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十五章 秋收不消停
    吃过饭,待里正等人走后,沈老爷子又喊上一大家子人聚到上房。

    “马上就要秋收了,前两年年景不好,先是洪涝后是旱灾,咱家幸好有点存粮,咱们村受灾也没其他地方严重,才能齐齐整整的度过这两年艰难期,今年总算是有个好收成了。现在已经分家了,今年收的粮食,就按刚刚分家的田地来分,谁家的地那粮食便是谁家的,你们有没有意见?”

    几兄弟齐声道:“没意见”。

    “今年的粮食还是大家一起收吧!”沈老爷子吩咐道:“从明天起,八岁以上的孩子和大人都得下地抢收,一个都不能落下,大房一家子也得去。天气好了有一段时间了,村里很多老人都猜测没几天就得下雨了,咱们得赶紧将粮食收上来,晒干入仓。”

    一个都不能落下?晓儿听了这话又得提醒自己的爷爷了:“爷爷,我娘还在坐月子,不能干活啊,不然会落下病根,以后老了就麻烦了。”

    沈庄氏怒了:“黑了心肝的,这庄户人家,谁家抢收时不是全家都要干活的,我老天拔地的,还不是要服侍你们一家大小,你整体躺床上就不怕折寿?”至于没坐好月子,落下病根,也不关她的事,现在已经分家了,以后看病也不会用到她的银子。

    “老三媳妇不用,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沈老头瞪了一眼沈庄氏,这在刚消停一会,她又开始闹腾。

    李氏也不乐意了,几房的人,大房的是陪衬,去干活不如说去捣乱。三房两口子和两孩子是能干,但刘氏不用干就只有一个主劳力,四房又只有两个人。就他们二房人多,那不是活儿都是他们做完的。现在已经分家了,她才不愿意帮其他人干活呢:“爹,既然已经分家了,地上的庄稼也是各家的,各家的庄稼当然的各家自己收。”

    沈老爷子直接无视李氏的话,这老二家的媳妇就是不消停,一点亏也不愿吃。他转过头对沈庄氏道:“老婆子,明天开始三餐饭菜都要管够管饱,午饭和晚饭每顿至少都要有一个肉菜”。

    沈庄氏听了这话又不乐意了:“饭菜要管够管饱,还要每顿有肉,银子都已经分了,我哪来的银子去弄饭,黑了心肝,烂了下水的家伙,我一把年纪还要管他们的饭啊,不吃就算,反正已经分家了,干完活各回各家吃就行了。”

    沈老爷子头都痛了,这老的,少的,都不懂事,一刻也没个消停。

    “我说怎样便怎样,你咋不停的胡闹呢!”

    “我胡闹?我为你生儿育女,操持家务,跟着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临老了,你就开始嫌弃我了,天啊,我这是作的什么孽,我......”

    “好了,简直不可理喻,你不要再呼天抢地了,这新粮还没收下来,余粮都在你手里,怎么各吃各的?要不你将剩下的粮食分给大家吧!”沈老爷子这两天气得肺都炸了。

    听了这话,沈庄氏立马不再呼喊了,沈家在她操持下,每顿都很省,大前年还趁着粮食便宜买了好几石粮食,现在余粮还是挺多的,就是抢收一个月,供一大家子人吃,也是吃不完的。

    沈老爷子这次是真的截中她的死穴了,所以最了解沈庄氏的还是沈老爷子。

    而李氏听了沈老爷子的话,眼都亮了几分,刚想开口,沈老爷子便抢了个先:“事情就这么定了,谁还有意见,抢收期间便由谁供大家吃饭吧,我不管了。现在大家都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早点起来干活。”

    听了这话,李氏不敢出声了,只是心里很不服气。

    晓儿回自己的房间后,关好门便进了空间,先在空间的溪水里洗了个澡。然后才管理空间:昨天晚上她收集了一些空间的药材种子,先是种了一亩地的人参,一亩地灵芝,种了一亩地其他常见草药,还去沈家的仓库里偷偷拿了一些稻谷,麦子,玉米,和其他蔬菜种子,来种了一亩地。现在人参和灵芝都已经长出来了,而其他的草药更是可以收获了,稻谷,麦子,玉米和其他蔬菜都已经可以收获,那些蔬菜都开了花,结了种子,种子掉在地上,又生处新的蔬菜,这些新的蔬菜现在吃刚好,晓儿立马将可以收获的东西收了,这也太快熟了吧!

    然后又将收来的稻谷种了一亩地。然后她又去花果山,将花和果都收获了,分门别类的放进了山洞里。牧场里的那窝兔子也是能生的主,她都看见十多只兔子了。

    她拿了几只水果,坐在无忧树下的石池边吃了起来。今天她很开心,沈家终于分家了,都不用自己想办法来分,省了不小力气。等秋收过后,她就可以带着家人一起努力赚钱,发家致富了。空间里的东西也要想办法,拿点出来给他们吃。以后的日子一定越过越舒心。

    空间真是神奇,这里没有四季,没有黑夜,永远温暖如春,阳光普照,气候宜人。晓儿吃完水果,便在石池边躺了下来,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西厢房的另一个房间里,沈承耀两夫妻还没睡,还在讨论今日分家的事,并计划着怎样赚钱,怎样省钱,等存够了钱便供景灏读书,景睿年纪也大了,等存够钱,估计是读不了了。两人说着,又说到了秋收,刘氏想着在家帮忙做饭好了,沈承耀不同意,又觉得刘氏肯定会阳奉阴违的,便说:“明天一早我先送你和小妹回娘家,等秋收后再接你们回来好了。你也很久没回过娘家了。”刘氏想想便同意了。两人又说了一会分家后要做的事,然后都带着对未来的憧憬睡着了。

    沈承祖两夫妻也讨论着差不多的话题。

    而东厢房,大房一家可是最高兴的,蓝氏和沈宝儿都很兴奋,他们终于摆脱了这一群穷亲戚了,以后两人终于不用连金银首饰都不敢多带,总是藏着掖着,过得闭屈极了。而且每次回来,和一大堆乡下人同桌吃饭,她们都觉得脏,要是沈老爷子和沈庄氏不和他们家过就更完美了,不过不行,那些田地都值几十两银子。

    “文儿他爹,我爹说文儿这次十有八九能中秀才的,等明年春闱再中举人,当了官;宝儿也h县丞家的二公子成了亲,那咱们的好日子便开始了。”蓝氏想起都觉得自己高兴得想跳起来。

    蓝氏的爹是镇上一间私塾的夫子,也是秀才出身。沈庄氏也是因此才会高看她一些。蓝氏也是觉得自己是秀才的女儿,所以高人一等,一直都看不起沈家这帮乡下泥腿子。沈宝儿在蓝氏思想的影响下,也觉得自己是一位千金小姐,所以对自己的堂兄弟姐妹并不亲近,甚至觉得和他们说话也是掉份儿。

    当年蓝夫子也是觉得沈承光读书有点天赋,也肯用功,才将自己的女儿下嫁的。谁知考了十几年,连个秀才也没考上。幸好自己的外孙争气,小小年纪便中了童生,连学院的夫子也说下一年下场应该能中秀才。