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86 瓮
    大公主的笑声很大声,大到整座庄园都几乎可以听到到。

    她的眼角,甚至还出现了一些泪珠,明显是一幅听到天大笑话才有的表情。穆琳看着大姐,极是不爽,但只能鼓着嘴忍着气,没有说话。在她的观念看来,贝塔的话,确实是有些让人觉得无话可说,也难怪大姐笑得那么开心。

    “要是说美色的话,莎莎兴许还能给你,但金钱和权力。”大公主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还真看不出来,她从什么地方,有什么资格可以给你。”

    话的最后,带着三分质疑,以及七分的不屑。

    “话不是那么说,每个人对于金钱和权力的概念不同。”贝塔仿佛没有听见大公主的讽刺一般:“在我看来,每个月有几枚金币用用,就已经很好了,而且我也可以让庄园里的守卫们帮我做做事,这就是我想要的权力。两样我得有了,谁说莎莎公主不能给我。”

    信你才有鬼了!

    大公主和六公主两人都用冷漠的眼光看着贝塔。

    一个龙脉术士,说自己每个月只要花几枚金币,有些人帮跑脚就很满足了……任谁听了都会觉得是天大的笑话。

    “看来你是被莎莎的美色给迷住了。”大公主呵呵了声:“要说女人的话,我手下也有几个女人,比二妹更漂亮得多。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全送给你。”

    虽然说大公主也是女人,但身为上位者,她从来没有把普通女性当成和自己一样的女人。

    在她看来,自己是高贵的,虽然有女人的身份,但本质上,和那些贱民有着极大的区别。

    血脉上的区别,能力上的区别,灵魂上的区别。

    天与地的区别。

    贝塔只是微笑,根本不接话。

    大公主等了一会,见贝塔没有反应,便无奈地摇摇头:“没有上进心的年轻人啊……六妹,喊你二姐下来吧,就说我有些事情想和她谈谈。”

    “大姐,你上来吧,刚好我也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莎莎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

    大公主抿嘴一笑,上了楼梯。

    六公主穆琳看着大公诉背影,轻轻哼了声,然后踮起脚,拍拍贝塔的肩膀,说道:“表现得不错,对你稍稍改观了,但你要想配上二姐,还是需要努力的。”

    说完话,穆琳也上了楼,她有些不放心二姐,毕竟以前大姐常把二姐骂哭。

    贝塔回到房里,开始研究起黑棺上的魔法知识。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就到了深夜,大公主和六公主早就离开了,傍晚的时候,二公主上来了一趟,同时让侍女把晚餐送了上来。

    贝塔伸了个懒腰,爬到床上休息,但还没有睡熟,就突然睁开了眼睛。

    此时贝塔得到了贞德用心灵链接发过来的画面……一个黑衣人从庄园中离开,以很快的速度向着城郊的方向奔跑。

    什么人?

    贝塔有些好奇,翻身起来,没有惊动庄园中的守卫,悄悄地追了过去。

    因为有贞德在空中一直监视着这黑衣人,即使她离贝塔很远,也不握走丢。

    这黑衣人应该是个女性,身材高挑,婀娜多姿。

    庄园中除了二公主外,就只有几个侍女。首先排除掉二公主……二公主身材娇小,像少女更多些,不可能有这么高挑的身材。

    那么只有那几个侍女了。

    难道是其中一位?

    贞德继续发来心灵链接,这黑衣人来到郊外一切小木屋,钻了进去。

    随后没过多久,贝塔赶了过来,他在小木屋外边观察了一阵,发现里面似乎没有动静,便悄悄走过去,从窗户那里看进去。

    小木屋不大,里面很黑,但因为贝塔有云龙瞳,也能看得清楚。

    屋内只有数样家具,很整洁干净,但就是看不到人影。

    “我没有看到有人出来。”

    似乎是听到了贝塔的心声,贞德的声音从心灵链接那里传过来。

    但里面确实是没有人……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小木屋里面有密道。

    贝塔从窗户那里翻进去,在里面搜索了一阵子后,真让他找到个官道,利用精神力感知,确认没有任何陷阱之下,他顺着官道的石阶走了下去。

    这个官道连接到大约地下十米左右的一处地下空间。

    从地下空间相当不规则的形状来看,应该是自然形成。这空间并不大,但里面还是有一些石制平台,另外最重要的是,里面没有发现贞德看到的黑衣人。

    难道这个空间只是个伪装,真正的密室不在这里?

