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五零八章,你还是得死
    牛族长奔袭而出,和那位叫道源一的阴阳师斗在一起。

    吊死鬼吐着舌头,瞪向那位老艺伎。

    “杀了我!!!”

    吊死鬼端正地站在那里,老艺伎涂着樱唇小嘴,卖弄风情的一笑:“真的吗?”

    说罢,一个绳索突然吊了下来,套在她的脖子上,吊死鬼长舌卷动:“不然我杀了你!”

    平安时代,樱花一番町顶楼,百鬼混战!

    “无量天尊无量天,无量天眼看世间!”

    手指竖划,天眼洞开。

    整个室内,一举一动皆在秦昆眼皮底下。

    秦昆非常不明白,这群日本的阴阳师来凑什么热闹?

    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整一个会所出来,里面养的全是精怪,他们想干什么?

    秦昆不明白,于是拨了一个电话。

    嘟——

    几声忙音过后,一个老者将电话接起。

    “喂,秦小友?”

    “楚老仙,不好意思,有些事想不通。”

    楚道,楚千寻的爷爷,整个南宗最睿智的老道,当然是许多事情的知之者。

    “呵呵,难得接到你的电话。我们好像很久没这么聊过了,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

    上次这样正常的、不需要寒暄的聊天,还是30年前。

    果然很久了。

    嗖——

    背后破空之声出现,秦昆头微微一侧,一把锋利的伞骨擦过他的耳畔。

    “楚老仙,我觉得你们是不是隐瞒了什么。临江市这种三线城市,被黑魂教盯上就算是意外,为什么大和阴阳师也会出现在这?我以前觉得黑魂教可能是因为我而来,但大和阴阳师是怎么回事?这里面……没那么简单吧?”

    秦昆身后,是一个**阳师,但更像忍者,高高的立乌帽子,好像是港剧里的东方不败,一把伞骨一样的法器捏在手中,不断朝着秦昆攻来。

    匿尘步,天眼术一同开启,秦昆闲庭信步地打着电话,根本无视那个女人的攻击。

    女人不断出招,慢慢的,表情逐渐骇然:“不可能!我怎么会一次都刺不中你!”

    秦昆没理会她的吃惊,电话那头,楚道沉默良久,叹了口气。

    “或许,是为了杨爷留下的东西。”

    杨慎?

    “有只吊死鬼给我说过,杨慎死后,法器不见,鬼差四散。除了我身上那把夺业刀,他还留下什么东西了吗?”

    “你再想想。”

    再想?

    一个捉鬼师,没有后代,身上长伴的除了鬼差和法器,还有什么?30年前杨慎的葬礼秦昆也参加了,骨头渣子都没有,难不成火化出了几颗舍利?这也太扯淡了吧……

    “楚前辈,您是聪明人,我脑子愚笨,还是明说的好。”秦昆低声说道。

    “龙槐鬼城就是杨爷留下的,而且在鬼城里,杨爷……还留了一朵‘度魔莲’。”

    “楚老仙……别闹……他留个莲花……是要成佛么。”

    秦昆表情无语,度魔莲又是什么东西……别告诉我是鬼宝之流,太扯淡了。

    身后,女人弃用伞骨,手中出现一把骨刀,直袭秦昆背部。

    秦昆头也没回,食指拇指用力捏住刀尖,骨刀被扭,连带女人手腕都被扭的发痛,骨刀脱手,秦昆一手打着电话,一手勾住女人脖子,骨刀的刀尖,抵在了女人的心脏。

    刹那间,后发制人!

    女人难以置信,接着,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她想挣扎,谁知道秦昆的刀尖真戳进半寸。

    女人浑身冷汗,好像心脏都要被扎到了!

    这个男人,真会杀人的!

    电话里,楚道干咳道:“秦小友……别开玩笑了,度魔莲,是杨爷的身法。”

    “身法?!你刚刚还说是一朵!”

    “那朵莲花,就是身法!”

    我靠……

    身法……是一朵莲花?秦昆脑洞再大,也想不到这么抽象的东西。

    不应该是一个黄皮古卷、一个黑铁丹书吗?

    电话那头,一个女声传来:“秦昆,这段时间干嘛去了?都不找我?”

    楚千寻说罢,秦昆笑道:“你那么忙,我哪知道你在哪啊。”

    “旅行社还开不开团了?不开团赔钱了啊……我最近把白湖镇那边那个鬼村买下了,你入股不……”

    等等!

    我特么的……那个鬼村?

    跟猛鬼旅行社隔了一座桥那个鬼村???

    白湖镇那地皮现在寸土寸金的,你能包一个村子,大手笔啊……

    想想七星宫是做地产生意的,秦昆就释然了。

    你有钱,你任性。

    “好了好了,过几天找你去,我还有事呢。”

    “你在哪呢?我找你去?”

    秦昆心虚,突然间,旁边的女人嘤咛一声,秦昆怒目相向,女人委屈地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不怎么标准的华夏语出现:“你……戳痛我了。”

    “噗——”

    电话那头似乎开着外音,出现楚道喷出茶水的声音,直叹世风日下,楚千寻立即狠狠骂道:“秦昆,你个不知廉耻的家伙,干一些没羞没躁的事情还敢给我爷爷打电话!注意点底线!!!”

    呼——

    秦昆揉了揉鼻子,看到挂掉的电话。

    这特么误会……可大了啊。

    电话收回兜里,牛猛一群鬼差打的兴起,牛族长缠着道源一、吊死鬼缠着老艺伎。

    秦昆看向旁边那位女人。

    “有事吗?”

    秦昆的眼神,绝对称不上温柔,整个人也不像是怜香惜玉的人。

    女子想起他随意反制了自己,手脚冰凉,第一次感觉到,恐惧弥漫。

    “没事……”

    “没事?那你可以死了。”

    “等等!东方的阴阳师!!!”

    秦昆用力握住刀柄,准备了结了这个女人,女人突然大叫。

    秦昆看着她,女人额头的汗水和自来水一样哗哗的流下:“我知道你们的规矩,在你们的国度,我并没对普通人出手,你杀了我,犯忌了!”

    秦昆勾了一下女人的下巴,微笑道:“说的没错。不过别忘了,你身为阴阳师,公然对我出手,按照生死道的规矩,我可以视作你向我挑衅斗法,所以,你的借口不成立。”

    女人眼神中出现灰败,骨刀在秦昆手中耍着刀花,被他突然握紧,用力刺下!

    “御门万解!”

    几十米开外,那位叫道源一的阴阳师突然口吐灵言,秦昆手中一空,骨刀不见!

    “失心风魔咒!”

    老艺伎突然摆脱吊死鬼,打开背后花伞,花伞旋转,疾风飞舞。

    秦昆眼前的女人,消失不见。

    咒字卷?!

    传说中,茅山三十六天书,上三卷的咒字卷,才会出现‘言出法随’的效果!这是什么术法,竟然有咒字卷的威力?!

    女人消失,骨刀不见,秦昆眉心,突然出现一道青光。

    “破!”

    天眼破障,空气中,秦昆虚空一握,骨刀重新被抓在手里,面前风沙散去,女人也重新落在他的面前。

    “你还是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