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84 进度比想像中的更快
    从事实上出发,穆琳的想法是好的。和佣兵们打成一团,在佣兵界打出名号,吸引强大的职业者到自己的麾下,是可行的。

    但问题在于操作……她做得不够彻底。事实上,很多计划,出发点和可行性都是有的,但很多时候,都变成了坏事,原因就是执行度不够。

    正如贝塔所说,穆琳现在的状态不上不下,悬到半空中,佣兵们看不到她的诚意,那些有野心的人,又觉得她不够‘高贵’和‘上进’,自然都不会来投靠她。

    听完贝塔的话,穆琳毫无表情地离开,但留下来的两人,都清楚穆琳把贝塔的话听了进去。

    莎莎公主看着贝塔,语气低低地说道:“谢谢你愿意和穆琳说这么多。”

    “不用。”

    贝塔摆摆手,他这几天也一直在调查几位王室子裔的事情,在普通人中,二公主的风评是最好的,然后就到六公主。

    虽然六公主被佣兵界笑话,并且还有‘好’女色的传闻,但实质上,贝塔并没有看到六公主有什么太过于劣迹的表现,更别提强抢民女这种狗血戏码。

    “我听说,有一种魔法阵,可以融合黑暗和光明元素,不知道老师你懂不懂。”

    贝塔点点头:“略懂。”

    这并不是什么太珍贵的魔法阵,就是涉及到的魔法阵的知识有点复杂。

    “我想学。”

    “你学不了,意志力不够。”贝塔拒绝说道。

    “意志力?”莎莎公主有些不解:“我学习魔法阵的意志很坚定啊。”

    “不是那种意志力,而且对抗魔法阵精神辐射的意志力。”贝塔解释道:“很多魔法阵在绘制的时候,会产生精神辐射,意志力不强的人,很容易产生幻觉。”

    “你怎么看得出来,我的意志力不强?”莎莎有些不解。

    “从你平时做试验,还有使用魔法时精神波动的幅度就可以推测出来。”贝塔想了想,继续说道:“你似乎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魔法知识教育?”

    莎莎公主尴尬地笑了下。她身为公主,本来学习魔法应该比较容易的,但年幼的时候出了些事情,导致没有人愿意教她基本的魔法常识。

    没有系统学过魔法,凭着自己的努力,依然走到了这种地步,不得不说,莎莎公主也是个天才。

    “那好吧,我先教你一些量基本的魔法常识,先把你的短板给补足了。”

    莎莎公主眼睛一亮:“老师,那我们现在就开始?”

    莎莎公主很少叫贝塔的名字,她一向都叫贝塔为‘老师’。

    接下来数天,贝塔都窝在莎莎公主的试验室中,教她学习魔法基础知识。当然,这也传出了一些对莎莎公主名声不太好的传闻,毕竟孤男寡女的,很容易让人产生桃色联想。

    六公主来了两次,她把现在外面关于两人的传闻说了一些,莎莎公主直接无视,对她来说,魔法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贝塔更加不在意……他是个男人,传出这样的消息,根本就是不痛不痒的事情。

    穆琳被训斥了一顿后,开始考虑贝塔的建议,然后在幕僚们的补充完善下,改变了做法,渐渐开始和佣兵们打成了一片,这使得她的名声,开始有了好转的迹象,接下来,她准备按贝塔所说的,接下两三个大型任务,看看能不能真正在佣兵界闯下名声。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然后贝塔和莎莎公主,就遭遇了暗杀。

    贝塔带着莎莎公主去魔法材料店,教她辨别魔法材料方面的基本常识。然后在离开的途中,受到了不知名势力的袭击。

    六名蒙着脸的人从人群中冲出来,但还没有接近贝塔和莎莎,就被击杀。

    贝塔直接用了奥术飞弹炸死四人,莎莎公主使连锁闪电魔法,把剩下两个暗杀者电成了焦炭。

    查看了一下这些暗杀者的尸体,对方很谨慎,无论武器,还是穿着,都是普通的手工品,贝塔并没有从中查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检查完后,贝塔和莎莎公主回到庄园,他看着神色平静的公主,问道:“你已经了习惯了这样的暗杀?”

