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章 晚饭风波
    晓儿唤来景睿将一大盆鸡汤端回了刘氏的屋里,景灏捧着四个碗进来。晓儿先勺了一大碗给刘氏,里面装了一个大鸡腿,然后给景睿和景灏盛了大半碗,自己则盛了小半碗,

    刘氏不肯喝一大碗:“晓儿,娘喝不下这么一大碗,咱们得剩点给你爷奶和爹呢。”

    “放心吧娘,厨房里还熬着一锅呢,那锅鸡汤熬到晚饭时,可香浓了。你喝这种正合适,听说这样煮一会儿的汤更开奶。”

    刘氏听说还有一锅鸡汤才放心地吃起来,但也只是在几个小孩的极力要求下吃了个鸡腿,其他鸡肉说什么都不肯再吃。

    晓儿也没勉强,鸡汤鸡腿以后会常有的,不差这一顿。

    刘氏喝完鸡汤,眼睛都已经红了,说真的,她真的很感动。长到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吃鸡腿,喝这么大一碗鸡汤,鸡汤的味道鲜甜还带点辣,好喝得让她连舌头都想吞掉,这就导致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刘氏吃过多少山珍海味,喝过多少滋补汤水,依然觉得今天的鸡汤最合她的口味,那美味是刻在心窝里的。

    三个小的,胃小,原来就吃了点东西,现在喝了鸡汤,吃了鸡肉,居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饱腹感。

    “娘,这鸡汤还剩半盘多,晚上热了再端给你和爹爹喝。”晓儿将碗筷收拾好。

    刘氏将鸡汤放在一个篮子里,盖好,吊在房梁上:“你们也一起喝,在上房,你们应该也吃不了多少。”喝完鸡汤,俩兄弟便去睡了。

    晓儿将碗筷洗好放在碗柜里,并加了一块木头进去炉子里,这样的大木头,燃烧得慢,所以火苗比较少,最适合慢慢熬汤了。

    李氏醒来出了院子,闻到院子里飘着淡淡的鸡汤味,以为有谁吃独食。上房沈庄氏和小姑子今天一早也去了镇上,四房卢氏带着沈承杰回了娘家,家里只有三房的几个孩子和刘氏,看来是他们趁大伙都不在时偷偷做鸡汤喝:“好啊,看我不抓你个现行”。

    走到刘氏的屋门前,不敲门便猛地推开门,弄得门撞在墙上发出“碰”一声大响。刘氏刚躺下,也吓得忙坐起来,用手轻轻拍着被吓得跳了一下的小妹,看见是李氏砸的门不禁埋怨道:“二嫂,你这是吃了火药啊?”

    “好啊,刘氏,你自己躲在屋里偷吃,还敢说我!”李氏一进屋就闻到淡淡的鸡汤香味,虽然没抓个现行,但也敢肯定三房偷吃。

    听了这话,刘氏脸上有点尴尬:“没有,景睿他们今天山上打到了野鸡,熬了汤,你们晚上......”

    “既然说熬了汤,还敢说没偷吃,难为我家男人在外面累死累活,回到家里连口饱饭都没有,原来是个个都自己吃独食......”

    “二伯母,鸡汤还在厨房里熬呢,不信你去看看。晚上大伙回来,肯定少不了二伯的,你到时候记得多喝点汤,多吃点肉。我娘可生不出二伯这么大的儿子,你再呺二伯也轮不到我娘来养啊。”晓儿听到动静忙跑了过来。

    “真的?”李氏半信半疑地去了厨房,见炉子里真的熬着鸡汤,这里的鸡汤味浓厚多了,便一改之前的口脸笑道:“你们几兄妹真是懂事,上山抓了野鸡也知道熬汤来孝顺长辈,今天中午二伯母没吃东西,现在肚子饿得紧,二伯母先尝尝味。”

    “这鸡汤要熬到晚饭时候才刚好火候,到时候二伯母再尝味道更好。”晓儿也没想真拦着她,反正都是为大家准备的,她想喝就喝吧,至于会不会喝多了,而导致别人没得喝,她也不担心,因为被骂的肯定不是自己。

