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74 借剑杀人
    贝塔身上没有一点水珠,和缇娜不同,雨水是自动避开他,他站立的地方,是干燥的。

    吐了两口鲜血的海迪,感觉身体终于舒服了些,虽然断了两根肋骨,但她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而后便看到库克和那个女圣武士在对视。

    圣武士的表情很奇怪,带着甜蜜的微笑。而库克的表情则是比较正经和严肃。

    这两人绝对是老相识……海迪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小白脸,杀了那个女人,你不是很厉害吗?杀了她,带我离开。”

    凄厉的叫声响起,但在暴雨中,传得不远,也只有附近这几个人能听得到。

    “你的新情人?”缇娜看了一眼地上的拉克丝,有些不解地问道。

    贝塔苦笑着摇头。

    缇娜笑得很开心,眼睛弯弯的:“我想也是,你肯定看不上这种货色。”

    海迪想趁着这两人聊天的时候,把拉克丝拖走,但她正要这么行动的时候,贝塔却突然说道:“等等,海迪,你不能带走她。”

    海迪愣住了,也停了下来。

    贝塔对着缇娜说道:“帮我杀了她。”

    好!

    缇娜应了,没有问理由,没有任何犹豫,巨剑隔空一挥,地上的拉克丝变成两截,伤口处还有白色的烈焰在燃烧。

    海迪坐回到地上,呆呆地看着贝塔,呢喃道:“为什么?”

    贝塔走到她的身边,小声说道:“拉克丝就是纳戴特的心结,她死了,心结就会渐渐消失。然后你就有可能怀上他的孩子,明白了吗?况且,我觉得拉克丝该死。”

    海迪的双眼突然就迸发出莫明的光亮。她正要说话,贝塔却轻轻安了一下她的脖子,后者又晕了过去。

    然后贝塔站起来,面对着缇娜,上下打量了一会,微笑道:“近两年没见,你不但人变得更漂亮了,连实力都强了这么多。”

    “是吗?”缇娜开心地用手指绕着自己耳边的发梢,声音软软的:“你什么时候来的法兰斯国?”

    “大约一个月前。”

    “会不会来圣域?”

    “有可能。”

    “大概什么时候离开法兰斯国?”

    “说不准。”

    缇娜犹豫一阵,然后问道:“你是教皇一系的人吗?要不要我也投向教皇那边。”

    “不用,其实我是来光明神教搞破坏的。你还是保持中立好了。”

    缇娜捂嘴轻笑,虽然贝塔说的是实话,甚至对光明神殿似乎也有敌意,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开心地想笑。

    周围的喊杀声,战马声渐渐不再要闻,战斗似乎准备要结束了。缇娜想了会,说道:“看来你在回音城有其它用意,如果我还留在这里,肯定会给你造成麻烦……那我先离开了。”

    缇娜的眼中,有着许些不舍。

    贝塔没有说话。

    缇娜深吸了一口气:“那你以后如果来圣域的话,一定要记得来找我,或者必须得让我知道你来了!”

    贝塔想了会,说道:“行,没有问题。”

    听到贝塔的承诺,缇娜极是开心,她闭上双眼,光明能量在身扣化成了一对光明羽翼。

    羽翼扇动,她飘浮起来,向贝塔挥挥手告别后,左手一指光明锁链伸出,射中了远处的光明牢笼,将里面的五个异端仲裁者一起带走。

    看着缇娜化成一道光羽消失在黑暗雨幕中,贝塔轻轻吞了口气。远处的喝杀声停了下来,贝塔弹弹手指,暴雨迅速停下,乌云散去,天空变得晴朗。

    两百多米开外的地方,鲜血混着泥水,将一大片的土地染成了红色。战马的尸体,断手残躯仿佛遍布整片土地。

    城主纳戴特加入了对抗马昴骑兵的战斗,现在战斗胜利了,他喘着气,左右扫视,见到贝塔后,他立刻跑了过来,等跑近了,他就看到拉克丝断成截的尸体。

    尸体的断口上,还残留着微弱的光明圣焰。

    “拉克丝!”

    纳戴特大喊一声,眼睛流泪,不顾光明圣焰烧身,直接将拉克丝上半截身体抱在怀中。

    看着女儿死不瞑目,带着怨毒的表情,纳戴特痛嚎得哭不出声来。

    仿佛急促的鼓风机在律动的哭声,在这片战场中回响。

    失去了女儿的父亲……贝塔看着这情景,没有一点悲伤,反而觉得有些想笑。

    这并不是他无情,而是他觉得,把拉克丝弄死了,真是畅快。

    没过多久,昏迷的海迪也醒了过来,她浑身泥泞,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痛哭中的纳戴特,小声安慰。

    贝塔悄悄退开……阿斯什指挥着士兵打扫战场。

    贝塔在城主府三楼休息了三天,三天后,纳戴特请他到书房聊聊。只是短短三天,纳戴特的头发白了许多。

    “那场雨,是你弄出来的?”纳戴特问道。

    贝塔点点头:“我的龙族血脉能力,需要耗费大量的魔力。”

    “为什么没有救到拉克丝。”

    “大师级别的圣武士,我不是对手。况且我也没有足够的魔力再支撑我进行战斗。”

    纳戴特苦笑一下:“是啊,大师级别的圣武士,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她居然杀了我的女儿。”

    想到女儿的惨状,纳戴特双眼有些发红,不过很快他就忍住自己的情绪:“抱歉,我太贪心了,你明明用一场暴雨,救了我们整座回音城,我还这样苛责你。”

    贝塔无所谓地摆摆手。

    “昨天晚上,阿诺德他们回来了……加上他,只回来了五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贝塔有些不解:“就算是埃伦城的士兵追杀,只要他们一心逃跑,也不可能会惨到这种地步吧。”

    “这事我得说明一下。”阿诺德突然从外边走进来,他看着贝塔,无奈地说道:“我们都遇到了异端仲裁者的追杀。他们的数量和情报,比我们想像中的更好。”

    “回来的除了你,还有哪四个?”

    “珀斯,罗本,爱德华,加伦。”

    西翁和厄本也死掉了吗?贝塔叹了口气,

    “我是打算不再掺合到派系斗争中去了。”纳戴特看着贝塔说道:“你曾和阿诺德说过,你想往上爬是吧,那么我就给你这么一个机会,拿着我的介绍信,你可以直接去圣域,面见教皇。”

    “当然,收不收下你,我是不敢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