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章 大房一家
    沈老头子带着几个儿子和孙子们回家,一行人远远就见家门前站满了人,还听见吵骂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都跑了起来。沈老头挤开人群,看见沈庄氏指着李氏大骂,沈玉珠不停地踩地上几坨类似肉的东西,李氏半身衣服湿透,不停的抖着衣服喊痛。他气得脸都黑了大吼出声:“够了,还有完没完”!

    听到吼声,三人都停了下来。

    “都给我进来!”沈老头率先往上房走去。

    “大家都散了吧,没啥事了!”沈承耀驱散了门口的人,关上了院门。

    晓儿三兄妹也跟在沈承耀身后进去了。各人都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晓儿悄悄打量了一下大伯父一家,四人都是崭新的绸缎做成的衣裳,大伯父沈承光的外貌长得很像沈老头,只是身高要比沈老头高出不少,175公分高左右,整个人虽作书生打扮,但因为微微发福的身材,并没有书生的儒雅的气质,反而有些不伦不类。

    坐在他下首的便是沈家的长房长孙沈景文,沈景文的样貌要英俊多了,头戴方巾,一身白色的长袍,应该是书院统一的书生服,面容白皙,斯文俊雅,很有书卷气。按原主的记忆,沈景文书读得应该是不错的,现在才16岁已经是童生了。

    坐在沈景文下首的便是大伯母蓝氏,一身崭新的玫瑰红襦裙,妆容精致,五官靓丽,头带一个梅花簪,手上也带着一个成色不错的玉镯子,整个人看上去挺有贵妇气质的。

    沈宝儿是紧挨着蓝氏坐的,沈宝儿完全继承了她爹娘的优点,面如桃花,皮肤白皙细腻,单坐在那里也让人觉得仪态优美,大美女一枚。不过这一家四口坐在那里总感觉和这家格格不入。

    待一大家子人都在各自的位置坐好沈老头才出声:“说吧,怎么回事,都不知道丢人吗?”说完瞪了沈庄氏一眼。

    “你瞪我干嘛?那婆娘一天不骂上房揭瓦,老三家的几个孩子今天上山抓了只野鸡,熬了汤,准备孝敬我们的,这婆娘连孝敬长辈的东西都敢偷吃,不该骂吗?”

    “爹,冤枉啊,我只是想尝尝味道,本来就是想着爹娘快回来,专门盛起来待放温了好让爹娘喝的。没想到娘和小姑都误会了,小姑还把汤打翻了,我现在半个身子痛得要命,爹,得给我请个大夫啊,真的太痛了。”李氏这会儿痛得要死,但她是怎么样也不会承认自己偷吃的。只要她不承认,别人也耐何不了她,这里不是官府,不会太教真。

    “呸,我冤枉你,你自己见我回来马上喝了口汤再吐回去,不就是想着汤里有你的口水别人也不敢喝了吗!”沈庄氏吐了李氏一口浓痰。

    “玉珠也是气不过,才打翻的,谁想到会烫到你,你这种不孝忤逆的人,还想给你请大夫,你做梦吧!”

    “我们沈家要不起你这种没脸没皮,死不认错的媳妇,你给我滚回你娘家去......”沈庄氏连珠炮一样地骂着。

    “呜呜,我不活了,沈承宗你是死了啊,看着你婆娘被人欺负不出声,我给你们沈家生儿育女的,我容易吗,尝一口鸡汤都要被人烫死,谁家有你们这样子虐待媳妇的!”李氏开始出绝招,坐在地上撒泼起来。

    晓儿真是大开眼界了,前世她还真没见过这种妇人。

    沈老头头都痛了,这老二媳妇是娶差了,不过现在也不能就这么休了,大孙子马上便要考秀才了,家里的名声最是重要:“好了,不要吵了,老二家的你吃独食是不对,所以这个月的牲畜都是你来喂养了,这也算是个警醒,下次可不行了。宝儿你烫伤你嫂子也错了,罚你洗一个月的衣服。”本来沈老头是想罚李氏做饭的,但李氏做饭很随便,吃一个月她做的饭,想想都没胃口,便算了。

    沈玉珠听到这话扑到沈庄氏的身上哭了起来。沈庄氏心都痛了:“老头子......

