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73 暴雨中的重逢
    圣武士本来就少,而大师级的圣武士更少……眼前这少女年纪轻轻,却已经向着传奇级别迈进,前途无量。

    纳戴特估摸着,且不说圣武士少女自身的实力如何,如果自己敢伤到了这个少女,别说圣女一系,估计连教皇一系都不会放过自己。别看圣女系和教皇系现在打得脑子都快出来了,但中立系的圣武士一向都是两系公认的‘宝贝’,两边都不会去招惹他们。

    看到缇娜退开,罗纳德微微地叹了口气,他本来想用些小手段,把这个前途无量的圣武士少女,拉上圣女系的战车,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这么警惕。

    当然,这也和纳戴特的机警有很大关系,如果纳戴特不说出刚才那番话,多半缇娜女士就会被外人看作是投向圣女系那边了。

    既然淡不拢,那就没有必要留着拉克丝了,罗纳德神色凛然,举起锤子就要往拉克丝的脑袋上砸去。

    但一个光明魔法盾罩在了拉克丝的身上。

    缇娜在一旁说道:“我说过,拉克丝的审判只能由我来,你再做多余的事情,别怪我不客气。”

    罗内德心里啧了声,心想着中立圣武士就是麻烦,然后不再理会拉克丝,冲起锤子大喊一声:“祝福女神!”

    然后一马当先向着纳戴特冲去。

    纳戴特冷哼一声,拨出腰间的长剑,向前一指。

    包围着七人的军队,最前排持盾的战斗突然蹲下,露出后面的弓箭手,大约有五百人左右。

    接下来,便是漫天的箭雨。

    与有受击次数限制的箭矢偏转魔法不同,也与有时效时间限制的远程攻击反弹魔法不同,光明神教的光明魔法盾是被动式技能,受到攻击的时候,会自动启动。

    一波箭雨下来,五名异端仲裁者身上白光连连,但他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继续前方。

    第二波箭雨,依然叮叮当当的声音作响……他们身上依然闪着白光,但身上却多了几根箭矢。

    箭矢入体不深,毕竟他们穿着重盔,一般的弓箭手很难射穿他们的护甲,但弓箭手部队中,有不少人是职业者。虽然不如海迪那么强,但在异端仲裁官们的魔法护盾失效后,还是勉强能射穿他们身上的重甲的。

    但两波箭雨的攻击已经是极限了……此时异端仲裁者们已经冲到了军队前方,和最前面的战士们冲撞到了一块。如果再进行远程攻击,只会误伤自己人。

    异端仲裁官们五人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锋矢阵,罗纳德作为五人中最强,自然是冲锋在前。

    他用力将面前的巨盾锤出一个巨大的凹陷,顶着巨盾的战士双手骨折,吐着鲜倒下,他毫不在意地踩到巨盾上,继续前行。

    其它四名异端仲裁者面外外边,利用左手的铁盾格挡着士兵们的长枪刺击和重剑劈砍,并且时不时抽空反击,一锤子下去,至少有人重伤,运气不好直接砸到要害部位死亡。

    但没有士兵后退,他们前赴后继地扑上去。

    虽然五名异端仲裁者确实很强,但他们的攻击遭受到了遏制,他们不断的击杀,或者击地周围冲上来的士兵,可他们每前进一步,都得花费不小的时间。

    他们的盔甲上,已经沾染满了鲜血,血液又凝固,变成一块块黑色的结笳。

    纳戴特待在队伍的后方,等待着这五名异端仲裁者被自己的军消耗完体力,然后再被乱刀砍成肉酱。

    海迪在纳戴特身边,偶尔会找机会放上一箭,她的实力比弓箭士兵强得多,每一箭射出,都会让最前头的罗纳德感觉到压力,不得不用铁盾将箭矢挡下来。

    这一挡,速度又会慢些。

    所以,每次罗纳德受到海迪攻击,总会用冰冷的视线瞄她一眼。

    战场上的形势已经很明朗,从高空上看下去,能看到回音城的士兵,像是密密麻麻的蚂群一般,正在围杀五个白点,而距离五人不太远的地方,有一个明亮的白点,所有的‘蚂蚁’都绕着它走,形成一片空地。

