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十一章 作吧
    沈家今晚的晚饭很丰盛,当然这是对于前几天的吃食来说。沈家吃饭是男女分桌的,男孩子15岁才开始坐到男桌。每张桌一大盘豆角,一大盘青菜,一大盘肉片焖萝卜,一盘鸡汤,男桌多了一条鱼,主食是红薯丝米饭。

    晓儿穿来好几天,第一次看见饭,虽然红薯多过饭,但好歹是干饭啊!她先将刘氏的饭菜捧去她房间,然后回到上房坐好准备吃饭。

    沈庄氏给每人分了半碗鸡汤,刚喊吃饭,二房的几个小子像饿鬼投胎似的,猛抢着夹肉,三两下就将桌上那盘肉片焖萝卜里面的肉片夹完。沈宝儿满脸鄙视,低头夹了一筷子豆角,便秀气地吃了起来。

    四婶林氏快手夹了两块肉放进沈景杰的碗里。

    景睿也是只来得及分别夹起一片肉片放进晓儿和景灏的碗里肉片便没了:“晓儿,你之前受了伤,吃点肉补补。”

    晓儿将肉夹回给景睿:“哥,我不爱吃肥肉。”

    景睿当然不信啦,以往晓儿可是吃得欢的又夹回给她,晓儿都欲哭无泪了,姐真的是不爱吃好吗!

    “哥,现在我真不想吃。”

    沈景志见了便说:“你不爱吃,给我吧,我可爱吃了。”

    景灏听了故意可怜兮兮地说:“姐,你不想吃就给我吧,我盼肉都盼很久了。刚刚四哥把我夹起的肉都抢走了。”

    “谁让你动作慢。”沈景志瞪了一眼景灏。

    晓儿将肉夹了给景灏,沈景志哼了一声便去夹其他菜了。

    李氏想起要将晓儿卖给胡府做丫鬟的事,就对沈庄氏说:“娘,我听说胡府要买丫鬟20两一个人呢。我寻思咱家晓儿平常干活多利索啊,肯定能入了胡府,这做丫鬟每个月还有100文工钱拿呢。”

    沈庄氏听见有20两银子,而且每个月还有100文,心动了:“哪个胡府啊?”

    “就镇上有钱那个胡府。”李氏模糊地道。

    镇上有两个胡府,一个胡府家是做青楼生意的,而另一个胡府是知府的亲戚,家里是开酒楼,布坊的,全国都有他家的生意,很是乐善好施的人家,胡家老爷子,大家都称他胡大善人。两个胡府都有钱,但后者更有钱就是。

    李氏故意这样说,也是想混肴视听。

    晓儿听了心里冷笑,看来这段时间,她什么都没说,李氏还真以为她没听到他们说的话,你敢做,我就敢让你自食其果。

    “那倒是个好人家。晚上我和你爹说说”镇上胡大善人买丫鬟可是很多人争着去的,甚至都要走关系,想到这里又问道:

    “可是那家的丫鬟听说都要靠关系才能进啊”。

    “我爹不是在镇上卖猪肉吗?他认识胡府的总管,都说好了,要是咱家愿意,咱们晓儿肯定能进”。

    “我晚上和你爹说说,”沈庄氏听了便放心了。事成后便有20两,每个月还多100文,想想都美。

    这两人讨论着卖别人的女儿,连人家的爹娘都没想过问一下卖不卖,也不问问本人同不同意,可见平时是多么的不将三房的人放在眼里。

    晓儿看见两人贪婪的嘴脸便倒胃口,既然那么喜欢钱,就让你们掉点银子肉痛肉痛一下。

    而两兄弟听了都着急了,都担心地看着晓儿,晓儿给了他们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吃过饭,晓儿便拉着两兄弟进了自己的房间,将她之前偷听到李氏和沈承宗说的话和自己是如何受伤的事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简直欺人太甚!我得去告诉爹娘!”景睿猛锤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

    景灏眼都红了,这是又气又心疼:“绝对不能让她们把姐姐卖掉!”

