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93 烦心的事情有点多
    存在时间越是久远的王室,一般来说,其子裔的容貌越是出色。

    毕竟每隔二十年左右,就会进行一次优质基因融合,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下来,其后代想找出个丑的,都很难。

    法兰王室就是这样,无论是大公主,莎莎,还是雌雄莫辨的穆琳,都长得相当漂亮。

    三公主长得也相当漂亮,她也是名职业者,虽然看不出具体的职业,但头顶上的那个lv4,却实实在在说明了她的身份。

    贝塔还发现,法兰斯王室的几个王室成员,都是职业者。

    就算是最不成器的四王子,也是名职业者。

    王室拥有足够的资源,只要人不太笨,成为职业者并不奇怪。和法兰斯一比,霍莱汶的水准就有点低了,就艾玛一个人是职业者。

    坐在三公主的对面,贝塔嗅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淡雅香气。贝塔没有说话,因为对方也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在打量着他。

    一些上位者,他们就喜欢用审视的目光让自己的目标进退失据。

    对于很多意志不坚定的人来说,这招屡试不爽,但对于贝塔来说,却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三公主看了贝塔很久,贝塔也盯着她。

    结果快到庄园了,两人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三公主忍不住了,轻启红唇道:“不错,心性还算沉稳,合格了。”

    贝塔笑了笑,没有说话。这种先声夺人的小把戏,贝塔见得多了。

    见到贝塔依然没有反应,三公主塞拉有些着恼,她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一些,只勉强维持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听说,大姐也找过你了?”

    “大公主确实找过我了,想让我为她工作,我没有同意。”

    “为什么?”

    贝塔答道:“因为她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

    三公主听闻这话后,先是一愣,然后捂嘴哈哈直笑。笑得全身都在颤抖,被薄薄衣料包着的两团果冻,如同波浪一般律动着。

    好一会,她擦擦眼角的泪花,喘气说道:“没有想到,一向喜欢拿钱砸人的斯泰西,居然嫌弃提供不了辊人想要的东西。”

    塞拉趴卧在长椅上,又继续笑了一会,这才看着贝塔,问道:“你想要什么东西,居然连斯泰西都拿不出来。金钱,美人,权力,她都很容易提供给你。”

    “问题是,这些东西二公主都已经提供给我了。”贝塔笑笑:“大公主来迟一步。”

    “莎莎能有什么钱,更别提权力。”塞拉哼了声,坐起身子:“她唯一的长处,就是她那张脸。但既然是脸,她也就和斯泰西差不多罢了。”

    嗯……贝塔不得不承认,光从容貌上来说,莎莎大约确实只和斯泰西差不多。

    “但人的气质,能力,还有性格,也是个人魅力的一部分。”贝塔说道:“所以综合起来,莎莎公主比大公主更有魅力得多。”

    “那比起来我呢?”

    三公主塞拉双手托胸,将自己美好的身段展现出来。

    “莎莎公主更好。”

    “为什么?”

    女人都爱比拼容貌。三公主塞拉也一样。很多女人不喜欢和人比,那是因为她比较的对像,达不到她的层次,所以她不想和别人比,觉得丢份,但如果比较的对像,和自己同一层次,并且有某种瓜葛,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连女神都会有嫉妒心,更何况女人。

    没有不爱比较的女人,只有自认为层次不同,高高在上的骄傲女人。

    贝塔依然还是微笑,没有说话。

    塞拉微微吸了口气,眼神变得有些危险:“如果你不给我一个解释,那么……”

    贝塔感觉到了对方的愤怒,也感觉到了对方的杀气。

    不得不说,三公主塞拉还是太大胆了,居然当着一个职业者表现自己的杀意。

    马车里可没有护卫,如果贝塔动手,她根本逃不了。

    但有时候,武力并不是让人受伤害的唯一方式,还有语言。

    “莎莎还是处子身,我看得出来,三公主你不是。”

    简单的一句话,就把三公主的杀意击得粉碎,而后便是滔天的愤怒。

    没有杀意的那种愤怒。

    男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处子情结,贝塔也有,但不严重。相比于谈过多次恋爱的女人,大多数男人都喜欢干干净净的女孩子,但如果真爱上了,是不是处子身,也就没有关系了。。

