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五七七章,日本【第二更】
    秋末,秦昆坐在飞机上,心情大好。

    身旁,一个戴眼罩的胖子在打呼噜,飞机一阵颠簸,胖子吓得急忙掀开眼罩:“秦黑狗,怎么了?!”

    “遇到乱流了,睡你的。”

    王乾黑着脸:“好不容易休息一段时间,全被你搅乱了。”

    王乾很无语,前阵子,一部戏刚拍完,自己已经订好去东南亚的机票了,这阵子赚了钱,要回去孝敬一下师父才是,可是突然接到秦昆电话,让他陪着去一趟日本。

    王乾起初不愿意,最后听秦昆说,有人包吃包住包玩包往返机票,这才跟了上来。

    秦昆另一边,是一个戴眼罩的青年,年纪和聂胡子相仿,不过比聂胡子看起来嫩得多。

    “我说秦黑狗,你一个男的,怎么傍上大款了?他到底喜欢你哪一点?”王乾贼眉鼠眼低声道。

    “滚!”秦昆瞪了一眼,自己现在怎么这么不爱跟王乾聊天。

    王乾被自己的猜测逗笑了,神情猥琐地摸了摸肚皮,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龌龊的东西。

    不过,正经下来后,王乾问道:“你好端端的,去找黑魂教的麻烦干什么?”

    这个问题,秦昆也曾深思过。

    看到黑魂教草菅人命时,秦昆也曾动怒,要杀黑魂教上下,但时间久了,恨意怒意都被时间化掉了,强行报仇这个理由,秦昆觉得是不存在的。

    秦昆伸开了手,手心,是一个骨灰坛纹身。

    天谕道印,源自于历代陪天狗的传说。

    秦昆身在其中,觉得神秘又难以置信。更加意外的是,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传承……这是巧合吗?

    当时第一次去30年前,他用法器星夺,夺走了左近臣的十死印。

    那星夺,就源自于一个圣魂教的少年。

    之后,他的十死印,通向了一处陌生的地方,感觉除了【地狱道】、【修罗道】这些功能,多了很多历代陪天狗没有的际遇。

    是那个星夺改变的吗?

    秦昆想探明一下答案。

    而且黑魂教的秘术,将他在十死城遇到的蝠人都能血祭召唤出来,秦昆非常好奇,那个法器星夺与十死城到底有什么联系。

    “散散心,找找答案。你也知道,我最近被开除了,无所事事。”

    王乾属于随遇而安的人:“也好,看看十死印在日本,有没有什么任务触发。”

    ……

    东京机场。

    作为一个高密度国家,亚洲航空的中转站之一,日本也是人满为患。

    好不容易挤出了机场,涂庸带着秦昆和王乾,来到专车前。

    “涂总。”

    司机彬彬有礼,打开车门,里面宽敞舒适,是个豪华商务车。

    “阔!”王乾咂舌,“涂总,我可没坐过这么拽的车!”

    涂庸苦笑:“呵呵……一般一般,能接两位上师,涂某也是有面子的。”

    瞅瞅!世家公子,就是会说话!

    王乾好奇道:“听说韩垚是你妹夫?”

    从那日见到秦昆后,涂庸就打听到了和自己妹妹处对象的小伙名叫韩垚,别称‘土娃’。

    涂庸做足了心里准备,心里还是崩溃了。

    我那可爱的妹妹……怎么会喜欢这样一号人物……

    涂庸道:“是,我听秦昆说过。以前他……是个扎花圈纸人的吧?”

    涂庸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临江涂家啊,找了个扎花圈扎纸人现在给死人化妆的女婿,简直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王乾严肃点点头:“对,你们涂家赚了。祭家的单传弟子,那家伙很厉害。”

    秦昆一愣:“胖子,你连斗宗三虎都不怕,怎么夸起韩垚了?”

    王乾向来不喜欢北派,也是南宗北派的矛盾,但是难得听他夸一次人,还是土娃,秦昆就非常不解。

    王乾撇撇嘴道:“这么跟你说吧,跟聂胡子、大花他们打,我自保还是可以的。但祭家迎宾九尸一旦被叫出来,我五行符术都不管用。南宗北派道术互相克制,互相制约,据说我师父在上一辈里,斗法就败给过宁不为。”

    王乾在唏嘘,秦昆到很意外。

    那个只会抽旱烟、扎花圈的老头,竟然那么吊?

    秦昆、王乾二人本来聊着涂庸的妹夫,最后转为什么道术、师门,涂庸听的云里雾里。

    不过他是聪明人,他听明白了,好像自己的妹夫是个了不得的家伙。

    真的假的?

    看样子,这两人不似在演戏。

    ……

    东京,夜景繁华,一栋大厦高层,涂庸专门前来,交代了几件事。

    “我与黑伞佣兵东京部的负责人联系了一下,他说两天后可以见一面。要不这两天,你们在这里随便玩玩,吃喝花销全算我的?”

    没了趾高气扬,涂庸变得小心谨慎。

    今天,他托家里人去打听了一下,什么黑魂教、灵侦科、南宗北派等这些人口中的名次,家里人一个都查不出来,不仅查不到,好像有人摸到了他家人的动向,匿名收到了警告。

    神秘组织!

    涂庸立即断定,秦昆这群家伙,是神秘组织的人。

    这下,心中对秦昆的畏惧,有一部分化为敬仰。

    所谓英雄,素来惜英雄,涂庸自己想象不到,华夏内地,还有这种人存在。好像自己的妹夫也是其中的一员。

    “涂总,今天一天你都黑着个脸,怎么转性了?”

    王乾好奇问道。

    “哪里哪里,之前不熟,现在熟络了。我和秦上师有些误会。”

    秦昆皱眉:“你又是从哪知道我是秦上师的?”

    “你qq签名写的……之前找人查过你资料。当然也包括这个……”

    得,秦昆算是服了。

    念在你是护妹狂魔的份上,我原谅你。

    秋高气爽,东京的夜色很美。

    大厦高层,三人聊的正融洽,王乾脸上突然僵硬,秦昆脸上随即也变得僵硬。

    然后,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玻璃窗外砸了进来!

    “扑倒!”

    秦昆摁着涂庸的脑袋,躲过那个黑影,落地窗外砸进一个东西,明显是一个怪兽!

    涂庸心中骇然,刺耳的玻璃破碎声,让涂庸心脏跳到嗓子眼上。

    “怎么回事!日本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那团怪兽,还在蠕动。

    啪啪两下,王乾给涂庸身上贴了两张符纸,咧嘴一笑:“日本这种东西多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