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90 只要是贵族世家,总会有精彩的宅斗大剧
    这世界有鬼有神,凡人们畏惧鬼神,职业者尊敬鬼神,而强大的魔法师们,想自己成为神。

    魔法女神开了个好头,也开了个坏头。

    她的事迹告诉世人,人类是可以成神的,只要凝聚出神格。但她的事迹,也直接让一大批的野心家产生了不必要的想法。

    而后各种凝聚神格,点燃神火的方式都出来了,大部分都被证明不可行。但有一种方式是可以成功的。

    利用邪神的邪神偷取信仰之力,邪能来自于虚空,是邪神们较为常用的能量,本质上就具有混乱,吞噬,以及自我毁灭能力。

    但偷取神力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向神明挑衅,并且虎口夺食的行为,很快利用邪能凝聚神格的方式,被众神们发现,联手镇压,懂得运用邪能的魔法师们,全部死亡。大部分研究资料也被摧毁。

    但……总有些资料藏得很好,留了下来。

    而在游戏中,‘游学者’玩家们发掘了这些资料,并且公布到了论坛上。

    那时候是游戏初期,玩家们虽然很聪明,但他们不可能利用邪能真正成神,连信仰之力都偷取不了,毕竟实力不够,不过邪能另一种作用玩家们倒是发掘出来了。

    强力的精神攻击能力。

    和普通幻术系,或者精神系魔法不同,邪神造成的精神伤害,对于npc来说,大多是永久性的,就算是受到系统保护的玩家们,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严重点的可能得去看心理医生。

    邪能魔法出现一个月后,官方从游戏‘本质’上删除了这种魔法。

    之后这事情被其它游戏公司拿来炒作,打击和诋毁游戏官方公司。

    游戏官方什么都没有做,反而是人民日报发了篇文章,洒洒扬扬几千字,大意就是:游戏市场很重要,是文化舆论的前沿阵线,上个世纪末,因为政策一刀切的关系,导致兔子国的游戏文化市场拱手让人,年轻人接受的都是什么魔法世纪,蒸汽朋克,废土末日等游戏题材,使得很多年轻人骨子里对于以西方为首的外国文化有好感,连审美观都改变了许多,另外还有就是大量的金钱被国外游戏公司赚走了。

    现在好不容易国内有家公司抢夺到了游戏市场科技最先进的高地,任何新生的事物都是需要改进的,偶尔一时的失利,只要不是太过于灾难性,都应该抱以宽容,只要游戏官方愿意改进就好。

    至于这个游戏也是西方魔法题材……无所谓,我们自己做的游戏,其中的核心价值观,必定得按我们兔子国的理念来塑造。

    玩家们表示……好吧,你是大爷,你说什么都对。

    既然有大爷在后面给游戏官方撑腰,其它游戏公司见事不可为,就放弃了围攻和诋毁,转而专心研究起虚拟潜入技术。

    贝塔在后面跟着六公主,发现她的表现,似乎很像是中了邪能魔法的样子。

    游戏官方可以‘删除’邪能魔法,但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可能连神都做不到这种事情。

    如果是邪能魔法,贝塔也没有信心把六公主给‘救’回来。

    而且……六公主什么时候中的邪能魔法,之前还好好的,难道那些骨灰和木碗的摆放很有讲究,是特殊的魔法阵?

    贝塔随后立刻速写了这想法,太扯了。

    六公主在前方一直跑,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追着她一样,偶尔惊起一只野兔,她会吓得直接追上去,把野兔剁成肉酱,好像如果她不这么做,兔子就会变成怪物,把她杀了一样。

    跟了好久,六公主几乎已经跑到了树林内部,她找到处树洞,钻了进去,在里面缩成一团,仿佛无助的幼童一般哭泣着。

    贝塔在树洞外,还听到她在不停地用惊恐的语气念叨着。

    “大姐,别杀我……别把我做成骨灰。”

    “妈妈还在家里,她不会变成骨灰的。”

    “爸爸会骂……别烧我,我不会告诉爸爸的。”

    “大姐,我会乖乖听话的。”