    “是啊,一年好几次呢。”莎莎公主笑了笑:“所以平常我很少出门,今天有你保护我,所以我才会不带护卫就出来。”

    “你就这么信任我?”

    “我觉得老师你的实力,不止精英级别这么简单。”

    贝塔笑了笑:“如果我有大师级,干嘛还藏着掖着,直接就可以得到高等爵位,而且大把人愿意拉我到他们的阵营中去。”

    “倒也是,可能是我多心了。”

    莎莎展颜一笑,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中。

    贝塔有时候真的很服气女性的直觉,简直是突破魔法,极度不科学的玩意。

    到了傍晚,庄园中来了个意料之外的客人。

    五公主带着一群士兵过来了。

    这群士兵把庄园团团围住。

    莎莎公主拿起法杖走出门,贝塔跟在她的身后。虽然贝塔实力更强,但莎莎公主作为此地的主人,肯定得走在前面,与来人接触交谈。

    “二姐。”五公主见到莎莎,脸上表情显得很冷淡:“听说你们当街杀了六个人。”

    莎莎公主看到五公主,脸上少见地露出少许厌恶:“路易丝,很久不见……如果你来我这里作客,我会很欢迎,但你把治安官派过来,而且还包围了我的庄园,是什么意思?”

    “公事而已。”路易丝模样有莎莎公主有点相似,但眼角更宽些,显得有些嚣跋:“有人批评你们当街无缘无故地杀了他的下属,所以这次我过来,就是想谈谈这事。”

    莎莎公主皱眉:“路易丝,是我们受到暗杀,你居然说我们当街无缘无故杀人?”

    “所以才要和你谈谈。”路易丝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我知道二姐你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你的下属可能会做。根据我们接到的情报,你的下属库克-格林,当街杀人,我们得把他抓去审问。如果确实与他无关,自然会放他回来。”

    贝塔微微挑起眉头。

    莎莎极是不满:“路易丝,你这是听取别人的一面之词,我能保证库克没有乱杀人,因为当时我就在他的身边,我也杀了两个,是不是要把我也抓进去?”

    “当然不会,二姐你怎么说也是公主,抓进去了对我们王室的名声不好。”路易丝依然古怪地笑道:“以后你就待在庄园里别出来好了,免得又惹出什么事情。”

    既然莎莎的性格再好,听到这话也不禁有了怒气。

    贝塔走上两步,问道:“五公主是吧,我想问一下,谁指认的我?”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路易丝看都不看贝塔一眼。

    贝塔轻笑一声,说道:“白痴。”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莎莎愣了一下,然后微笑起来,接着退后两步,把主导位让给了贝塔。

    除了贝塔和莎莎,其它人都张开了嘴巴。

    好一会,路易丝反应过来,她怒眉横立,喝道:“你在骂我?”

    贝塔没有理她。

    “你居然敢辱骂王室成员?”路易丝一挥手,她身后两个大师级的职业者就要上前抓人。

    莎莎公主手中魔术向前一指,整座庄园的墙壁开始发光,一条条魔法纹路显现出来。实质上,整座庄园都已经被莎莎刻上了魔法阵。

    贝塔自然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这里是我的庄园,我看谁敢在这里动手。”

    莎莎脸色有些冰冷。

    路易丝如果捕食的鹰隼一般看着贝塔,好一会,她移开视线,看着莎莎:“二姐,你这下属没有把我们王室成员放在眼里,你不管管,无论怎么样,你也是我们一员。”

    莎莎没有说话,依然站在后面没有动弹。

    贝塔说道:“路易丝公主,我只是说了一声白痴而已,我没指名没指姓,骂的是其它人,如果你自己代入到这词里,可与我无关。”

    略显怪异的语气,让人听了就觉得火大。

    路易丝冷冷地看着贝塔,呵呵冷笑两声:“好一张会狡辩的嘴巴,等你到了监狱里,我看它还会不会有用。二姐……如果你顾念一点姐妹之情,就别让我难做。”

    莎莎皱眉,正要说话,贝塔挡在了她的面前,说道:“路易丝公主,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扯上别人不太好,我就想问一下,谁指认的我?”

