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82 扬长而去
    四王子好男风这事,全法兰斯的人都知道,相比之下,七王子更正常一些,也更有抱负一些,能力也在合格线以上。

    所以七王子死了。

    对此,众‘吃瓜’群众们表示很正常,王室的事情,再怎么奇怪,都是正常的。至于你杀我,我杀你,没有父之子情,母女之情,兄弟之情,都是小事情。

    真正的大事只有一个,谁能坐上王位。

    除了已死的七王子,还有二公主,王室其它几位子裔都在调查贝塔。但刺客工会确实很有信誉,他们说帮贝塔把身份的事情摆平,果然就摆平了。几拨人先后到拉果郡调查了一番,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然后离开。

    身份很干净,没有异样……复仇者,野心家,能力强,似乎很好色,站位教皇系那一边。

    这是贝塔被贴到身上的标签。

    标签越多,说明这人越很复杂。几位公主和四王子拿到一份差不多的调查报告,看完后,态度自然也不一样。

    大公主表示,这人可以尝试拉拢一下。

    三公主皱眉头说要把这人弄死。

    四王子嘀咕着:好色……女人有什么好,男人才是真爱啊。

    五公主不置可否,冷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六公主气得把报告书摔在桌面上,大骂道:“该死的,好色……我就知道他看上了二姐。那个小白脸,仗着有点本事,就到处乱留情,报告上说他在庄园里还养有一个相当漂亮的异族美女,该死的,男人不可信,一个都不可信。”

    众幕僚在一旁待着,没有人说话。

    发泄了一通后,六公主问道:“这几天,库克有什么异动吗?”

    “完全没有。”一个幕僚答道:“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二公主的庄园里,据说一直在教二公主魔法阵的知识。偶尔出门,也是去魔法材料点买些材料回去,某种程度上,他和二公主是同种人,对魔法研究十分看重。”

    “这更麻烦。”六公主叹了口气:“算了,他的事情暂且不理,其它人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没有。”

    幕僚们自然知道‘其它人’指的是谁。

    某个幕僚上前说道:“大公主招收了两个大师级强者,一名是盗贼,一名是大剑士?”

    “大剑士,哪里来的大剑士,我怎么不知道?”

    六公主穆琳的神色一片凝重。这个世界也有类似‘三大bug职业’的说法,首当其中是圣武士,其次是亡灵法师(术士),然后就是大剑士。

    前两者几乎不可能招揽得到,那么数量稍微多出一些的大剑士,也就成了当权者眼中的香悖悖。

    从出现率,还有成才率上来说,大剑士自然是不算太少的,但撑不住买方市场太大,只要有点势力的人,都想招揽一两个大剑士供养着,而大师级的大剑士,比熊猫更加稀少,每一个,都是能翻盘的杀手锏。

    六公主为什么要外出当佣兵,还不是为了能在佣兵界闯荡出一定的名气,然后吸引更多的强者过来帮忙。

    毕竟她不像大姐和三姐那样,有着自己的地盘和势力,也不像五姐那样,机智过人。她组建势力的方法有些粗糙,那就是折屈身份,和佣兵们打成一片。

    毕竟佣兵中有很多强者,也有很多潜力无限的人,只要在佣兵界打出名声,那么招募强者,应该会容易许多。

    但现在,不是她招募到了强大的大剑士,而是大姐招募到了,这让她生出了极大的挫败感,顿时觉得,自己辛辛苦苦扮演佣兵,在外边闯荡,还有什么意义。

    心情不好的六公主,带着十几个守卫就去了二公庄的庄园作客。

    一进门,就看到贝塔在教导莎莎公主魔法阵方面的知识,两人挨得很近,穆琳当下就有些不高兴。

    其实从常理上来说,两人挨得并不近,距离大概有一米左右,但人和人之间的感官是不同的。在穆琳看来,贝塔这个人,有野心,又好色,接近那二姐,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因为即使隔着一米的距离,她了觉得贝塔这人是在亵渎自己的二姐。

    她走过去,不着痕迹地坐到两人中间,恶声恶气地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老师在教我魔法阵知识。”莎莎公主微笑道:“六妹,你看起来很不高兴?”