    纳戴特露出微笑,在他看来,胜利在望。

    可贝塔总觉得有些奇怪……一种久经战场的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那五个异端仲裁者虽然看似发动了自杀式冲锋,但他们脸上很平静,即没有死亡前的恐惧,也没有殉教前的狂热。

    这很不正常。

    只要是神智不是极端不正常的人,面临着死亡,总会有精神上的波动的,比如说,恐惧,害怕,或者说是……荣耀。

    但这五个异端仲裁者,却没有什么大的情绪变化,甚至连战斗中的精神波动,显得都很平隐。

    这是一件怪事,就算是半神,贝塔在游戏中也杀过,战斗中的时候,他们一样也会有情绪变化,也会有精神波动外泄。贝塔不相信,这些人的精神力和意志力,比半神还要强。

    既然不合理,那么总会有个合理的原因。

    贝塔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对方还有后手。

    这可不是好事啊。贝塔让贞德飞高一些,尽量看看战场周围有没有什么异状,而他也注意着纳戴特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内奸,刺客之类的玩意接近后乾。

    毕竟云龙瞳,可以看破幻术和隐身之类的能力,但仔细扫视了一会,并没有发现异常。

    而那五名异端仲裁者,此时已经被包团,他们体力已然不支,现在只能勉强招架着士兵的攻击,他们的盔甲已然有些破烂,盾牌都开始有缺口。

    但他们的情绪,依然很淡定。

    越来越不对,他让贞德在空中巡视,却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

    纳戴特看着这五名异端仲裁者,觉得胜券在握的时候,他左手边,远处的山林,却有白色闪动闪动。

    贞德在空中捕捉到了这异像,在贝塔的命令下,飞过去一看,发现是密密麻麻的轻骑兵,从山林中涌出,他们的身上,背上除了武器外,还插着一根根茂密的绿色树枝,脑袋上还扎着绿色的草围子。

    伪装……最简单的伪装。

    贝塔的云龙瞳,可以看破幻术,可以看穿隐身,甚至还带有夜视能力,却对这种最简单,最基础,最自然的伪装,无可奈何。

    很多时候,最简单的,反而是最实用的。

    骑兵下山,地面震动,隆隆的声音,直接传到了纳戴特这边来。这些轻骑兵在下山的时候,还有些顾虑,怕撞到小树,怕马蹄陷入小坑,下了山坡,他们没有急着冲锋,而是在重整队型。

    “该死,什么时候……马昂城的骑兵。”

    纳戴特脸色都绿了,作为城主,作为一名战士,作为军队的统帅,他十分清楚,骑兵冲锋有什么样的后果,而敌人离他们有一段距离,足够这些骑兵提速了的。

    而他们这边,大多数都是步兵和弓箭手,就算现在想逃,也来不及了,两条腿肯定跑不过四条腿。

    而且现在逃,只会把背露出来给敌人捅穿,对方甚至连阵型都不用重整。

    不管怎么样,先杀掉……纳戴特把视线投向五名异端仲裁者,正想指挥着士兵前上把他们先杀了的时候,却看到罗纳德拿出一张卷轴,扔在了地上。

    ‘光明牢笼’。

    一个圆形的罩子将他们四人包围起来,这是异端仲裁者用来困住异端的手段之一,但有时候,也可以当作是临时的庇护所,给自己人使用。

    该死的……纳戴特气得要命,却也发作不得,毕竟他作为统帅,必须得表现得冷静和镇定。

    光明牢笼里面的声音传不出来,但人人都可以看到罗纳德在里面哈哈大笑。

    “所有人重新列阵,留五十人看住异端仲裁者,其它盾兵在外,分成五排,弓手在内分三列。想活命的,就立刻行动。”

    得益于平时的训练,回音城军队很快就摆好了阵形,而此时,对面的马昴城骑兵也完全从山上下来,在道路那里摆好了冲击锋矢阵。

    所有人都已经换上了骑枪。

    排在最前面的一名白甲骑兵先是策马缓缓跑动,然后越跑越快,他身后的骑兵迅速跟上。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正在向前蠕动的‘海浪’。

