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698 被揭穿
    莎莎虽然嘴上说着肮脏,脸上也有些羞红,但实质上,她并没有生贝塔的气。

    生在王室,长在贵族圈子里,男人是什么德行,她再清楚不过了。自己的父王,除了王后,还有多少个情人,数都数不过来。至于其它有点能力,有点权势的贵族们,哪个不是男女关系混乱。

    莎莎虽然洁身自好,但也清楚一点,这个世界的男人,就没有几个不偷腥的。

    相比于她接触到的男人,贝塔已经很自律了,从来没有和外面的女人暧昧过,现就就算是去找夜莺,也只是排遣一下生理需要而已,没有投入感情,更没有欺骗什么人,坦坦荡荡。

    特别是没有欺骗自己,找夜莺这样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莎莎回到自己的房里,显得有些开心,但随后她突然考虑到一个问题,难道库克是在暗示自己,他已经忍不住了?

    然后,她的小心脏便咚咚快速跳了起来。

    要不要到他的房间去?

    不行不行不行……莎莎少见地没有做魔法试验到深夜,而是一晚上都没有睡好,一直在床上翻来复去地考虑着,库克到底是不是在暗示自己。

    结果到了第二天,她顶着一双黑眼圈出现,贝塔有些奇怪地问道:“昨晚没有睡好?你也没有做什么魔法试验啊。”

    结果收获了莎莎一道嗔怒的视线,弄得贝塔有些莫胆其妙。

    贝塔等她吃些早餐入肚,心情平复许些后,问道:“你真正的大姐,回来复仇,大概是有多少年前的事情?”

    “好像是十一年前吧。”莎莎有些奇怪:“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没有什么,就是有些好奇。”

    贝塔应了句,然后明白,时间对上了……难道真是这个莎莎的大姐做的?

    “对了,你大姐叫什么名字?”

    “莫尼卡。”

    谈起自己的姐姐,莎莎的情绪便低沉了许多。

    见到她这样,贝塔便放弃了继续打听情报的念头。

    吃过了早餐后,贝塔到外面闲逛,随便收集一下情报,结果在街上没有逛到半小时,贞德利用精神链接,发过来一副画面。

    一个黑衣女人他突然在王宫附近出现,在一些小道和小树林中时隐时现,从路径上来看,似乎正打算前往二公主的庄园。

    贝塔估计出了对方路径,正打算在半路上截停,顺便和对方交谈几句,看看能不能套出些什么消息,结果很意外的,这叫莫尼卡的黑衣女人,居然一个小树林中,和光明神殿的来使,享利接头了。

    两人不知道谈了些什么,最后似乎双方不欢而散。

    黑衣女人再次消失在王宫附近,而亨利则回到了另外一个大公主斯泰西的庄园中。

    贝塔放弃了追踪,回到街道上,没想这时候,他却被人给堵住了。

    一个英俊的白袍牧师站在他的面前。

    对方和善的微笑着,并且发出邀请:“我们聊聊!”

    并不是邀请的疑问句,而是命令语气的感叹句。

    贝塔并不想因为争风吃醋的事情,和这人多废口舌,转身就走。

    “关于王陵的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贝塔站定了身体,转回来:“想谈些什么?”

    白袍牧师露出得意的微笑:“王城内部入口的方法。”

    贝塔闭眼睛想了会,答道:“嗯,那就谈谈吧。”

    两人在街道附近随便找了间酒馆坐下,白袍牧师微笑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名字,阿凡林,你也可以叫我拜加仁。”

    阿凡林是名,拜加仁是姓……贝塔沉吟了一会,说道:“拜加仁这姓,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阿凡林微微一笑,神色有些自得。

    随后贝塔轻轻一拍手,说道:“我想起来了,凡赛-拜加仁,白罗斯国的叛国大将军。”

    阿凡林的脸色一下子就青了。

    虽然这个世界所有国家的人都不太爱记载史实,但有些底蕴的世家,还是会记载一些关于自己家族来由的历史。

    凡赛-拜加仁,当然在游戏中也挺出名。

    法兰斯国一直是第一强国,但当时他的东边,还有另外一个强国,白罗斯。

    虽然法兰斯强过白罗斯,但两者如果真打起来,会两败俱伤,因为两国虽然边境小战争一直不断,但真正的大仗从来没有打过。

    平衡直到有一天被打破了,白罗斯边境的一个大领主,也有大将军的绰号,他暗地里私通法兰斯国,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打开边境关卡,引了一万的法兰斯精锐骑兵入国。

    因为没有了防线,也因为这事太让人意外,白罗斯国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挡,三个月就亡国了。

    法兰斯国吞下白罗斯国大半的领土,其它的领土分成了三个小国,互相攻伐。

    这事过去三百多年,阿凡林本以为除了他们自己,已经不会有人再记得,但没有想到,居然一下子就被人说破了他祖先的那点龌龊事。

    看到阿凡林铁青的脸色,贝塔微微一笑:“凡赛大将军的事情就不说了,你刚才说,王陵入口的方法,为什么要跟我说,而不是和公主们说。”

    “因为王室似乎不想我们进去。”阿凡林忍着心中的怒气,他也想把话题引开,便继续说道:“但我们有必须进去的理由。”

    贝塔嗯了声,更是奇怪了:“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听说你很擅长魔法阵方面的知识,钥匙并不是唯一的,我们可以给你王陵内部入口魔法阵的图纸,只要你能破开它,我们就保证你的安全,并且给你一大笔酬劳。”

    贝塔一听这话,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对方似乎想把他当成炮火,如果真用魔法阵知识开了门,王室肯定会把贝塔当成头号敌人来处理,而光明神殿,未必会庇护他。

    贝塔看得出来,无论是享利,还是眼前这个阿凡林,都是合格的政治家……政治家的许诺,完全可以当成一个屁来看待。

    他起身,就准备离开。

    阿凡林突然说道:“或者,我应该向国王陛下说几句话,比如说,某人是假冒者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