    况且在这方面,女人其实也是一样的,女人肯定也喜欢老实,不滥情的男人多些。

    贝塔之所以说这句话,主要原因是,三公主(滥)交,并不是指她有过男人这事。

    大公主和三公主,在王城里是出了名的公交车……这个世界没有公交车的说法,他们暗地里用‘租用马车’一词来形容。

    相比之下,莎莎和穆琳两人风评则好得太多。

    车厢中弥漫着宛如实质上的愤怒,塞拉脸色很是难看,她静静看着贝塔,突然展颜一笑。脸上全是妖艳的神色。

    “你说是这么说,男人什么德行,我很清楚,要不,今晚你在我的房里住下?”

    三公主坐到了贝塔的身边,挨着他,声音粘乎乎地说道:“莎莎那个瘦干的身材有什么好的,你来帮我如何?我要钱有钱,要权力也有权力,如果你愿意,以后我只宠幸你一个人,如何?”

    莎莎长得娇小玲珑,塞拉丰满性格,两种不同的类型。

    如果抛去人物印象,塞拉这种有着高挑丰满身材的女性更符合贝塔的审美观,但就像贝塔说的那样,个人气质魅力,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判断。

    贝塔就是觉得莎莎公主要比塞拉公主更好,即使后者有着他最喜欢的大……果冻。

    贝塔不为之所动,并且不着痕迹的推开了三公主。

    塞拉的脸色变得极糗,主动投怀送抱被人拒绝,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受不了。

    但贝塔没有心思去照顾一个他所鄙视的女人的心情。

    但她毕竟是公主,毕竟也算得上是‘政治家’,勉强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后,她说道:“多余的事情我们就不谈了,现在我就问你一件事情,如果我有能力成为女王,你愿意不愿意成为我的下属。“

    “不愿意。”

    贝塔摇头。

    “给我一个理由。”

    马车停在了三公主庄园的门口。

    塞拉冷冷地盯着贝塔,那模样,已经有几分女王的气势。

    “我们理念合不来。”

    塞拉冷哼了一声,对这理由完全不认同。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定要我成为你的下属?”贝塔有些好奇。

    塞拉沉默了。

    车厢中弥漫着诡异的气息。好一会,贝塔继续说道:“或许你确实比莎莎更适合成为王,但我个人,永远没有办法成你为你的朋友和下属,还是那句话,理念不同。”

    塞拉冷笑一声:“我们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你就一口咬定我们理念不合?”

    “是啊,我们认识不到一个小时,你就一定要我做你的下属,不怕我背叛你?”

    贝塔用对方的话,将死了对方。

    塞拉深深地吸了口气:“莎莎真厉害,把你调教地真好。”

    贝塔轻蔑地笑了下,然后自顾自的下了马车。

    他终于看明白了,为什么三公主会突然来找自己,愿因很简单,塞拉公主把莎莎看作了竞争对像,或者说是宿敌。

    很多时候,每个人在某个时期,总有一个想比过的,不过输给他的人。

    在贝塔看来,莎莎就是塞拉眼中的宿敌。

    因此,她什么都想比过莎莎,知道莎莎似乎有男人了,就立刻跑过来抢人。

    很无聊的事情。

    看着贝塔离开的背影,塞拉哼了声,让马车驶入了自己的庄园中。

    贝塔买了些魔法材料,回到二公主的庄园,然后被挡了下来。

    庄园原本的守卫已经不见,换成了四个白袍白盔的光明教徒。

    “闲杂人等一概不得入内。”

    这四人人,之前还见过贝塔,现在却说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贝塔在他们的眼中,还看到了明显的戏谑之色,像是在看一条准备要倒霉的小狗。

    贝塔哪能不知道是有人在搞鬼,他二话不说,直接一伸手指,一张大大的蛛网凭空出现,将四名光明信徒,直接罩在网中。

    四人被粘在一起,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并且破口大吧,贝塔没有理他们。

    这些人骂着骂着,便污言秽语起来,十分难听。

    贝塔有些不快,直接一颗奥术飞弹,将这四人炸晕过去。

    回到庄园中,然后贝塔就看到那个年轻的光明神殿使者很骚包地倚在墙边,用一种欠揍的语气说道:“你摊上大事了,年轻人。”

