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七二九章,冥国武装【第二更】
    深山古寺,秦昆捋了捋思路,觉得自己差不多准备齐全了。

    如果他们有武器,封魂枪可以用来对付他们,如果用法术,手下的鬼差则可以随意调遣。这个寺庙明显对黑魂教的人有敌意,这也是天然的优势。

    秦昆思忖了一下,这帮家伙,除非有手雷,否则自己应该不会出现安全问题,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将他们一网打尽。

    如果他们跑……自己就两条腿,可没法拦住所有人啊。

    ……

    下午,零零散散的游客趁着天黑前离开了,仓一道长几人也暂时告别。

    冯羌的视频电话打来,发现秦昆位于一个佛寺里,有些意外。

    “找到了吗?”

    “还没,见了不少他们的人,死的。”

    冯羌沉默,这幅表情秦昆几十年前就见过,他沉默时一般是有些担忧。

    “他们会不会再出手杀人?这种情况,不能发生了。”

    “我无法保证。”

    残酷的景象秦昆也不想再见到,但这群人又特殊的掩护,又是偷偷摸摸潜入的,谁能摸清他们的方向?还有多少余孽?

    挂了冯羌的电话,八方渔楼的荀老爷子又发了信息。

    “线索已断,渔夫翻船。”

    “在哪翻的?”

    “草头寨。”

    秦昆一愣,这不是黑婆的地盘吗?

    随后,黑婆打来了电话,恶狠狠道:“秦当家的,婆婆的寨子被抄了!”

    秦昆说不清是什么感受,想要安慰几句,黑婆则狞笑道:“不过放心,婆婆之前就觉得有麻烦,崽崽们全被送走,寨子里是几个能打的,一死五伤的代价,婆婆还受得起。只是这笔账,你可得帮咱算清楚!”

    “会的。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黑婆得到想要的答复,才挂了电话。

    不一会,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过来。

    派去盯梢的黄鼓和尚,对着电话里道:“秦当家的,有内鬼。和尚今天见到那个小李,和一群人接头了。”

    “知道了,你来木桥镇!我给蒙队长打个电话。”

    秦昆迅速给蒙队长打了电话,嘱咐他要小心小李,蒙队长得到消息有些意外,不过听口气,似乎他也猜到了这个可能。

    “放心吧,秦先生。你注意自己的安全!至于小李,我有办法对付。”

    一个晚上,堆积的事情依次爆发,连锁反应一样,大家都在暗中斗法,各凭本事,黑魂教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秦昆则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

    晚上9点,夜风哀嚎。

    寺庙内的窗棱随风拍打,小雨初来,滴在身上冰凉透体。

    蜡烛被吹灭,秦昆静静地待在厢房,乱禅寺背后的山头,一行黑袍人走了下来。

    天眼凌空,在风雨中俯瞰,那群黑袍人约莫二十多个,神情肃穆,手中各捧一盏不灭灯,出现在雨幕中。为首的身材高大,末尾压阵的,则微微驻足,抬头望空中瞟了一眼,嘴角挂出一抹笑容。

    一道闪电照亮了他们的身影,这群黑袍人随后又没入更黑的雨夜。

    黑袍人从后院入寺,鬼魅一般,不灭灯围绕着后院的韦陀殿,摆出阵型。

    十人的灯以倒五角星的十个交叉点为节点,放在地上,十八人走入阵中,静静地站在雨幕下。

    一个吟唱开始,回荡在空中。

    “无所不能的真神!”

    “让我用鲜血和疯狂来祭祀……”

    随着高亢的开头响起,周围的黑魂使徒也纷纷附和。

    “我会将一切奉献给您……”

    “来换取您赐予的荣光!”

    “让世间变成炼狱火海……”

    “灼烧那些虚伪的善良……”

    “冥国——武装!!!”

    十八位黑袍使徒,突然拔出像钥匙一样的法器,朝着自己的喉头狠狠插下。

    十八道血箭滋射天空,他们倒下的瞬间,十盏不灭灯似乎有引线点燃,大地出现火痕,先后交织。

    一个圆圈,将韦陀殿圈住。

    一个倒五角星,出现在韦陀殿的周围,十八人死,但是随着法阵封闭,背后的山头,阴风怒号,数百鬼影先后飞出。

    一个生涩的口音出现在法阵正中,一字一顿道:“你们的镇魔韦陀,已经被封去威势,这座山头的地狱之门已经打开,后悔刚刚没有阻止我们了吗?”

    秦昆坐在窗边,天眼看着说话的人,那个人也对着天眼的方向。

    这些话,是说给他听的,但秦昆不清楚,那个韦陀殿为何那般重要。

    再惆怅,也已经晚了,秦昆从来没有后悔的闲心,魑魅魍魉,不足为惧!

    白天见到的,凡是死在这座寺里的尸体,突然依次从各个佛殿里走了出来。

    摇摇晃晃,朝着阵中走去。

    那些尸体,各个魁梧,秦昆并不知道,那些家伙,生前都是血骑士。

    而后来死的十八人,则是血祭司。

    黑魂教邪术——合魂!

    冥国武装!

    漫天黑风,风中有鬼,鬼气遮天。

    秦昆浑身打了个激灵。

    这么多?!

    十个执不灭灯的家伙还在阵中,又多出十八具行尸,阵尖,是刚刚下山时为首的黑袍人。阵心,是最后压阵的黑袍人。

    加上行尸走肉,二十八,还有漫天鬼魅。

    “妈的,这是欺我华夏无佛啊……”

    漫天鬼气,突然被血阵拘禁,十八具行尸血光隐隐,似乎磁石一样,将它们吸引过去。

    这是借煞?还是吸魂?

    风雨已经吹眯了眼睛,这股狂风,和台风过境有什么区别!寺庙砖瓦被掀起,妖风打着旋盘旋在天。

    韦陀殿内,一声巨吼传来,但是血阵突然骤亮,将那个巨吼压制,秦昆看到阵心的黑袍人在朝自己开口。

    “还不出来吗?”语言生涩,但又有些清脆。

    秦昆穿上了好久没穿过的飘云衫,灵力激荡,将雨水震出体外一米,步伐沉稳,从厢房里走出。

    两方对峙,黑袍人看到,一个势单力孤的年轻人带着从容,一脸淡漠地打量着他们。

    “呵呵,尊敬的东方驱魔人。你好,我叫奥莱茵。”

    阵心的黑袍人,卸下帽子,竟然是个女子。

    她在阵心静静地看着自己,一具行尸朝她走去,那个女子吻在行尸嘴唇。

    “去吧,替真神解决掉这个东方驱魔人。”

    得此一吻,那个行尸露出人性化的笑容,看向秦昆的方向,第一个踏出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