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89 坚韧的女仆与崩溃的公主
    权力是个好东西,只要思维正常一些,不是精神病或者隐世之人,都很喜欢。

    阿曼达自然不是隐世者,她虽然年纪还轻,但确实也到了开始有所‘追求’的年纪。

    看着雪莉似笑非笑的神情,阿曼达低眉顺眼地说道:“是,我想帮贝塔阁下做事。”

    “那你得想好了。”雪莉放下手头的工作,她知道贝塔挺看重阿曼达的,因此也不会怠慢:“你现在和贝塔,是合作关系。虽然你常帮他做事,但你确实还是自由身,贝塔也没有把你当成下属看待。可你一旦进到城主府中,选择了职位,那事情就会有所改变。你会打上贝塔下属的烙印,很多事情,就必须得改改了。”

    “想要得到,必须得先付出。”阿曼达点点头:“我们商人中也有类似的理念,所以我能理解。”

    失去什么……阿曼达心里也明白了,自由的意志和灵魂。

    但在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真正的自由。就算不投靠贝塔,等她的生意越铸越大,名声越来越大,自然会有其它贵族找上门来。

    但那些贵族,可未必有贝塔和雪莉那么好说话了。

    她知道自己挺漂亮的,虽然比起雪莉还差得远,可如果成为其它贵族的手下,多半也要被人绑到床上去的。

    贝塔有雪莉,有茱迪这种美女在身边,多半看不上她,况且就算看上了……她也不亏啊,毕竟贝塔又帅又年轻,还是领主。这样的男人,愿意对他张开腿的女人,排着队,能从湿地排到王城。

    男人和女人,都是外貌协会的成员,阿曼达自然也不能免俗。

    “既然你明白了,那么我这里刚好有个闲职。”雪莉微微一笑:“税务,会计,和出纳,在其它城市是一体的,但贝塔说这三者必须分开,而且各有职责。税务官和会计官都已经有人选,出纳就交给你吧。这可是个相当重要的职位,好好干。”

    阿曼达自然知道出纳很重要,但这就浪费了她作为商人的经商天赋。

    只是她没有拒绝的权力,自己上门想要事做,对方也给了个重要的位置出来,如果再挑三拣四,确实是不太应该。

    “你现在先回家休息一下,明天正式过来工作吧。”

    “行,明瑚我再过来。”

    看着阿曼达离开的背景,雪莉轻轻一笑。

    现在渥金城很缺人渚,阿曼达本来就是她准备挖掘地过来帮忙的,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倒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出纳只是磨磨阿曼达性子的职位,几个月后,只要她表现还行,自然会有筻重要的位置等着她。

    雪莉继续处理政务……渥金城的人越来越多,事情自然也越来越多,每天处理大量的事务,很是烦人,但一想到是在帮贝塔看着他的家,雪莉就感觉到全身都是力气,甚至还有一种满足感。

    没过多久,一个士兵敲门进来,禀报了一件事情,雪莉听完后,神情有些不快。

    “继续提神他们,如果他们想跑,就抓回来。”

    士兵领命而去,到了下午,士兵前来禀报,说有一个人想跑,已经被抓回来了。

    雪莉有些惊讶:“只有一个人吗?”

    “对。”

    “带我去看看。”

    十多分钟后,阴暗的地牢中,雪莉看到了一脸落魄的约书亚。

    一年多前的英俊青年,现在已经沧桑地快要变得大叔了。

    满脸的胡子,头发脏乱,还有许些灰白色的头发夹杂在其中,脸色更是衰败。

    看到雪莉在好奇地打量着自己,他冷哼一声:“想笑就笑吧,贝塔的母狗。”

    “嘴巴还真是脏。”雪莉也不着恼,她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问道:“茱莉不愿意和你一起走。”

    “嘿嘿嘿,一个背叛主人的婊子,一个嫌贫爱富的贱女人而已。”

    哦……

    雪莉转身就走,这样的男人,多看一秒钟她都觉得恶心。

    雪莉抽空去了茱莉的房间,看到漂亮的女仆小姐姐正坐在床头,一脸的呆滞,她的眼中,还有红色的血丝,显然才哭过没有多久。

    “为什么不和那个男人一起走。”雪莉有些不解:“如果你们一起走,我们多半是不会追的,顶多就是确认一下你的去哪里了而已。”

    “走了又能怎么样,没有贝塔的赦令,他只能永远东躲西藏。”

    “所以你不愿意和他过这样的生活。”

    “不是,我只是不想他成为一个藏头露尾的废物而已。”茱莉脸上是一幅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我告诉他,贝塔其实很好说话,只要他诚诚恳恳地认错,一定会得到原谅的,但没有……”