    能高兴才怪了!虽然自己不是圣女一系的,但马昴城的城主,怎么说也是她投资的人才之一,结果无端就被回音城给灭了……也不算无端,在她想来,只要马昴城主听自己的,固守马昴城,不要乱惹是非,肯定不会有这劫难,简直就是猪队友。

    “出了点事情……”穆琳看着贝塔:“再看到个恶心的人,更加高兴不起来。”

    贝塔笑了笑:“你可以不看我的,闭上眼睛就行了。”

    “你……”除了王室中人,或者是有实权的大臣,谁敢这样子甩过她面子,穆琳正想拍桌骂街,但一看到二姐正幽幽地看着自己,她只得把怒气憋了下来,恶狠狠地盯着贝塔,说道:“库克-格林,你比我想像中的更要大胆。谁给你的底气。”

    “我的身份。”贝塔依然还是微笑道。

    “一个没落小贵族而已。”

    “但我还是一名术士,龙脉术士。”

    六公主接下来的话一下子就被咽住了。确实,三大最强职业确实是很厉害,但圣武士只为光明神殿战斗,亡灵法师和术士谁都不敢‘乱养’,大剑士是香悖悖,但本质上只是一名刽子手。

    而魔法师,或者术士不同,他们除了有不俗的战斗力外,还有各种奇特的能力,比如说治疗能力,侦察能力,迅速建造工地的能力等等……可以这么说,大师级以上的施法者对上大剑士,如果是限制时间和空间,不准逃跑,那么赢的一定是大剑士。

    可如果没有任何限制,单纯的你死我活,允许逃跑和蛰伏,那么死的一定是大剑士。

    原因很简单,魔法师奇奇怪怪的魔法太多了,魔法师们每掌握多一个魔法,战斗胜负就向他们倾斜一分。

    活得够久,掌握魔法够多的施法者,只有最强大的圣武士才有资格和他们正面作战。

    但因为能成为大师级以上的施法者相当少,因此……大多数情况下,达官贵人们,更喜欢招募大剑士多些。

    魔法师和术士要成长起来,实在太过困难。消耗的资源太多。

    如果贝塔一开始就表露出大师级的实力,六公主就算有所怀疑,肯定也会欣喜地将他收在麾下,但这就和贝塔原本的计划所有出入。

    光是贵族身份,确实没有办法和六公主顶牛,但如果再加上龙脉术士,加精英级别的实力,那么不给六公主面子,也是很说得过去的。

    “你这家伙。”穆琳恶狠狠地盯着贝塔:“我劝你一句,别好别思乱想,你没有那资格。”

    贝塔无所谓地耸耸肩,说道:“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既然六公主你来了,我主不打扰你们姐妹谈心事了。”

    看着贝塔离开,六公主重重地锤了一下桌子。

    “你失态了,六妹。”莎莎公主温温柔柔地说道:“库克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二姐,你不会已经中了他的蛊惑了吧。”穆琳一脸的惊恐。

    在穆琳的记忆中,二姐虽然人很温柔,但从来不会与男子太亲近,更不会为男子开脱,但现在……她居然帮着一个男人解释。

    难道她真的看上库克了?

