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十二章 分家
    景睿和胡带财分开后,向晓儿所在的另一条巷子走去。待两人走后,原来的巷子里,有两人从屋顶里跳了下来。

    身穿雨过天青色长袍,身材高大的少年对身边身着紫色长袍同样高大,更英朗挺拔,贵气逼人的少年说:“那小子挺聪明的,可造之才啊。”

    “哦。”紫衣男子无可无不可的应了声,也不知道认不认同。

    这边,沈景睿和沈晓儿两姐弟汇合后,也没在镇上逗留,赶紧回家了。回到村里,在溪边割了一些猪草顺便带回家。

    午饭后,沈老爷子叫上沈家所有人到上房去,连坐月子的刘氏也没落下,说是有话要说。

    上房里,沈老爷子和沈庄氏坐在炕上,左右两边分别坐着沈玉珠和大房一家,其他几房的人分别坐在炕下两边的凳子里。

    晓儿被沈承耀抱着,刘氏抱着小妹坐在他下首景睿和景灏站在两人身后,四房的沈景杰拉着景灏在玩,卢氏坐在刘氏身边两人轻声说话。四叔坐在卢氏身边。

    对面则坐着二房的人。

    从坐的阵型便可以看出亲疏远近了。

    沈老爷子见人齐了才开始说话,东拉西扯的说了一大堆。话里的意思大概是:自己年轻时怎样的辛苦,怎样走街过巷的做个货郎,挣下了这份家业,甚至开了间杂货铺。然后又说一大家子人怎样的辛苦,怎样节衣缩食,挨饿受冻的供长房长孙读书,大房以后一定要报答几个弟弟等等,说了半天都没说出重点。

    “爹,大家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我们都是很乐意供大哥和大侄儿读书的。”沈承耀以为沈老爷子是担心自己会对沈景文读书有意见,就说道。

    他真的对供养自己的侄儿读书没意见,但都希望自己的妻儿能有个温饱,看见自己的妻儿跟着自己挨饿受苦很心疼,也曾幻想能供自己的儿子读书。

    “是啊,爹,兄弟间互相扶持也是应该的。”沈承祖也忙表态。

    这两只大包子,晓儿在心里感叹。老爷子能够这么多年将这么不公平的待遇熟视无睹,也有这两包子的功劳。其实为家族的兴旺发达做出贡献是应该的,但不能用刻薄其他子孙来贡献。我可以供你读书,但锦衣玉食可是供不了的,起码吃穿用度要大家在一个水平上。一个家庭应该是团结一致,齐心向上,有福同享,有苦共担的。

    沈老爷子今天说这番话肯定别有用意,沈景文读书也是不错的,起码15岁的童生,听说整个县也是少有,估计很快便能中秀才,昨日沈承光和沈景文留在上房和沈老爷子说了一阵子话,估计就和今天的话有关。今天故意提起大房以后一定会报答其他人,报答?想到这里,晓儿突然明白过来,这是要分家了,不分家以后沈景文当官了,也是一家人,富贵便共享了,何须说什么报答?他们是想在中秀才前分家,不落人口舌吧。如果真是这样,晓儿都有点期待了,分家对她来说是好事。

    “爹,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沈承宗这么多年来可是看明白了,老爷子的心是偏得没边没际了,他才不会相信他会疼爱自己一家。

    沈庄氏见沈老爷子说了半天,几个儿子都没明白他的用意,反而误会了他的意思,也坐不住了:“你这老头,说了半天都不知道在胡说啥,弟弟帮扶着哥哥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说啥报答的话呢!你爹的意思是分家,你们别被他绕糊涂了!”

    “你个什么也不懂的婆娘,在这里啥说什么!”沈老头瞪了沈庄氏一眼,他说这么多肯定有他的用意的,他这不是担心其他子孙不明白他的用心良苦,以为大房一家想撇下他们自己享富贵去吗!而这婆娘是专门拆台的吧,什么天经地义的!这话是能说出来的吗!真是胡来!

    分家?下面的几个儿子,媳妇都震惊了。沈庄氏最是喜欢一大家子一起过日子了,他们真的从来没想过老爷子会主动提分家,而几个儿媳妇听了同样震惊,但更多的是欢喜。说真的在沈庄氏眼皮底下的日子真真是不好过。

    “爹娘,是不是儿子有什么做错了的地方?”沈承耀反省着自己一家最近有没有做错什么事,但除了妻子因为坐月子没有做家务外,他都想不到其它,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自己的妻子为自己生儿育女,如果连月子都没得坐,还得做这做那,万一以后落下病根,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还是咱们的小孩子不懂事,做了什么事气到你老人家了?”沈承祖想了想也是没头绪,唯有往儿子身上考虑了。

    “都不是,瞎想个啥呢,爹知道你们都是爹的好儿子,孙子都是好孙子,只是爹最近考虑了一下,觉得树大了就要分枝,咱们沈家老老少少加起来二十多口人,这住在一起,难免会诸多不便,容易产生摩擦,这摩擦多了,感情就薄了,我就想着,趁大家还亲香,先分了,而且爹也是担心,以后文儿若是有机会当了官,官场黑暗,小人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惹来灭族之灾,如果分了家,若不是什么大罪,起码不会连累你们,咱家也算有后。而你们在外面也是可以想办法周旋,而不是一锅端了,那就真是求救无门。而且只要有心,即使分家了,文儿当了官可以帮扶大家的一定会帮扶,这帮扶分家不分家一样可以做。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听了这话,大家都没出声,都在考虑分家究竟可不可行。

    “分家了你们一样是我的兄弟,这么多年,兄弟为了我吃了多少苦我是知道的,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我能帮的话一定二话不说去帮了。”沈承光见没人说话,忙做出保证。当然说的话也留有很大的空间,首先来找他,不是找当官的沈景文,其次能帮的一定会帮,这能不能帮到时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晓儿听了嗤之以鼻,这能帮就帮的话,水份太大了,以后一句无能为力就可以了事了。

    沈老爷子听了这话很满意:“爹也是未雨绸缪,想得远了点,文儿现在才是童生,要到秀才,举人,进士,派官那也不知多少年后,十年算早,二十年也未定,但世上的事不怕一万最怕万一,早点分了,以后真有什么事,别人也想到咱们早就分家了,受牵连的机会就少了”。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口都干了,说完沈老爷子便自顾自的喝起水来,让几个儿子自己想想。

    “爹都是为我们好,我听爹的。”沈承宗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今天早上李氏带回来一个消息,他大舅子搭上了一个商队,做南北买卖生意的,可赚钱了,他只是做了一次,投了30两进去,这两个月就翻了三倍,静赚了60两。他准备跟着做,若是没分家,以后赚到钱都要上交,不上交也得偷偷摸摸,但分家自己就可以大干特干了,赚了都是自己的。所以分家对他来说是及时雨。

    沈承耀转过头来问刘氏:“孩子他娘,你咋想?”

    刘氏当然是想分啦,她本来就不指望能靠着大房当官而享福,她但求自己的孩子现在有个温饱便说:“爹想得挺周到的。”这就是同意分家了。

    刘氏望了一眼卢氏,看见对方眼里都是笑意,便知道她也是想分家的。

    沈承祖也问了卢氏的意见,知道她也是想分家,又问了问沈承耀,沈承耀自己也是想的便说:“我们听爹的。”

    几兄弟都同意分家,那沈家分家的事便正式确立。沈老爷子将家中共有的银子,田地,铺子之类的财产说了出来,然后说出了昨晚想到的分家方案,问大家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