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章 稀有金属矿石?
    “孩子他娘,晓儿吃饭了。”沈承耀捧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放了两碗粥,三个窝窝头。刘氏忙起来,搬了张炕桌放在炕上,晓儿用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闻着食物的香气,霎时觉得肚子饿得慌。

    沈承耀将托盘放在炕桌上。晓儿傻眼了,这是粥还是粥水?整碗粥就只有几颗米粒,窝窝头也只有三个,够谁吃啊?晓儿看了一眼刘氏,见她面色如常,没什么惊讶的,可见平常晚餐就是这样子了,而很快原主关于吃饭的记忆也在脑海中出现。得赶快改善伙食,晓儿暗下决定。

    “晓儿,快吃吧,你都饿了一天多了。”刘氏拿起一个窝窝头递向晓儿。

    ”晓儿多吃一点,爹爹这里还有一个。“沈承耀从怀里掏出一个窝窝头放在碟子里。

    刘氏见状欲言又止,她心痛相公但同样心痛自己的孩子。自己相公拿出一个窝窝头来,就表示晚饭他只吃了一个窝窝头,喝了一碗粥,下地干了一天的活,吃这么点东西怎么够。孩子流了这么多血,一天没吃东西,连个鸡蛋都没得给她补补身子,自己真是无能。

    晓儿从原主的记忆里知道,沈家晚饭是稀粥加窝窝头,稀粥一人一碗,窝窝头大人每人两个,小孩一人一个。而自己的这个便宜爹肯定是从自己那份里省下一个了。

    这时,沈景睿和沈景灏走进了房间,两人都从怀里掏出了一窝窝头放在碟子里。

    “娘,晓儿吃窝窝头。”

    “娘,姐姐吃窝窝头。”

    “你们这两孩子,你们自己吃!”刘氏的眼睛都忍不住红了,声音也带点呜咽。自己的孩子真的懂事,孝顺。小小年纪就知道心疼人,但晚上他们只喝一碗粥水那怎么够。

    晓儿也有点感动,看来这一家子都是相亲相爱的。重生一次,拥有同上一世一样相亲相爱的家人,该知足了。家穷无所谓,这是可以改变的,但相亲相爱,团结一致的家人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刚醒来,没有什么胃口,吃不下那么多。”晓儿违心道。天知道,她现在肚子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

    “你们三个快吃,不然我也不吃了。”刘氏佯怒。

    最后三人没有办法,每人多吃了半个。剩下的晓儿吃了半个,刘氏吃了一个,这还是晓儿说吃多点才不会饿着妹妹,刘氏才肯吃的。

    吃完饭,沈承耀又端了一碗药给晓儿喝,然后一家子简单地梳洗了一下就睡了。古代人一般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

    晓儿本来想将沈承宗和李氏打算将她卖给胡府做花娘的事说给爹娘听,想了想还是先不说了,就先装作不知情,看一下那两人还敢不敢卖她,要是敢卖,她就有办法让他们自己的女儿去做花娘。

    初秋的晨光已经染上一层浅金,铺洒在农家小院的一面墙上,一片柔和温暖。

    晓儿睡醒后,动了一动,身体休养了几天感觉有力气多了,伤口也没那么痛了。

    “晓儿醒了,来,娘帮你穿好衣服。”刘氏正靠着墙绣手帕,察觉晓儿睡醒,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拿起晓儿的外衣,打算给她穿上。

    “娘,我自己来就行了。”晓儿忙拿过衣服自己利落地穿上。她不是真正的小孩,真心不习惯大人帮忙穿衣服。

    晓儿穿好衣服后,凭着原主的记忆,打水洗漱了一下。回到房里,刘氏已经把炕桌摆好,上面放着一碗称作粥的粥水,和两个黑黑的小馒头。看见两个黑馒头,晓儿便知道是刘氏特意将她的一份留给了自己,心中一暖,拿起一个馒头直接递到了刘氏的嘴边。

    “娘,我吃不了这么多,你帮我吃一个。”

    “我吃过了,现在不饿,你吃。”刘氏笑了笑,推开晓儿的手。

    “娘,我举到手都酸了,快吃!”晓儿说完直接将馒头往刘氏嘴里塞了塞。在现代,沈晓晓作为沈家最小的唯一的小公主,从小到大撒娇可是常事。

    “你这孩子,娘都说不吃了。”刘氏转过头躲开。

    “这馒头都碰到娘的嘴了,我才不吃娘的口水呢。快拿去,我手酸死了!”晓儿佯装手很累,甩了甩。

    “你这孩子哪来那么多讲究。”刘氏无奈接过馒头吃了起来。

    吃过早饭,晓儿无聊地翻看刘氏的针线篮,拿起里面一个绣了一半的荷包,上面绣了一株荷花,还差一片叶子就绣好了,但就这样已经看得出荷花亭亭玉立,栩栩如生,刘氏的绣工显然很好。看来以后自己得认真学学,对于自己不懂的知识,在前世晓儿就有着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

    “娘,这荷包都快绣好了,你为什么不先绣好了荷包再绣帕子?”

    “这帕子是你小姑急着要用的,娘就先绣了。”

    “哦。”晓儿答应了一下就继续翻看篮子里的东西。晓儿这小姑也是一极品,好吃懒做,自侍有几分姿色,心比天高。

    晓儿看到篮子底下有一块白色的石头,拿起来发现形状和天鹅很像,质地光滑,不是玉石,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挺好看的,应该是什么稀有金属的矿石。凭记忆知道是原主在河边捡到的,也是原主很喜欢的玩具。晓儿放下石头,继续翻看,手指不小心被荷包绣线上的针刺了以下,立马出了一滴血珠,缩手时血珠擦到白色的石头上,然后石头便凭空消失了。

    “啊!”晓儿惊讶得轻呼出声。

    刘氏正帮小妹换尿布,听到叫声,抬头看了一眼,以为她只是被针扎了一下,又低下头继续换尿布。

    “你这孩子,篮子里有针,翻看的时候小心点。”

    “娘,那白色的石头不见了。”晓儿惊讶极了。

    “不见了吗?之前放在篮子里的啊,可能灏儿拿去玩了,要不等他回来你问问他吧。”刘氏这几天都没空绣花,刚拿针线绣帕子时也没留意石头在不在,只因原主经常把玩那石头,现在醒来又开始找石头,不禁将晓儿的惊讶看成是心急了。

    回过神来,晓儿直觉不能将石头凭空消失的事情说出来,古代人迷信,这种事说出来怪吓人的。

    “哦,我想起来了,那次我带出去玩时掉了,没找着。”幸好刘氏刚刚只顾着帮小妹换尿布,没留意到自己拿起过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