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六二零章,诛魂箭【第二更】
    一户人家,房子很小,男主人是个老头,脑门上插着一根箭。

    旁边是个女鬼,好像是他的娇妻,正在恭敬地给老头喂饭。

    突然,墙壁坍塌,老头灰头土脸,怒目转身。

    “谁!!!”

    灰尘中,走进来三个人影。

    一个不苟言笑,双眼带着野性的年轻人。

    一个衣着怪异,叼着烟卷的青皮胡子。

    一个赤着上身,背着葫芦的美少年。

    老头大喝完,浑身开始颤抖。

    三个人,每个身上的灵力波动都不亚于鬼将!

    秦昆低头,瞟了老头一眼,一只厉鬼,旁边的娇妻还是侍女,才是野鬼的级别,已经被吓傻了。

    “这根箭不错,归我了。”

    秦昆定睛一看,老头脑门那根箭,上面刻着符文,伸手一拽,没拽出来,系统却出现提示。

    诛魂箭

    介绍:神照宫天威利器之一

    (综合评价:破阴诛魂)

    介绍简单的东西,越是有发掘潜力,秦昆用力一拔,那根箭连带老头的脑袋,都被扯下。

    老头吃痛大叫,把脑袋按了回去:“这是我的陪葬法器!你就算抢走也只能受到诅咒!”

    老头说完,发现秦昆掏出10沓元宝。

    “那我买你的。”

    老头额头是个血洞,嘴巴里还待发出更加恶毒的诅咒,突然住嘴。

    好强的灵力波动!

    这些元宝,灵力浓郁纯粹,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供奉,他哪来的?

    老头定了定神,忍住贪婪,不动如山道:“还不够。”

    又是10沓。

    “不够!某生前乃大名之一,要不是这根箭,某会成为九州岛之主也说不定!这根箭射杀了某的气运,这些供奉,不够买走的。”

    大名?

    日本的大名有很多,相当于诸侯,谁能想到这老头生前还是个人物!

    “这颗丹药,是我的极限。要不然我就抢了。”

    秦昆掏出一颗月灵丹,400功德的灵丹,精神力大补的丹药,灵力浓郁的能让人乐晕了。老头哈哈一笑:“我死后诅咒过这根箭以及它的主人,现在帮你抹去!”

    老头收下丹药,用力一吸,这根箭上面的黑烟被他吸走。

    对于家被闯入的事,老头没有追究,挥挥手,和秦昆道别。

    酒吞童子没想到,秦昆会和鬼做交易。

    “你应该能看出来,那个老鬼的实力因为那根箭的制约,而大打折扣,他困在鬼城,那根箭等于插在他身上的封印,除了阳人外,其他人拔不出来。你帮他解了封印,还要送灵丹和供奉给他?”

    酒吞童子的逻辑很简单,这根箭只有能进入鬼城的人能拔出来,那帮阴阳师可以,不过他们才不会给一只老鬼解封印,那个老鬼煞气滔天,虽然是厉鬼实力,生前也一定杀了不少人。阴阳师不会让这种家伙好过的。

    但秦昆帮他解了封印,老鬼应该感谢他才对,居然还坑了他那么多供奉,不可理喻。

    秦昆摇摇头。

    事情不是这种算法。功德这种东西,是最不值钱的,他上次炼阴烛炼的,阴烛都装不下了,这段时间,功德已经不是他在乎的东西了。

    而且……这特么是天威利器啊!!!秦昆所知道的法器,只有徐法承的桃神对剑才是天威利器!可以有借用天地法则的神力!

    “你如果有好东西,我也能跟你换,怎么样?”

    酒吞童子狐疑:“我的酒魔缸被你抢走了,你不拿什么东西补偿我吗?”

    “你都说是被抢了,我怎么可能补偿你。还有好东西跟我说,我换的起。”

    走出了老头的府邸,秦昆第一次见识到日本的鬼城。

    周围,就两个字,精致。

    这群鬼死后没事干,整个鬼城的街道精致细腻,相比起来,临江鬼城是粗犷的,像是兵城,淮河附近的寒石鬼城是神秘的,像是石头遗迹,华夏鬼城,秦昆就去了两处。

    这两处各有特点,粗犷有粗犷的阴森,神秘有神秘的诡谲。

    精致,也有精致的邪性。

    路上的鬼民,眼角细长,每个都挑着微笑,模样和笑面鬼很像,表情邪魅的欠打。

    三人来鬼城,是找人的,从鬼民府邸进入,然后去了城门口,城门是几个束甲武士。

    “什么人,站住!鬼民不许出城!”

    “找人的,问一下,这几个人见没见过?”

    秦昆手机里,是王乾、楚千寻他们的照片。

    守城的武士发现,一个怪异的法器里印着几个人的照片,非常惊奇:“这是什么法器?”

    “别废话,这些人见过没?”一沓冥币丢出。

    “没有!”

    李崇看到秦昆的笨办法,也是无奈,这要找人得找到什么时候。

    沿途问了一路都没人,李崇道:“秦昆,这样下去估计明年都找不到。”

    秦昆没说话,不远处是一家画坊。

    墙上挂着都是遗像,显然是老板的精心之作。

    李崇嘴角抽搐,看到秦昆要求老板,将王乾几人的人像画出来,不知该说什么。老板的笔法神乎其技,可以直接拿来当黑白遗像用了。

    等待的时间,秦昆叫出茶仙鬼,给鬼差喂了不语茶,然后叫出徐桃、锦衣老鬼、笑面鬼、常公公,一人一个遗像,上街询问。

    李崇的咒业鬼也贡献出来了,这个浑身鬼纹的女鬼,似乎不会走路,趴在徐桃身上,跟着去巡街。

    人丢了,鬼城这么大,还能怎么办?不发动群众是找不到的。

    事让鬼差们去干了,秦昆三人在画坊里等消息。自始至终,酒吞童子都在静静地观察秦昆的一举一动,这个年轻人的本事,有些出乎他意料。

    能打、豢养鬼魂、会破阵法、会放下架子跟弱小的鬼做交易。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酒吞童子没看明白,但是他发现,这人不像是阴阳寮那种正派的家伙。

    画坊的待客室,老板是一个古代画师,胸口流血心脏被戳透,一条胳膊被砍断,似乎是被人杀死好多年了。

    待客室,茶仙鬼在冲茶,老板有幸得到一杯。

    茶水喝下,老板咂舌:“阁下的茶艺登峰造极!英彦山鬼城里,恐怕只有王上可以与您媲美了。”

    被吹捧时,茶仙鬼是很谦虚的。

    这群鬼民显然懂行,不像主子秦昆手下,除了太监常长大人,其余的鬼差,全都是一群俗人。

    “呵呵,茶韵有四季之雅意,可惜我主心思已乱,挂念他的朋友们,无暇品尝我冲的茶。不知阁下有没有什么消息,能解我主之忧?”

    画坊老板,那个断臂鬼一愣,汗颜道:“我是一介画师,恐怕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