    晓儿忙安抚两人:“你们先别着急,听我说,这事咱们先别告诉爹娘,咱们......”晓儿用只有三人能听得到的声音告诉了他们自己的计划。

    “可是不告诉爹娘,到时候爹娘知道会被骂吧?”景睿有点犹豫,他做惯了乖宝宝的。

    “不能告诉,告诉爹娘这计划就不行了。这次咱们一定得给她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咱们不是好欺负的,以后想害咱家也得掂量掂量。”晓儿深知沈承耀和刘氏的性格,他们太包子了,只会阻止事情的发生,不会想着给别人教训。

    “对,咱家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不能告诉爹娘。”景灏用力地点了点头。

    晓儿被他郑重其事的样子和什么阿猫阿狗的话弄笑了:“好啊,这种阿猫阿狗的话你都学会了,我要告诉奶奶和二伯母,你骂她们阿猫阿狗。”

    景灏扁着嘴,委屈地看着晓儿:“姐姐,你欺负人!”

    晓儿拧了一下他鼻子:“姐就爱欺负你,咋啦?”

    景灏嘟起嘴,转过头,不理她。

    “嘻嘻,好啦,骗你的啦,疼你都来不及啦!姐姐知道你是心疼姐姐。”

    景灏马上对着晓儿办了个鬼脸。这样闹了一下,气氛好了很多。两兄弟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第二天,李氏借口要去接沈贝儿回来,吃过早饭得去镇上。晓儿三人对视了一眼,赶紧吃完早饭,赶在李氏到达镇上之前,在镇门口躲起来等着她。

    果然,没过多久,李氏便出现了,三人不动声色地跟着,见李氏进了西街的一条巷子跟一个中年男人交涉,两人说了一会儿话,男的便给了两锭银子给李氏,然后两人便分开了。

    景睿跟上了中年男人:“大叔,请留步。”

    中年男人回过头:“小兄弟是在叫我?”中年男人看着沈景睿,这小孩身上的衣裳虽破旧,但洗得干干净净,肯定不是乞丐,喊住自己是为了什么:“有事吗?”

    “大叔是胡府的人吗?刚刚我看见你和我家二伯娘在一起。”

    原来是刚才那位大嫂的家人,胡带财点了点头:“是的,还有什么事?”

    “大叔,我二伯母是不是说,我家已经答应将沈晓儿卖给你家做丫鬟了?”

    胡带财皱起了眉头:“是啊,定金我都给了,不是想反悔吧?”

    “大叔,你被我二伯娘骗了,我家爹娘根本没答应将晓儿卖去做丫鬟,我爹娘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呢,即使知道了也不会答应卖我妹妹的。”

    听了这话,胡带财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那个李氏,说什么对方的爹娘已经答应了,也将事情交代得清清楚楚,绝不会有麻烦,原来都是糊弄自己的。自己是胡府的管家,这次买丫鬟他可是从中昧下了不少银两的,都是找偏远地方穷苦人家的姑娘来买,条件都是交代得清清楚楚的,就是怕以后有人闹事,那他中饱私囊的事便很容易被发现,想到这他就更生气了。

    这单买卖不能做,但也得对方陪点银子:“我可以不再继续这单买卖,但你们得陪我点银子。”

    “大叔,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得到一个更好的丫鬟。即使得不到,也能得到更多的银子赔偿。”

    “你们不是一家的吗?会陪我更多银子,都当我是傻子?”胡带财更加生气了。

    “我们是一家的,但一家人会瞒着自己的兄弟,卖自己的侄女吗?既然他们不当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也不能任人欺负。”

    听了这话胡带财怒气缓解了不少,将信将疑地看着沈景睿:“你有什么办法?”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孩能想到什么办法救自己的妹妹,他都想听听。

    景睿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看见他们,然后小声地将晓儿教他说的一番话,一字不落地说给了胡带财听。

    胡带财听了点了点头:“好,你这小子年纪小小倒是有计谋的,就按你说的办!”李氏敢欺骗他,就让她多出点银子来补偿自己好了,如果她不肯,也有一个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