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十三章 分家进行时
    “家中一共有上等田20亩,中等田10亩,旱地10亩,沙地10亩,铺子一间,银两60两,我想着按六份来分,你们四兄弟每人一份,我和你们娘占一份,玉珠的嫁妆还没备好也算一份。镇上的杂货铺一直都是你们大哥在打理,而且文儿还在读书,花费比较大,所以杂货铺便分给大房,田地便不分给大房了。你们三兄弟每家有4亩上等田,2亩中等田,2亩旱地,2亩沙地,10两银子。玉珠那份也是一样。我和你们的娘得的田地银子也是一样,我们跟着你们大哥过,你们每年另外给2两银子的生活费,四季衣裳和礼节另计。”

    沈老爷子喝了口水继续说道:“至于房子现在怎样住着便怎样分吧,菜园子分为四块,一家一块,鸡舍和猪栏就只有一个就不分了归我和你娘所有。家里的鸡鸭和牛也是归我和你们娘所有,猪等到过年杀了猪再分。农具你们三兄弟一家两套。”

    听到铺子全归大房一家,李氏就有点意见了,小姑和他们同样分得一模一样的东西就更不高兴了,而老爷子和沈庄氏两个人有4亩上等田,2亩中等田,2亩沙地,2亩旱地,10银子还要每年每家给2两银子养老钱,四季衣裳和礼节这些还要另计,她就火冒三丈了,直接干了这辈子已经很久都没干过的事,坐在地上用双手拍打地面呼天抢地起来:“哎呦,这是不让人活啊,大房的人有一个值150两的铺子,每个月就能进账几两银子,小姑子的嫁妆分得的东西居然和家中的兄弟一样多,爹娘两个人得到的就像我们六个人得到的一样多,还要每年2两生活费,而四季衣裳和礼节这些东西一年办下来,少不得一两银子,我家相公一年到头的出去打工也赚不了2两银子,天啊,你直接收了我们吧,这不种田活活饿死,种田了,又没钱孝敬爹娘,都是黑了心肝的啊,变着法子补贴别人。景华,景业,景志你们就不是沈家的子孙,活该没人疼。”

    沈晓儿对李氏再次刷新了认知,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见过这么不顾面脸,随地撒泼的人。

    “我的儿啊,你们咋就不是长房长孙呢,这样你们就可以吃别人的肉,喝别人的血啊。现在你们就不要打算娶媳妇了,我们二房成绝门户好了。”

    老爷子,沈庄氏,小姑子,大房一家脸都黑得不能再黑了。

    “老二,你管管你媳妇,像什么样!”沈老爷子大声喝道。

    “你这黑了心肝的臭婆娘,你是不想养爹娘吗?我要去官府告你,把你抓进大牢。”沈庄氏声色俱厉,她是真的火大,老爷子昨晚本来只要1两银子的养老钱的,两两银子她都觉得少,还是闹了一场,老爷子才退了一步说如果儿媳们没意见,便随她。现在李氏一闹,每年少了3两,那不是要她的命。

    “天啊,谁来评评理,二两银子我也得有命去给啊,到时候一家子饿都饿死了,还怎么养你们!”李氏不管不顾,甩开沈承宗假意劝阻拉着她的手。她不可以停下来,三房,四房是指望不上的,爹娘说啥便啥,简直蠢爆。

    “我家三个儿子华儿过两年得说亲了,这每年给二两银子,还拿个屁来说亲!干脆不分家好了,我儿子说亲的钱,我女儿的嫁妆我也不用担心了。”说到这里,李氏突然想到既然小姑都可以像儿子一样分到一份家产做嫁妆,自家的儿子女儿为啥不能,于是更大声的嚎:“小姑子居然能分得嫁妆,我家儿子女儿的聘礼,嫁妆也得分一份,家里的东西得重新分分。”

    “我呸,你的儿子女儿自己不出聘礼嫁妆,还想着我出,这什么道理!你想得美,你这是吃着碗里,望着锅里!”沈庄氏也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单手叉腰,向李氏呸了一口口水。

    “够了!都给我收声!”沈老爷子将喝水的碗往地上一摔大吼:“500文,每家每年500文的养老钱。”

    世界瞬间清静,晓儿忍不住揉了揉发出嗡嗡声的耳朵。

    沈庄氏反应过来不依,李氏是一文也不想出,两人刚想继续闹。沈老头赶紧喝道:“好了,就这么定了,谁不满谁就回娘家去吧,我沈家要不起这不慈不孝的媳妇!”说完也不再管两人,直接对沈景文说:“景文,你去请里正,村长和大爷爷一家,还有郭老爷子,林老爷子......”沈老头说了几个村里比较有威望的老人。然后挥了挥手让沈景文去请人。

    沈承宗拉了拉李氏的手,示意她别再说话,自己手上握有沈承光的把柄,不担心以后不能从他手上抠出银子来。

    沈老头缓了一下气再开口:“大家还有没有意见?”

    大家都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既然没有那就赶快收拾一下屋子,待会儿人来了别失礼了。”沈老头本来想秋收后再分家的,但被李氏一翻折腾,未免夜长梦多,决定速战速决,他是知道沈庄氏藏起了100两银子的,大房自己也肯定有不少私房。时间长了,李氏计算起来,又是一翻折腾。自己是不公了点,但这也是为整个家的发扬光大,光宗耀祖啊。以后景文当了官,一切不就会好起来了吗,真是无知妇人,目光短浅。

    沈承光想起分完家得请里正他们吃饭,便对沈老爷子说:“爹,分完家得准备晚饭吧。”

    “对对对,看我差点忘了,承宗你快去镇上你老丈人家买点肉回来。还有看看有什么菜也买些回来,待会儿的晚饭可别失礼了。”沈老爷子一拍大腿,差点将这么重要的事忘了,幸好大儿子细心。

    沈庄氏也招呼几个媳妇去准备晚饭,肉菜没回来,青菜总还得先洗干净。

    “娘,你还在坐月子呢,先回房里吧,免得吹了风。”晓儿借机让刘氏回房里。

    沈庄氏听了不满了:“这庄户人家,哪来那么多讲究,今晚有客人,做饭的人手不够,你就帮忙做菜吧。”

    “就是因为有客人要来,我才叫娘进去呢,万一让外人看见娘给他们做菜,他们也不能安心吃吧!”晓儿不客气地回道。

    听了这话沈老爷子也不能坐视不理了,万一有人来看见了,那就不好看了:“老三媳妇,你就回房子里吧,没事就别出来了。”这还是对她们不帮忙做饭有意见呢,话也不能好好说。

    其实沈老爷子对刘氏做不做饭的事才不关心,只是不喜欢沈晓儿顶撞沈庄氏。一直以来三房上上下下对自己两老都是言听计从的。他不希望有人脱出他的掌控,但很抱歉,要让他失望了,很快他便知道,分家后,所有人都脱出了他的掌控,当家做主站起来了。

    晓儿拉着刘氏回房后,又想起昨日答应沈子轩今天去他家吃饭的,看来是不能去了,便叫来景灏让他去跟沈子轩说声。

    自己则留在家里帮忙摘菜,洗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