    贝塔在附近找了一下,就看到四个大木碗,碗中摆放着一些灰白色的粉尘。另外在四个碗的旁边,还摆有一个瓮,贝塔很谨慎,他用精神力反复扫描了这个瓮数次,确认没有任何陷阱后,揭开了瓮上的陶盖子。

    然后他的眼睛微微缩了一下。

    瓮中赫然放着一颗头颅,五公主那死不瞑目地在瓮底看着贝塔。

    贝塔轻轻盖上了瓮盖,又在附近找了一会,实在没有办法找出隐藏的官道,便想暂时放弃,下次再来。

    但这时候,他左方的墙壁那边,似乎传来些响动。

    贝塔心念一动,跑到一处角落,放下乞息极其微弱的空间坐标,然后躲进了豪宅术空间中。

    豪宅术空间,是能看到外边情况的,没过多久,密室一处土墙,突然翻转出一翻门,黑衣女人从里面走出来,然后又有回复到原位,和之前的模样没有任何区别。

    这女人没有戴面子,也没有戴头篷,她提着一个大麻绳袋,走了出来。

    贝塔看见这女人,生得挺漂亮的,就是眼圈有些发黑,似乎很没有精神的样子,在这种环境中,显得极是诡异。贝塔没有在庄园中见过这女人。

    她出来后,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戒备,浓呼吸了几口气,似乎是在闻着什么味道。

    嗅了一会后,她去取五个木碗那边,检查了一遍后,便将麻袋中的东西倒进瓮中,贝塔的眼神很好,隐约能看到,麻袋中,一截截带血的肢体,或者器官从麻袋中滚进到瓮中。

    然后这女人哼起了不知名的歌,在寂静的密室中,歌声极是骇人。

    把东西都倒进瓮中后,女人张嘴对着瓮中吹了口气,而后便看到瓮中冒出苍蓝色的火焰,女人把瓮盖放上去,自个坐到旁边的石台上,继续哼着奇怪的歌谣。

    大概木分钟后,女人不知从那里拿出一个大木碗,放到其它五个木碗的旁边,然后打开瓮盖,给新的木碗倒进一些灰白色的粉尘。

    “那五个木碗中装的都是骨灰?”

    贝塔心中极是惊讶,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乱碰那些东西。

    女人倒完了瓮中的东西,便离开了秘室。贝塔等了会,从豪宅术空间中出来,也想离开密室,然后却发现,密室入口的隐蔽小门,居然从人从外面给封死了,即使以贝塔那高达十点力上的力量,也依然没有办法顶开入口的木板。

    要是普通的施法者或者战士,甚至的盗贼,要是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被困死在这里面。

    但贝塔不同,他在来王城的时候,就在郊外记录下了魔法坐标,他只要直接传送,就可以脱离这个秘室。

    “贞德,你继续监视那个女黑衣人,看看她会去哪里。”

    “知道了,主人。”

    贝塔没有急着传送走,而是走到隐藏密道那里,左右堔索了一下,然后找到了打开隐藏秘道的机关。

    贝塔走进去,顺着向下的楼梯走了一会,终于走到了真正的地下秘室,一处占地面积大约只有二十的小空间。

    秘室的墙壁那边,全摆放着木头柜子,然后上面摆满了木碗。

    贝塔走过去,惊讶地发现,上面摆着数层,近乎密密麻麻的木碗,碗里全是一些灰白色的粉尘。

    这里是陵墓?

    贝塔有些不解,但随后立刻就推翻了自己这个猜想。

    如果是陵墓,那么肯定会有互者名单。比如说冥神教的地下大骨墓,每一颗头骨上面,或者头顶上,都放有一个小牌子。

    牌子上写的这颗头骨生前是谁,是做什么的。

    但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个木碗,一碗碗的骨灰。

    贝塔又在附近寻找了一阵,没有再找到有价值的东西,便传送出了密室。

    他正从郊区往二公主的庄园赶,这时候却突然收到贞德发来的精神短讯。

    “主人,那个女人不见了。”

    “跟丢了?”贝塔想了想,问道:“人在哪里消失的?”

    “在城中心附近。”

    贝塔停下来,回忆了一下法兰城的地形图,然后发现,这女人消失的地方,离王宫最近,其次便是大公主的庄园。

    “贞德,这几天要辛苦一下你,帮我死死盯着大公主的庄园,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异动,一定要告诉我。”

    “行,没有问题。”贞德的少女音响起:“但你要帮我买一些漂亮的衣服,我很快就要用得上了。”

    贝塔愣了一下,然后眼神亮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你快要变成人形了?”

    “主人……你刚才兴奋了是吧,兴奋了吧……你这变态,离我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