    仔细想想,似乎也不奇怪。二姐一直以来,只对魔法有兴趣。比她厉害的魔法师,全是老头子,现在难得见到一个实力不错,人长得帅,还能教导她知识的魔法师青年,易地而处,自己说不定都会对库克感兴趣啊。

    穆琳的心里就是不爽,她咬牙切龄地说道:“越帅的男人,越不先说,如果这男人话还说得特别好听,那更是该死的人渣,二姐,你可不能上当啊。”

    “上什么当啊。”莎莎笑得依然温柔,只是眼中多了些戏谑:“我都快三十三岁了,而库克看起来,也就二十二岁左右的样子,如果真发生什么,也是我占便宜了。”

    哦……穆琳顿时无话可说。

    她突然觉得,自己二姐说得好有道理,她居然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

    看着穆琳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莎莎坏坏地笑了下,一闪而没,没有人看见。她继续说道:“你今天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不高兴的。”

    穆琳没有说马昴城的事情,她只是说道:“大姐那边,又招募到了一名很强大的大剑士,而我这边……唉,最近都没有招募到什么强大可靠的职业者。”

    “不急,慢慢来。”

    “我也不想急,但大姐的实力越来越强,再这么下去,说不定我们……”

    “我总觉得,大姐不会对我们赶尽杀绝。”莎莎说道:“只要我们不去和她争王位就行了。”

    “好,就算大姐不动手,那么三姐,还有五姐呢?”穆琳冷笑一声:“她们两人心可黑着呢。七弟肯定是被她们两人其中一个杀掉的。”

    莎莎叹了声,脸上有所哀色。

    虽然她和七弟没有见过多少次,感情也不算得有多深,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她的弟弟,亲人死掉了,心里终归是有些难受的。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强大的职业者,都去投靠大姐,三姐,甚至是五姐,都不怎么愿意来我这里。”

    “因为那是因为你没有表现出相应的诚意。”

    贝塔从楼梯那里缓缓走下来。

    穆琳啪地一声重拍桌子,然后站起来,怒喝道:“你居然偷听我们说话。”

    “刚好听到而已。”面对着六公主的怒火,贝塔表现地很是云淡风轻,他一边走过来,一边说道:“我只是打算去买些魔法材料,刚好听到你们说话罢了。”

    “二姐,你对他可真好。”穆琳哼了声:“你自己钱都不多,居然还给他买魔法材料。”

    莎莎有些脸红:“这……我还没有交学费呢,他用的是自己的钱。”

    切!穆琳极是不爽,但她突然想起贝塔刚才说的话:”你说我没有表现出相应的诚意,我都自己成为佣兵了,都自折身份了,和他们打成一团了,还不算有诚意?”

    贝塔呵呵轻笑了两声:“佣兵们都不是傻瓜,他们看得出来,你只是想用这种方法来获得他们的好感而已。只是你演技太差,没有把那种礼贤下士的感觉表现出来,反而给人一种……嗯,我都配合你们演戏了,你们这些贱民赶快来拜见我,加入我的麾下,为我冲锋陷阵的感觉。”

    “你把佣兵都当成傻瓜,他们在心里都不知道怎么笑你呢。”

    六公主的脸黑得像是炭一些,贝塔一语就说中了她心里的感觉,她极是不舒服:“那我不一样拉扯起一群极有实力的佣兵?”

    “有多少人是你长辈留给你的,又有多少个是你自己招募来的,难道你心里没有点数。”

    听到这话,穆琳感觉自己的喉咙中被是被人塞进了一团排泄物,恶心地想吐。但她却没有办法反驳,三个大师级强者,确实是她母亲送过来,给他当保镖的。

    这两年来,她只招募到了两个实力刚过精英的佣兵。

    “那你怎么主动想来加入我麾下?”穆琳问道。

    “所以我只问你一句话就走了啊。”贝塔笑了笑。

    “为什么?”穆琳说道:“我作为公主,让你下跪表示忠诚,不算太过火吧。”

    “我又不是受虐狂。”贝塔脸上有着轻微讥笑:“一个把我当作白痴,看不起我,又想让我为出生入死的主人……呵呵。”

    一声呵呵,包含着无尽的信息。

    六公主穆琳怒得脑门那里都有青筋微显,脸色都憋得红黑红黑的。

    她憋着怒气,问道:“那我该怎么做?”

    贝塔一脸看白痴的神情:“我又不是你的幕僚,干嘛要为你出谋划策!”

    说完,贝塔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