    贝塔听得直皱眉头。

    不久前六公主才和大公主正面接触过,也没有见她害怕对方到这种程度。

    六公主一直在自言自语,一会哈哈大笑,一会低声求饶,仿佛有两个人格一般。

    典型的精神崩溃。

    贝塔本想等六公主自己安静下来的,但再这么下去肯定不行,再不采取措施,肯定会救不回来。

    贝塔在豪宅术空间中翻了翻,找到张催眠卷轴,扔了进去。

    没过多久,树洞里彻底安静了下来。贝塔走进去,抱六公主抱了出来。

    这雌雄莫辩的少女,体重很轻,估摸应该没有超过九十五斤。

    贝塔看着满脸泪水和鼻涕六公主,觉得有些难受,便从她的衣袖上扯下一次衣角,随便帮她擦了擦,然后把衣角揉成一团,扔到了树洞里。

    然后他抱着公主离开。

    大约半小时后,一个黑衣女人找到了这里,她左右看了看,钻进树洞里,捡出了那团衣物,摊开,看着上面有些恶心的污迹,强获至宝。

    贝塔抱着穆琳回到二公庄的庄园,一路上自然是受到了不少人的注意。

    二公主从魔法试验室里冲出来,仔细检查过穆琳的情况,发现她只是在昏睡,便松了口气。

    贝塔刚才也检查过了,六公主身上并没有受到邪能侵袭的迹象,她会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很明显了,是精神影响,纯粹的大脑出了问题,并非魔法因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二公主看着贝塔,眼中有些责备:“库克,你应该保护好她。”

    贝塔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后,二公主沉默了,然后她轻轻低头,说道:“抱歉,我错怪你了,这事确实责任不在你身上。”

    二公主的脸上有着悲伤和无奈。

    贝塔有些好奇:“你似乎对六公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有一定的了解?我看六公主并不像是很怕大公主的样子。”

    二公主脸上有些难以启齿的表情,过了会,她轻轻说道:“其实……现在的大姐并不是大姐,她是二姐,我应该排第三。”

    贝塔听完,立刻明白了:“你们的父亲,还有一个女儿,私生女?”

    二公主点头,很快就陷入了回忆:“父亲在没有成为国王之前,曾经和他的贴身侍女有过一段感情,然后那个侍女怀孕了。我们可是法兰斯王室,怎么可能给一个侍女名份,王室不允许子裔中出现非贵族血脉的后代,然后那个侍女死了,私生女失踪。”

    贝塔大概猜到了些东西:“那个私生女没有死。”

    “对。父亲偷偷把她藏了起来,并且用一具容貌身材差不多的尸体,堵住了反对者的嘴。”二公主淡淡笑道:“某种程度上来说,父亲还是挺重感情的。真正的大姐失踪了十多年后,又突然出现了。一出现便向我们所有人宣布了她的存在,用一种很特殊的方式。”

    贝塔静静听着。

    “她回来,直接杀掉了当年逼死她母亲的人,包括六妹的母亲。”莎莎公主脸上有着一种古怪的表情,其中藏着些惊恐:“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听说……真正的大姐,当着六妹的面,把六王妃杀了,肢解了她的尸体,烧成了骨灰,并且把骨灰装在一个木碗里,兑了些水,强硬灌进了六妹的嘴里。当时的六妹才五岁多些。”

    贝塔听着有些嘘唏,就算他早已经心硬如铁,听到这些,也不得不感概。

    六公主看起来雌雄莫辩,一幅假小子样,做事大大咧咧,又不聪明,但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

    “之后六妹昏迷了十多天,一直是我照顾她。”二公主的脸上即是宠溺,也是怜惜:“六妹差点就死了,好不容易醒来,她忘记了很多事情,在她的记忆中,母亲和父亲都不见了,去了很远的地方。”

    “知道事情起因的人,不愿意对六妹说真相,也不愿意让她想起那些可怕的事情。”二公主脸上极是罕见地出现了一丝嘲讽:“况且,很多人都怕……怕说了,真正的大姐会的他们的麻烦。毕竟大姐杀起人来,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手软,而且手段,十分残酷。”

    “好在大姐并不是十分嗜杀,像我,就没有受到她的骚扰和针对。”

    贝塔想了一会,说道:“未必。”

    莎莎公主有些不明所以,侧着头看着贝塔。

    “昨天晚上,我看到一个女人从你的庄园出去……”

    贝塔把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他只撒谎说了自己利用水镜术监控庄园周围,没有说自己追到秘室中去的事情。

    听完后,莎莎公主的上捷毛在微微抖动,她的脸色有点僵硬:“黑衣女人,不可能是大姐吧,她怎么会进到我的庄园里。”

    桌子旁就有纸笔,贝塔拿起来,直接画了张速写人物图。

    看着桌面上那张显得有点诡异气质的脸,莎莎公主猛地站了起来。

    “不行,我得去加强自己庄园的防守能力,库克,你也过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