    “我。”

    一个刚lv1的职业者走到贝塔前边些,一双老鼠小眼,脸上带着嚣张的表情:“我亲眼看到你,无缘无故杀了五个普通的市民。”

    “然后呢?”贝塔走上前,按在对方肩膀上。

    然后……

    这人没有说话机会了,因为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化成了一个人形火炬,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化成了一堆灰烬。

    lv12级的施法者,要对付刚入门的职业者,都不需要使用真正的法术,只要将魔力元素灌进对方的身体里,自然就会达到杀人的目的。

    “现在没有指证人了。”贝塔摊摊手。

    愣了数秒后,路易丝看着地上的灰烬,全身都颤抖起来,她的眼中甚至冒出了些血丝:“你居然敢……”

    但她的声音在下一刻立刻停止了。

    莎莎公主手中的魔杖对准了路易丝,她神情冷如冰霜:“五妹,我一直以来已经很退让,如果你因此觉得我好欺负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带着你的人滚,否则我不介绍在这里,就直接把你杀了。反正你们杀了七弟,那么我杀个妹妹,也是没有问题的。”

    庄园墙壁上的光芒越来越盛,整座庄园充满狂暴的魔力元素,路易丝恶狠狠地剜了一眼贝塔,然后压低声音喝道:“我们走。”

    然后她当头走了庄园,带着一群士兵离开。

    等人全走光了,过了一会,莎莎公主手中的魔杖一松,掉落在地上,她整个人也跌坐在地上,额头上满是汗珠。

    同时她还轻轻地拍着自己的胸口:“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还好魔法阵没有失控,否则我们全完了。”

    魔法阵的光芒渐渐减弱。

    贝塔也是无奈地啧了声,刚才他也感觉到了,魔法阵确实处于失控的边缘,也就是说,莎莎在庄园中绘制的魔法阵,是个瑕疵品。

    “你需要更扎实的魔法阵技巧。”贝塔把莎莎拉了起来:“我会好好教育你的。”

    莎莎羞涩一笑。

    路易丝带着士兵和护卫往回走,心中满是怒火却发泄不得。

    以往那个一直唯唯诺诺的受气包二姐,居然反抗了,这让她极是不爽。

    挥了挥手,她让治安官带士兵离开,自己则和两名大师级护卫回自己的庄园。

    她坐在马车上,在思考着,如何干掉贝塔……顺便,再干掉自己的二姐。

    以前二姐不反抗,她觉得留着也无所谓,但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路易丝的庄园在王城西郊,她坐着马车,突然觉得周围很安静。

    虽然这条道路以前也一样安静,但至少不家虫鸟的叫声,但现在……她什么也听不到。

    “调头。”路易丝心一中突,急忙喊道。

    车夫是个大师级的战士,他立刻调转马头,但已经迟了。

    马车的前后左右突然出现了一群穿着白色哭泣面具的灰袍人。

    这群人浑身散发着浓重的杀气,仿佛巨岩一般地压了过来。

    路易丝脸色变得苍白:“这不可能,哭泣面具,怎么会向我动手?”

    她话音刚落,这二十多名戴着哭泣面具的职业者,同时动手了,他们化成一道灰色的光影,在短短数秒钟后,仿佛透明人一般在马车周围来回穿-插。

    马车被讥讽抛起,落下,碎成无数的木块,路易丝的身体也掉落下来,落在地面上,变成一块块的血肉,头颅落在地上,滚了好远,最后正面向上。

    无法瞑闭的双眼,无神地望着天空,仿佛在问:为什么!

    正在莎莎公主庄园中休息的贝塔,突然咦了声。半分钟过后,贞德落在窗户上,抓着贝塔给她的王陵钥匙,飞上了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