    “应该有六百名骑兵。”海迪在旁边,轻轻舔了下有些发干的嘴唇。

    “六百……”

    纳戴特咬咬牙,即使被异端仲裁者杀了不少,但他们这边依然还有两千多名士兵,两千多对六百,听起来他们这边有优势,但实质上……在这种开阔地带,冲锋起来的骑兵,能把他们两千多的步兵,当成羊一样撵着跑。

    “只能拼了。”纳戴特愤怒地说道:“没有想到马昂城的城主这么不要脸,居然派军队过来……呵,这下子,教皇系和圣女系的默契算是打破了,以后我们法兰斯国,就等着诸候战乱吧。”

    原本光明神殿内部的事务,不应该波及到整个国家。

    但偏偏大多数领主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人情和派系网。

    现在双方越打越激烈,马昴城主这次破坏潜规则,绝对会导致多米诺骨牌的连锁崩塌,以后教皇系和圣女系的斗争,绝对是会不择手段了的。

    马昴城的骑兵,冲锋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近。

    回音城的士兵,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就连纳戴特这个城主,亦是如此。

    悲观的气氛在回音城军队中漫延。

    骑兵越冲越近,大地都在震动,现在已经能看到马昴城士兵们狰狞的神情。

    “尽力吧。”纳戴特看着蜂拥而来的骑兵,微微地叹了口气。

    但也就在这时候,风云突变。

    原本晴朗的天空,刹时间就变得乌云密布,而且这乌去甚至还不一般,黑压压的,就像是山脉一般悬挂在半空中,然后天就暗了,虽然说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可也和就快入夜差不多。

    怎么回事?

    别说纳戴特,连马昴城的骑兵队都是一脸疑惑。

    他们第一反应就是气象级魔法……但空气中又没有明显的魔力波动。

    正奇怪的时候,雨点就下来了,真正的倾盆大雨,每一颗雨点都有成人拇指那么大,砸到人身上,隐隐作痛,而且最夸张的是,这雨滴的密集程度,几乎就是无数条水链从空中落下来的感觉。

    “怎么回事。”只是一瞬间,纳戴特的衣物就全湿透了,他感觉自己站到了瀑布底下,空中的水使劲往他的盔甲里钻。雨声太大了,他靠近海迪,贴着耳边大声问道:“你知道什么吗?”

    “这绝对是魔法,有人在帮我们……”海迪眼睛一亮,她大声回道:“绝对是库克。”

    纳戴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但是没有用,刚抹掉,头发上的水珠就像断帘一般地重新盖到他的脸上:“我不管谁在帮我们,但我知道……这次我们有优势。”

    远处传来战马的嘶吼声……这样的暴雨,绝对会把地面变成泥泞,战马负着骑兵,至少总重几百斤,四个马蹄极易陷入泥中,根本没法冲锋,虽然回音城的军队也有类似的麻烦,但没有了速度的骑兵,和毡板上的鱼肉没有什么区别。

    另一边,缇娜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空中的黑云,雨点落不到她的身上,都被一层光幕弹开。

    她伸出手,接住一些雨点,迷惑的眼神渐渐变得明亮起来,瞳孔中甚至还迸发出了仿佛光芒的一样的星尘。

    一道黑影从暴雨中冲出,想救走地上又冷又痛,直呻吟着的拉克丝,但缇娜往前走了一步,不知何时她身后的巨剑已被握在手中,轻轻一扫,那道人影就口吐鲜血,倒在了拉克丝的身边……是海迪。

    缇娜是用剑身拍作的,因为海迪只是受了重伤,没有死亡。

    拉克丝满身泥污,怨恨地看着身旁的海迪,怒骂道:“你这废物,偷袭即杀不了人,也救不了我,活着干什么,去死啊。”

    海迪又吐了一口鲜血,想爬起来,但是没有做到,只能任由暴雨洗刷着自己的身体。

    又一道人影缓缓从雨幕中走出来。

    缇娜的嘴角挂着可爱的微笑,虽然两人许久没见,贝塔还染了头发,但她还是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