    “好了,你是想连你也一起罚?还不快去安排晚饭?”沈老头瞪了沈庄氏一眼,多年的夫妻默契,沈庄氏也不敢出声了。

    她狠狠地刮了李氏一眼:“还不去做饭”?

    李氏身上痛死了:“娘,今天不是我做饭。我受伤了,这几天恐怕都干不了活了。”

    “怎么了,我还使不动你,你是断手还是断脚了?”

    李氏看蓝氏坐在那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便来气,眼珠一转:“娘,大嫂都好久没回家了,我忍忍痛是勉强能做,但我也不好妨碍大嫂孝顺你嘛,不然以后传出大嫂不孝的话,那文哥儿以后要做官就难罗。”

    蓝氏听了这话恨死李氏了,但又不得不站起来装作去做饭:“娘,我去做吧,只是我屋里也多日没人住,还得打扫一番,不然晚上妨碍了大爷和光儿休息,那可怎么好?”

    沈庄氏听了蓝氏的话直觉不喜,蓝氏自从嫁进来后都没有服侍过自己,饭也只做过一两顿,现在她都还没出声,她就找借口推脱,以后文哥儿当官了,她岂不更有依仗,更管不了了。本来打算让李氏做的,也改变注意了。

    “宝儿年龄也不小了,让她来打扫,你还是把饭做了吧。你平常也少在家,我和你爹也多年没尝过你手艺了。”

    蓝氏刚说完话就后悔了,自己一时忘了顺着沈庄氏,以前一直顺着,也没见她要自己干活啊。

    沈宝儿听了这话忙向自己的哥哥打眼色求救,自己从小到大,哪里干过打扫的活计啊。

    沈承光也上道,忙起身道:“爷,我去打扫一下吧,宝儿这两天身子不利索。爹娘本来是想让她留在镇上休息的,但她说甚是想念爷爷和奶奶,想回家来多陪陪你们,硬要跟着回来。”

    “你一个大男子,读书人,干这些妇人活计,像什么样。还差一年便是乡试了,现在你万不能分心,好好读书才是正理。”沈老头也是明白沈庄氏的意思的,这大媳妇也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还想躲活计,想了想便道:“宝儿过两年就得出门了,家里的活计也该学学了,二媳妇,你带着宝儿一起将你大哥的屋子打扫下吧。”

    蓝氏听了这话,脸色马上变了但又马上变了回来,要不是晓儿一直注意着蓝氏都发现不了。

    沈承光也对蓝氏使了个眼色,蓝氏想起一家人商量好的事,也免得浪费时间便屈了屈膝,对沈老头行了个礼:“爹,那媳妇先下去准备晚饭了。”然后又对沈宝儿说:“宝儿好好地跟着你二婶婶学学这打扫的活计知道吗”?

    蓝氏的话,沈宝儿还是会听的,便委屈地道:“女儿知道了”。

    李氏提了桶水拿了一块抹布一进东厢房便将抹布扔给沈宝儿:“用水先把抹布湿透,再拧干,然后就像你平常洗完澡擦干身子一样把炕上,桌子上,柜子上的尘擦掉就行了。二婶身上痛死了,宝儿多担待些,我先回房休息下。”

    沈宝儿被李氏的话气得脸都红了,什么叫像自己平常洗完澡擦干身子一样擦!简直不要脸,粗鄙!

    李氏回到房里,看自己身上起来不少水泡,恨不得立马烧锅开水泼向沈玉珠,恨恨地将换了身衣裳。

    隔了一会儿沈承宗也进来了,刚才他偷偷叫景华去罗大夫那里买了盒烫伤膏,足足花了一两银子呢!

    “来上点药,我叫景华去罗大夫那里买的,上点药就没那么痛了。”

    李氏本来想发作沈承宗的,见此才作罢,只说了一句:“你妹子可真是好妹子啊,这心毒得!”

    又问了一句:“这药膏多少钱?”得知是一两银子,李氏觉得她的心比身上还要痛!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