掉。

    不过在那之前……他突然对缇娜说道:“尊敬的女士,我可以作出让步,也可以卸任成主之位,但自断一臂这事我办不到,另外,我有件事情想问问女士。”

    缇娜微微挑起柳眉:“请说。”

    “你说你不参与教皇派与圣女派的斗争是吧。”

    “对。”缇娜点头。

    “那我请求你一件事情。”纳戴特指指异端仲裁者:“等我和他们的恩怨理清了,我再接受你的审判是否可以?否则在我看来,你就是明帮着圣女一系。”

    缇娜想了两秒钟,说道:“行。”

    然后退开两步。

    罗纳德皱眉:“女士,他在离间我们,请不要上当。”

    “我本身就是中立的,这次来回音城,就是为了查清女教友死亡的事情而已。”缇娜语气淡然地说道:“教皇派和圣女派的事情,我不参与。”

    听到这番话,罗纳德脸上的淡定消失了,换成了一脸便秘的表情。

    如果他是玩家,一定会大骂猪队友,但问题是,缇娜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队友。

    纳戴特看到这一幕,倒是乐开了花。

    事实上,他真不太敢对圣武士动手,异端仲裁者分了派系,杀了就是杀了,顶多付出些代价就能摆平,但如果杀了,或者伤了圣武士,那事情就大条了。

    拉克丝还在那边呀呀地乱叫着,喊着让父亲救她。纳戴特尽量装作没有听见。

    他正要下令全军攻击的时候,海迪突然挤到了他的身边。

    因为海迪经常出入城主府和军营,笑着所有人都认得她,所以她可以挤到军队中。

    要是贝塔敢这么挤进来,早被攻击了。

    海迪在纳戴特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纳戴特脸色就变了,用一种惊惧的眼光看着远处立立着的缇娜,

    他庆幸自己刚才用话术把缇娜‘摘’出异端仲裁者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