    夸张的语气,幸灾乐祸的眼神,让贝塔没错得这人极是讨厌。

    在贝塔对面,还坐着两个白袍老人,而莎莎还坐在他们的对面。

    两个白袍老人各自看了一眼贝塔,然后其中一人,对着莎莎说道:“莎莎公主,再宠信下属,也得有个度,适当地敲打一下是必要的,否则很容易给你惹上麻烦。”

    莎莎的表情有些无奈:“享里阁下,这事确实是库克不对,待会我会好好说他的。”

    “只是说说吗?”另一个老人突然出声说道:“如果公主殿下不习惯惩罚下属,那么我们可以代劳一下。”

    莎莎皱起了眉头。

    “你们两位,是打算命令一名公主?”贝塔走过去,坐在莎莎旁边,笑道:“这里可是王城,而不是圣域。”

    两个老人一愣,随后都是发出轻微的嘲笑声。

    “你这是在教我做事吗?年轻人。”名叫享利的老牧师刻薄地说道:“确实,这里是王城,但以我的身份,要想对你做些什么,我想也没有人会有意见。”

    “试试看?”贝塔轻轻拍了下桌面。

    两个大师级的牧师……而且还不是战斗型牧师,是主教类别,文职的那种,贝塔就算不用出大师级别的实力,也能轻轻松松摆平。

    这话一出,对面两个老牧师立刻变得激动起来,那个倚着墙壁的年轻人站正了身体。

    眼前双方就要一触即发,莎莎却突然重重一拍桌面,喊道:“够了,这里可是我的庄园,你们都闭嘴行不行?”

    话听着是很有气势,但莎莎此时身体面微微的颤抖,眼神也有些飘忽,明显就是有些害怕的模样。似乎喊出这句话,都用尽了她的勇气。

    人人都看出了她色厉内茬,但这里是王城,不是圣域,一位公主既然已经发话了,圣域的人就算再自大,也不能无视。

    两个老人一脸恼怒地站了起来,其中一人说道:“莎莎公主,你这样子说话,似乎是在不欢迎我们。”

    “没有关系,要查王陵的是你们,又不是我们。”莎莎双手紧握,捏着嗓子说道:“你们要查就查,不想查就离开,反正我们也没有损失。”

    两个老牧师互相看了一眼,双方眼中都有些怒意,他们盯着莎莎,好一会后,最能无奈地说道:“好,不过还是希望公主你能约束一下自己的下属。”

    贝塔突然说道:“二公庄的庄园,就应该由二公庄的卫兵来把守,你们代劳,不太合适吧。那些爱乱想的人,会不会觉得,光明神殿实际上已经夺取了法兰斯王室的政权?”

    这话一出,意义就不同了。

    两个老人对着贝塔怒目而视,甚至想杀了他的心都有。

    但贝塔云淡风轻地和他们对视,毫不紧张。

    过了一会,两个老人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说道:“既然公主不欢迎我们,我们住在旅馆里就是了。”

    他们这是以退为进的手法,希望能逼迫一下莎莎。

    但没有想到,莎莎居然站起来说道:“嗯,也好,毕竟你们几个大男人,都住到我的庄园里,对我的名声影响不好。”

    贝塔差点就笑出声来。

    没有想到平时性格温柔软弱的莎莎,居然也有这样腹黑的一面。

    两个老牧师差点气得要摔倒。

    然后含怒甩袖离去,同时带走了光明神殿所有的来使。

    等光明神殿的人都离去后,莎莎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一脸开心地笑了出来。

    “终于把他们给赶走了,那两个老家伙,看我的眼神都是色迷迷的,好恶心。”

    “是国王让你招待他们的吧,赶他们走,让他们到边面住,不怕你父亲生气?”

    莎莎答道:“不怕哦,反正父王也不喜欢他们。”

    贝塔有些惊讶……传闻中,光明神殿和法兰斯王室的关系,应该是相当好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