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十四章 分家完成时
    蓝氏在镇上一般都不会自己做饭的,是请了一个粗使婆子干活。当然她也不敢直说是请回来服侍她的,只说店铺有时候忙不过来,怕耽误饭点,让景文饿着肚子上学,才在忙的时候请的,平时都是自己做的。

    蓝氏是一个心里很有成算的人,只要她有心,她知道投人所好,让人喜欢她,所以在几个媳妇里,蓝氏是过得最舒心的。现在准备分家了,以后两老便跟着她家过,而沈庄氏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她得入了她的眼,以后才有好日子过,所以现在她不用吩咐便自己主动揽活:“娘,晚饭的事,哪用你操心,你吩咐下来,就回房里休息吧。你拉扯大几个孩子已经不容易了,现在儿子都娶媳妇了,你也是时候享福了,我们会把晚饭做好的。前儿我在一品香买了一盒糕点,我听说这一品香的糕点连县令夫人都爱吃,经常从县里派人来买呢。宝儿,你陪奶奶进屋里吃点心吧,记得泡上杯蜂蜜。”

    蓝氏讨好沈庄氏的同时,借故支开沈宝儿,让她不用干这些粗活。她的女儿从出生那天便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除了写字,读书,何曾干过什么重活,一双玉手保养得纤细娇嫩。杨氏还指望她将来嫁入大户人家享福的来着。

    沈宝儿会意,忙过来挽住沈庄氏往上房走去:“奶我扶你回去吃点心。”

    “这真是县令夫人都爱吃的点心?”沈庄氏这辈子最羡慕的就是官夫人了,自己做不了,便将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当官老夫人也行,儿子也让她失望了,幸好有孙子,自己也快实现梦想了。她对于官家的夫人小姐喜欢的东西特别敢兴趣,就怕自己有一日也成了其中一员,自己在别人面前一无所知,丢了脸子。

    “对啊,一品香的人是这样说的。奶奶我给你绣了个抹额,那花样是绣庄新出的,听说帝都可流行了,城里大户人家的老夫人都很喜欢。奶奶戴了肯定比那些官老夫人更贵气。现在入秋了,天气很快就凉了,奶奶早晚记得戴上,免得着凉了。”沈宝儿一边扶着沈庄氏往上房走一边哄她开心。

    “真是奶奶的乖孙女,我啊,也就只有你还惦记着,不然都没人管了。”两人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厨房。

    蓝氏见两人走出去后,便四围看了看,挑了个南瓜,坐在板凳上开始削皮,那动作慢得,不知道的以为她想将南瓜削出花来呢。蓝氏心里想着快点分完家回镇上,再留在这里,她双手都不能要了。想到分家后,沈老爷子和沈庄氏将会跟着自己一家过,便有点不得力。幸好离文儿中举还得三几年,两老暂时应该不会住镇上的,等文儿被派官了,再想办法撇开两人,自己一家子去当官的地方便行了。

    那头,沈景文已经将里正,村长和他儿子,沈大爷一家,郭老爷子,林老爷子等人请来了。待大家坐好,奉上茶水,沈老爷子才开口:“今日请各位过来,是为了见证一下我们家分家的事,劳烦各位了。”

    众人听了沈仁贵突然说要分家都挺意外的,但是村里多数人家在儿子成亲后不久便将家分了,远亲近臭的道理大家都懂。所以沈仁贵以前不分家现在才分家,他们才意外,不过也没多说什么,一个家为什么会分,也就那么些原因,人多摩擦就多,没什么好奇怪的。

    沈老爷子将之前商量好的,这家怎么分法的事对几人说了一遍,村长问了问沈承光几兄弟有没有意见,大家都表示没意见,村长便立了文书。

    这个时代,分家文书也是有一定的格式的,一般都是:今排行第几的儿子某某从亲父/继父,亲母/继母家中分出来,另起炉灶,分得田多少,地多少,田地是在哪里,银两多少,其他家禽,农具多少等,分有家后每年或每月需给爹娘多少养老银子,年节里需要孝敬爹娘什么东西等等。分家后,各家的财物归各家所有,其他父母兄弟不得以任何理由,未经家主同意动用和占有其分家后所得的财物。分家前故意隐藏的财产不算在内。见证人至少四个以上按手印。总之文书里面包括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亲父母便写亲父母,继父或继母都要写明,家中排行第几,分得多少财物,分家后对爹娘的孝敬钱之类的都要写明白。以防有人分家后便不管自己的爹娘。也以防分家后,兄弟借父母之名以各种理由侵占对方的财产,所以分家文书特意说明了这点。既然是分家,分后便不再是一家人,所以各家财物自是各家自己所有,其他人再没理由去占有。

    晓儿后来看到这文书觉得这文书写得挺周到的,真正有财产纠纷时,拿出来去官府说事也方便。

    分家文书立好后,一式四份,一份在官府办理过户时官府留底用的,一份村长保管,一份沈老爷子拿着,一份就是各人自己拿着。各人都在上面按了手印,分家便算完成。村长明天拿着文书去县衙办理过户,再将户帖拿回来给各家便成了,以后朝廷收税,抽丁都是按这户帖来做的。

    “现在已经分家了,但这些年为了供长子长孙考取功名,大家都是挨饿受冻,任劳任怨的,以后老大家真的出息了,也不能忘了帮扶自己弟弟。承光你怎么说?”沈老爷子为了显得自己一视同仁,又重申一遍。让大家明白自己偏心都是因为读书需要更多的银子,等长房出息了,以后会还的。

    “那还用说吗?分家了弟弟还是我弟弟,分家不分心,以后能帮的我一定是定竭尽全力去帮的。”沈老头和沈承光就从来没想过,以后其他几房的人会比大房更加出息,都是觉得其他几房的人需要仰他们的鼻息生活。当然在场也有人是和他们一样想的,毕竟在古代读过书和没读过书的差别可是很大的。

    “承光是个有担当的。”沈仁富欣慰道,自己的侄儿有出息,他也是很高兴的,虽然他很不认同沈老爷子那偏心的做法。

    ......

    “兄友弟恭,仁贵兄你有福啊,很快就等着享儿孙福了。”大家都纷纷说着好话。

    这时,饭菜也准备好了,蓝氏进来问沈老爷子:“爹,饭菜都准备好了,要不要现在摆饭?”

    沈老爷子便应了一声,请大家上桌。因为有客人,今晚的晚饭只能是男丁才上桌,女眷便只能在厨房凑合着吃一下。

    饭菜做得很丰富,沈老爷子爱面子,一般请人吃饭都会准备丰盛的饭菜,不过一般好客的人家请人吃饭也是会将家中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招待的。庄户人家都很好客,很实诚,自己过日子舍不得一丁点油水,但请客的宴席一定会有鱼有肉。

    而沈家,除了有鱼有肉,还一定会有鸡有鸭的。做足12个菜。冬菇滑鸡,镇上买的烤鸭,清蒸鱼,炖扣肉,鱼香茄子,南瓜炒肉,手拍黄瓜,韭菜炒蛋,大盘豆角,炒青菜,油炸花生米,凉拌木耳,主食大米饭,白面馒头。吃得宾主尽兴。

    女眷就只有南瓜炒肉,炒青菜和杂粮馒头。想吃肉,那就等男桌吃完,看有没有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