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章 学以致用
    “我也听到了。”晓儿小声的回应,并俯身捡起地上一颗小石头。其他三人见她捡石头也纷纷捡了几颗比较大的,他们可不认为晓儿捡的小石头能砸死一只野鸡,更何况只捡了一颗,不过他们也不指望晓儿就是,随她玩玩。三个男孩一边在商量着一人一个方向,怎样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来将鸡拿下,一边更加小心地放轻脚步沿着野鸡叫声的方向小心地前进,很快就看见一只正在低头啄食的野鸡,那野鸡也是警惕的,一边吃,一边抬头望上一眼,并且叫上一两声。

    晓儿一下就把石头扔过去,然后野鸡华丽丽地晕死了。其他三人傻眼,他们也就刚看见野鸡,还在想什么时候把石头扔出去,晓儿一下就把野鸡给砸晕了!

    “姐姐,你太厉害了!”景灏最先反应过来,高兴得蹦了起来:“姐姐,你是怎么做到的,快告诉我!”

    “呃,我本来打算砸它身上的,没想到一下就砸在头上,把它砸晕了。”

    三人:......

    “咱们快把野鸡绑起来,万一它醒过了就糟了。”沈子轩过去将野鸡捡起,景睿也找了一条树藤来将野鸡的脚和翅膀绑了起来,放在身后的背篓里。

    三人继续行了一段路,沈子轩便停了下来:“好了,咱们就在这附近找找有什么野果吧,不能再往里面走了”。

    这一带山林没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出没,再往里面走,进入深山才会有。在这附近还是安全的。

    “我们分头找找吧,赶快摘好,赶快回家”晓儿需要支开他们借机将一些东西放进空间,也需要抓点动物进空间。有他们看着就办不到了。

    “行,但不能走太远,不能离开我的视线。”沈子轩也是经常进山的,知道这带一直都很安全,便答应了,但也不敢让三个小孩离开太远。

    几人应了一声便各自散开了。晓儿捡了根树枝,一边走一边扫着前面的草木,以赶走可能存在的蛇虫鼠蚁一边往坡下走,才走出几步就发现了一丛类似山药的藤子,有点惊喜,等一下叫哥哥和弟弟挖起来,回去熬汤喝或者烤着吃。

    晓儿继续往下走,看见了一棵板栗树,树上有许多果实已经炸开了口,露出里面的板栗出来,地上也掉了不少。

    她先将地上一些完好的,新鲜的捡起来,放到背篓里,并将树下的地面清理干净,才爬上树用树枝去打那些开了口的果实,让里面的板栗掉到地上。前世她因为发生过绑架事件,后来她可是下过狠功夫去学过防身术的,而且教她的是她表哥,那可是黑手党的首领,所以在前世,能打得过她的,也没几人。她还学过飞镖,射击,那只鸡晕得可真不冤枉。而爬树摘板栗说真的真是太大材小用了,不过虎落平阳被犬欺,那也是没法子的事。

    一刻钟过去后,地上满地狼藉,晓儿利落地从树上跳下来,当然,现在她能做这些动作,也是全靠吃了无忧果,不然用原主的身体来跳,估计又得死一回。

    她三下五除二地将地上的板栗捡起来,还没炸开的,拿石头敲开。一共捡了大半篓,放了一半进空间保鲜好,饿了再拿出来吃。幸好将东西放进空间和从空间里拿出来都只需要用意念控制便行了并不需要人进去空间。当然,前提是在山洞里的东西。那个山洞不但里面的时间是静止的,而且也是一个无尽的空间,也就是说,放多少东西进去都不会塞满,简直是一个万能仓库。

    晓儿背起背篓,又往前走了,没有什么发现,听到沈子轩的叫喊,答应了一下便往回走,到了之前发现山药的地方便停了下来:“你们快过来,这里有山药,咱们把它挖回去。”

    晓儿放下背篓,拿起出门前备下的镰刀,割掉藤子,挖了起来。

    三人走了过来,景睿也放下背篓帮忙挖:“晓儿山药是药材吗?”

    沈子轩则抓过一条山药藤研究,山药他还是听说过的,但没有见过山药藤。

    景灏也蹲下来帮忙挖:“姐姐你怎么知道这是山药,还有挖来干嘛啊?这是药材?是治你伤口的药吗?”

    “我是见过罗大夫采过,是药材,不过平时也能吃,烤着吃也行,熬汤也行,好像有滋养强壮,助消化,敛虚汗,止泻等功效”。

    沈子轩听了,不禁摸了摸晓儿的头赞道:“晓儿的记忆真好!”他是真心的赞扬,原主本就是一个机灵的小女孩,所以他也没觉得晓儿这翻话有什么不妥。罗大夫采药时遇着村里的人问也是会教导一二的,毕竟他也不是时常有时间采药,教会了村民,常用的村民采了也可以卖给他。这样一来可以帮到村民挣多几文钱,二来也给自己省点时间。

    罗大夫是前两年搬来村里的,他在山脚买了一块地,盖了一座两进的房子。里面住着罗大夫两夫妻和一对夫妇,那对夫妇应该是他们家的下人。没有人知道罗大夫是从哪里来的,但他医术很高明,为人也和善,村里的人去看病大多都是只收药材的钱,没收诊金的,就是药钱也只收他买回来的药材的钱,自己上山采的一般都不收,而且可以赊账。

    晓儿猜罗大夫应该是御医退隐下来这乡下地方养老的。

    四人合力,很快就将山药挖完了,一共有六根,每根都有一斤以上,有两根大的估计有两斤多。

    清理干净山药上的泥土,沈子轩将山药装在晓儿的背篓里,主动背起背篓,招呼大家下山去。景睿要自己背,他觉得子轩哥是读书人,读书人可不用做这些重活。沈子轩不肯:“这里我年龄最大,当然是我背最重的,不然便枉读圣贤书了”。

    “书里有教人背重的背篓的?”景灏好奇地问,他都好想读书啊,以前爹爹教自己的字,自己都记得。

    听了这话,晓儿差点笑喷。沈子轩笑着摸了摸景灏的头:“书中会教人做人的道理,譬如教人尊老爱幼,而我背比较重的背篓,便是爱幼的表现。”

    沈子轩说得通俗易懂,景灏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晓儿被他煞有其事的样子弄笑了:“你明白什么了?”

    “我明白学到的东西不能光学不干啊,就好像大堂哥读了那么多年书,也肯定有学过尊老爱幼,可是上次我和哥哥去打水,半路碰上大堂哥他也没有帮我们抬一下自己走了,不就是没有爱幼的表现”!景灏抬起头希冀的望着沈子轩希望得到他的认同。

    晓儿这次是真的意外了,原来景灏是真的明白,可造之才啊。

    景睿轻轻地敲了一下景灏的头:“可不能这样说大堂哥,你这也不是尊老的表现啊!”

    “大堂哥又不老!”景灏缩了缩脖子小声地咕噜。

    沈子轩是真的将这三姐弟当自己的亲弟妹来对待的便教育道:“灏儿说的对,做学问,就是要学以致用,光学不用,那学问做来干嘛。不过别人的事,咱们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不需要妄加评论。所以下次举例子,可以找些好的事来说。”

    三人都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