    “没事,晚饭时我再尝尝就行了。”李氏拿了个大碗,连肉加汤,装了满满一碗。

    晓儿见状都佩服她了,一大碗汤才够她尝尝味道,李氏是有多难养啊,真是难为沈承宗了,虽说随她喝,但该说的得提前说好,免得被人倒打一把:“二伯母,两根鸡腿是我们专门剁下来,孝敬爷爷和奶奶了,你用来尝味了这不好吧。”她故意将尝味两个字咬得很重。

    李氏白了一眼晓儿,这丫头说话比以前更不讨喜了。她才不管呢,吃了再说,顶多被骂两句,又不会少块肉:“没事,你爷爷奶奶不爱吃鸡腿,老人家咬不动,你景业哥,景志哥刚好也说肚子饿,我给他们的。”

    “他们不是去镇上了吗?”

    “我留着他们晚上回来吃。”说完也不管晓儿,捧着鸡汤出了厨房。

    李氏也是倒霉的,刚出厨房就遇见沈庄氏带着沈玉珠回来。沈庄氏刚进门就闻到鸡汤的味道了,看见李氏手里捧着个大碗哪里还猜不到那是什么。

    “好啊,你个李氏,趁着我不在,杀鸡熬汤喝!你的命都没我的鸡值钱,你居然敢偷偷地宰了!”沈庄氏简直气炸了,那些鸡现在个个都能下蛋了。

    李氏也不怕烫,不管沈庄氏的怒骂,低头先喝了一大口,又吐回去,这样这碗鸡汤沈庄氏也不会要回去了。

    跟着走出来的晓儿见了眼都大了:这样也行!说真的,现在她很佩服李氏,为了吃的,可是什么都不顾了,真是太恶心了。

    沈庄氏见了气得头顶都冒烟了:“李氏,你给我滚,马上滚,我沈家没有你这样没脸没皮的人!”

    “娘,你先别气,鸡汤是老三家熬的,我只是想帮你尝尝味对不对,可是太烫了才忍不住吐了出来。”李氏说完,还用手扇了扇舌头,舌头痛死了!

    听到这话,沈庄氏马上怒视晓儿,准备掉转机关枪口,对准晓儿来射。

    李氏这样还想拉别人落水,真是当别人是傻子吗,晓儿对着李氏冷笑了一下:“奶,今天我们三兄妹上山抓到了野鸡,把野鸡熬了汤,准备晚饭时孝敬爷爷奶奶的,二伯母说先尝尝鸡汤的味道,刚刚我都提醒二伯母了,两个鸡腿是我们专门留给爷爷和奶奶的,可是二伯母说爷爷和奶奶不爱吃鸡腿,老人家咬不动。”

    沈玉珠听见两个鸡腿李氏都没放过,也怒了,这沈家的鸡腿,其中一根一直都是她的,李氏居然敢吃她的鸡腿。她吃不到,那其他人也别想吃。她冲上前去挥手将李氏手上的鸡汤打翻,整碗鸡汤泼在李氏身上,烫得李氏一边跳一边用手抖衣服:“啊,烫死人啦,杀人啦!啊,好痛,救命啊,好烫......”

    “我让你吃我的鸡腿,让你吃!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吃!你现在吃啊,捡来吃啊!”沈宝儿一边骂,一边用脚猛踩地上的两根鸡腿。那凶狠的样子,好像和鸡腿有血海深仇一样。

    沈庄氏也在骂:“烫死你就好,你个好吃懒做的东西,叫你干活躲得比老鼠还快,有吃的,吃得比猪还多,猪养肥了还能卖钱,你能干啥,谁家娶了你真是倒大霉了。”

    “我家老二小时候多乖巧机灵,自从娶了你,被你带得偷奸耍滑,好吃懒做......”

    “我的几个孙子也被你教得没脸没皮的......”

    晓儿傻眼了,听见动静走出来的两兄弟也被吓傻了。

    门外站了很多听到动静的人,都在那里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