    雪莉鼻瓮动了下,走到茱莉的身前,直接一把扯开了她的衣服。

    饱满的胸口下,有一道刺痕,虽然已经结疤。但暗红色的条纹在雪白的皮肤上,显得极是刺眼和狰狞。

    “这样的男人,你还想着他干什么。”雪莉有些不解。

    “他手下留情了,不是真的想杀我,只是情绪有些激动。”茱莉依然在为自己的男人开脱:“他最近过得很辛苦,压力很大。”

    “他自找的,野心太大,恩将仇报。”雪莉冷笑一声:“你也是傻,如果我是你,绝对就和这男人断绝关系。”

    茱莉看着雪莉,脸上露出微微的嘲讽:“说得简单,如果我们两人换成你和贝塔呢,你也会和贝塔断绝关系?”

    雪莉愣了一会,说不出话来,但过了会,她微笑道:“把约书亚和贝塔相比,他也配?”

    这下子,轮到茱莉无话可说。

    ”放心,我们不会杀约书亚,会好好养着他,等贝塔回来再做决定。“

    说完话后,雪莉离开了,身后只剩下茱莉悠悠的长叹声。

    同一时间,贝塔带着六公主和三个佣兵一路前昨晚秘室的方向走去。

    他时不时用魔法创造出一些奇怪的魔法纹路出来,然后解释说,这些是偷窃尸体者留下的的魔力印记。

    六公主和三名佣兵都不懂魔法,自然只能听他瞎忽悠。

    然后很顺利地就把三人带到了小木屋那边去。

    进到木屋后,五人发现一长方形的大石块压在木屋中间,石头很大很重,至少有一吨多的重量。

    贝塔终于明白,昨晚为什么打不开秘室的入口石板了,被这么一块石头压着,除了极高等级的战士,或者巨龙,其它人想一个人推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贝塔可以魔法结行把入口打碎,但那样子太浪费体力和魔力,至少得轰好几分钟,还不如传送术来得方便。

    一个木屋中,有个大石块,任谁都会觉得不太正常。

    几个合力将石块搬开,打开密室的入口,瘦干的佣兵为了表现自己,一马当先进去了。

    随后六公离异兴奋地下去,她感觉自己似乎要找到五姐的尸体了。

    进到额定中,里面很暗,痕干男子正要点起火把的时候,贝塔弹弹手指,一颗光球出现在半空,白色的光芒将附近点亮。

    瘦干男子悻悻收起了火把。

    穆琳拍拍贝塔的肩膀:“不愧是魔法师,果然有用。”

    称赞完贝塔后,六公主四处张望,很快就发现了那个大瓮和六个森碗。

    瘦干的男子先过去,他确认了一下后,说道:“公主,没有危险,也没有机关。”

    穆琳这才走过去,看到木碗中的白色粉末,脸一下就变得扭曲起来。

    此时瘦干男子还没有发现穆琳的异常,他看了一会,说道:“公主,这好像是骨灰啊。”

    贝塔此时在穆琳的身后,看不到前者的表情。

    瘦干男子回头,发现了穆琳有表情有些不对劲,他靠近过去,关心地问道:“公主殿下,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听到骨灰这两个字,穆琳的表情越发扭曲,双眼中的瞳孔仿佛都已经开始失去了焦距,身体也摇晃起来,仿佛要摔倒。

    瘦干男子伸出手想扶她一把。

    但这动作却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银光一闪,瘦干男子的右手直接被斩断,穆琳手中已经握了一把长剑。

    这变故吓到了三个佣兵。

    两秒钟后,瘦干男子才惨叫一声,连连后退,看着六公主的表情明显有了恐惧之心。

    穆琳抱着衣袋,惊恐地尖叫,然后跑出了农密室。

    贝塔看着三个佣兵,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把手捡起来,快去光明神殿治疗,还能接上。钱不够,就记在六公主帐上。”

    然后贝塔追了出去。

    他看出来了,六公主的精神明显已经崩溃,似乎是看到了极其可怕的事情一般,跑得飞快,路上有东西直接一剑两断。

    好在她一直在往郊外中,专往草丛高,树多的地方躲,这才没有再误伤到其它人。

    赆塔在后边,紧紧跟着,也不上去阻止。穆琳现在精神崩溃,不能再多刺激,再刺激可能情况会更糟。

    这很不正常……骨灰而已,就算觉得恶心,也不可让人恶心到精神崩溃的地步。

    况且穆琳自己本身还是一名职业者,也做过不少的任务,不可能没有见过骨灰。

    除非……是特定环境下的骨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